第一百八十五章--大戰之後(五)

孫悟空抓一抓背,直接坐在桌上,雖然欠缺禮儀,但在場無人會責備和介意。他笑說:「解封之後,我們在各處打探到人族不同的消息。不如趁現在,你們親自說給我們聽吧!我真的好想知道我們人族是怎樣大破神族和魔族呢!真可惜我不能參戰!」

伏羲伸手截停孫悟空,說:「五位回來,為人族添加戰力。可是我們現在正在投票,以決定派出人員徹查神魔二族的陰謀,還是讓王星出擊,讓祂們成為驚弓之鳥。大局為重,希望眾人可以理解。」

楊戩點頭,坐在孫悟空附近的空椅上,說:「明白了。既然如此,麻煩你們說明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令我們可以盡快參與這次投票。」

三清看著楊戩等人,說:「只有皇,方可參與投票。」



孫悟空大皺眉頭,臉露慍色,問:「喂!你這是什麼意思呢?為什麼我們五個不可以參與這麼重要的決定呀?」

三清與這些故友確實深有情誼,於是無謂以硬碰硬,以留數分情面,只說:「各位,這是我們現在的規矩。」

當孫悟空打算大吵大鬧之時,楊戩伸手按著前者肩膀,問:「准提、接引,你們也認同這事?」准提與接引皆表示他們對此毫無意見。楊戩輕輕冷笑一聲,說:「昔日縱人族最強智者,鴻鈞登皇後,在決策方面亦未有加入這種階級觀念。敢問各位,是誰決定決策只可由皇負責?」

三清捋其長白鬚,認真說:「審判日恐怕就是鴻鈞所指的大劫。其後,人族面臨眾多困難,民怨沸騰,恐懼四起。若我不以皇之威嚴壓下民意,將權力重聚手中,根本無法讓人族在這段時間好好休養生息。二郎神,你該明白。」

楊戩點頭,說:「時代變,制度亦變,實在無可厚非。我們五人受鴻鈞之命,定要扶助人族,但絕非作為扯線木偶。我在此提議恢復往日制度,否則我們五人將不參與任何戰事。未知各位意下如何?」



楊戩語氣極為強硬,而且有鴻鈞作後盾,即使三清也不得不給其面子,改變似乎事在必行。姜尚等人不斷計算這改變所帶來的後果,尤其主內的王星。

真鳳想了一想,開口道:「既然人族現時增添眾多智者,加入各種聲音亦未嘗不可,不過若決策牽涉到太多人,也會令進度緩慢。不如我們讓皇與王亦可參與投票,大家又有什麼意見?」

楊戩看向其餘四王,見後者並無意見,亦有禮地點頭示意。真鳳望著會議室內所有人,知再無反對之後,笑說:「好!那麼就這樣決定。」

王星說:「那些我去找電王來,煩請伏羲為米迦勒等補充。」話後,他直接站起,有禮地告辭,用眼神示意姜尚跟來。真鳳知道二人有事需要商討,但又知若自己在場,恐怕拖慢他們進度,只好安坐此處,順便與薩麥爾等聯繫。

遠在位於皇龍都的九龍宮中,九頭召來鯤鵬與無間商討。三位也是現今須彌大陸上舉足輕重的生靈,只要隨便一位一聲令下,恐怕又有千千萬萬死,千千萬萬傷,血流成河,屍聚成山。九頭那時與天帝之戰處處避開要害,未有太大損傷,現時休養多時,更是意氣風發,笑問:「足智多謀的鯤鵬呀,你近況如何?」



鯤鵬仍以人形現身,依舊身穿亮麗華服,外貌風度翩翩,閉目盤膝而坐,太陽穴上仍有少許青根,淡淡說:「我所受的傷,仍需一段時日方可痊癒。這段時間我也無法使用那法寶,雖然只是一瞬,但無謂冒險,被對方發現。無間,是否帶來我所需?」

無間依舊散發懶洋洋的感覺,可是當中暗藏濃烈殺氣,可見功力比過往更進一步,閉著蛇目,吞吐幼幼長長的蛇舌,細說:「你要的就在殿外,慢慢享用。到底我們還在等什麼?東邊或西邊也處於虛弱階段,若不乘勝追擊,恐怕未來會勝算大減。」

九頭對此並不趕急,說:「無間,即使你搶奪眾多領地,亦需時間消化其氣運及收納對方作為自身的軍隊,令大家變得更加強盛,何需急於一時?而且我正在等待對方上釣。屆時,你還可以更上一層樓,成就更強,甚至可與我相比。」

無間稍微張開眼睛,看著霸氣內凝的九頭,悠然自得說:「要不是你將龍族神器龍嚎交給我看管,恐怕我也不會這麼相信你。」

九頭輕輕一笑,說:「而且,我曾以『大黑暗龍』之名立誓除非自衛,否則不會攻擊無間你。若我不是如此,你會服我嗎?大家也各自立誓,方可出現此等聯軍。」

無間用尾巴挑起數名被吊於周邊的人,張開巨口全數一口氣吞下,說:「龍蛇聯軍之名現在威震須彌,擊退號稱須彌第一的天帝,讓遠渡而來的天族軍無功而還,還與炎族打得兩敗俱傷,打敗剛大勝神魔二族的人族,重創鳳凰族之首三足金烏。一戰創五大功德。誰可與我們爭鋒?由各處送來的禮物源源不絕,各式各樣的奴隸、金銀珠寶、山珍海味、來自各族的情報文本,通通應有盡有。大蛇族能走到如此高峰,我還會不信任你們的計謀嗎?」

九頭豪氣大笑,渾厚的笑聲在宮中迴響,再傳出宮外,目光炯炯看著無間,說:「那就好。那麼事前準備已經完成了,對吧?」

無間眼神陰險,直說:「為了這次佈局,實在犧牲不少,不過有鯤鵬和整個龍族作我們的後盾,這些又算什麼?」



九頭繼續把玩散發淡淡白光的龍魂,冷冷地說:「很快,我們將摧毀一切。」

鯤鵬睜開雙眼,目光之中藏著滔天怒火,心想:「鴻鈞,當初你一直躲於盤古背後,方可逃過我的法眼。現在,整個人族也在我眼底之下,我將無所不知⋯⋯你這個已死之人,又可以做些什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