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大戰之前(一)

早在人族軍向龍蛇聯軍進攻之前,真鳳見電王已在轉角等候自己,再遇故人當然歡喜,上前問:「電王,你好了點嗎?」

電王經歷死亡之後,似乎比往成熟不少,看著雙手,只輕輕一笑,說:「那時你被宋龍所殺,靈魂徘徊在人世間,想必你也一定有經歷這種似幻似虛,又真又假的感覺。也許,登皇之後,就亦有類似這一種感覺。」

真鳳雙眉輕皺,又想起那時若霖捨身救己,一命換一命,方令自己有今天成就,深呼吸一口,點頭道:「死後,靈魂完全脫離肉身,亦因此擺脫諸多物理限制,但只因於不能自控、無法完全感知的情況下踏進四維,在維度跳躍,因而可穿牆、飛天、瞬間移動等。子曰:『未知生,焉知死?』現時我們已歷死亡,卻依舊不知生存。」

電王點頭後,依著牆邊,不禁垂首,神情忽然變得極為沉重,似不敢與真鳳對視,頓變支支吾吾,問:「為了救我們三人,總共用了多少人命?」當日若霖悟出續命,犧牲自己,以一命換一命,才可救回真鳳;如今電王死亡多時,靈魂早已不在附近,如今要重回人間,定必付出更沉重的代價。



真鳳認真地看著電王,但見後者閉起眼睛,只好嘆一口氣,問:「電王,你真的想知道嗎?」電王頓了一頓,深呼吸數口後,才輕輕點頭。真鳳也不願隱瞞,說:「八億名平民,只換你一人。」

電王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頃刻全身被利刃狠狠刺著,而心坎被沉重大石壓著,連呼吸也變得辛苦,不禁握緊雙拳,說話明明到了咽喉,卻無法出聲,只好咬緊牙關,卻咬得流出鮮血,方可稍微遮掩內心的痛苦,哽咽問:「那些人⋯⋯事先知道的嗎?」

真鳳知道電王現時的感受比當年自己更失落,更可怕⋯⋯至少,那時若霖是自願的。他只以一聲嘆氣作為回答,而電王聽後,情緒登時崩潰,身軀登時無力垂下,如落葉飄落地上。

走廊之中,充滿著慚愧羞恥的啜泣聲縈繞不斷,聽得令人心碎。

電王哭不成聲,但內心既羞又怒,情感複雜,倏然衝向真鳳,雙手用力捉住他的衣襟,將他從地抽起並壓向牆邊,質問:「那你為什麼要換我回來?那些無辜的人⋯⋯那八億人⋯⋯你,你這又對得起他們嗎?」



真鳳被他捉緊卻毫無反抗之意,語氣絕無後悔,一臉認真地道:「現時,所有種族也知道人族出現斷層,那麼你們三人就是我們手上最強大的奇兵。所謂『出奇制勝』,這樣則可以免卻數以十億計的人命傷亡。我認為是值得的。再者,你是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我怎可以不理?人生得一知己,死而無憾。若我回到過去,我依然會作出同樣的決定。」

電王漸漸鬆開雙手,再慢慢垂下,淚水卻依然源源不絕,整個人無力地依著真鳳的胸膛,說:「我寧可不要⋯⋯」

真鳳問:「你的意思是,寧願自己繼續墮進輪迴,也不願犧牲其他人的性命而復活。那麼嫂子呢?那麼晴兒呢?那麼小冰和我呢?那麼人族呢?」電王無言以對,但依然垂頭喪氣。真鳳續說:「二十日前,三清正式完成封神榜,聲稱除皇之外,全可以起死回生。」

二十日之前,隨矮人族正式投降,停止向月族提供軍備,王星和姜尚回歸帝都並派遣三千萬人族軍前往矮人族領地進行協防。眾人再次齊集會議室,本來打算商議人族聯盟的行動,怎料三清此時說出完成封神榜的消息,令眾人不禁譁然。

三清按下桌面按鈕,展示張張全息圖;圖中有一儀器,正是封神榜。它的外型類似講台,又似一座大型飛行器,由各種金屬、合金打造而成,表面卻是一股暗啞的瓦木之色,添上一份肅穆的神秘感,而外圍插有為數不少而由烏金打造的接收器,連接著內裡眾多的運算板。



三清高傲地說:「封神榜,人族早就開始設計,只可惜那時資料、資源皆不足。現在我參詳了造化玉蝶的造化大道,反向進入輪迴天道,總算可以打開生死大門,將靈魂拉回人世,等同常言的復活,起死回生。」

真鳳臉露大喜,知道要是能將人復活,電王、接引、准提、燧人氏,甚至鴻鈞也能復活,人族實力將必大增。王星見伏羲臉無變色,猜得後者一早已知此事,但依然想知答案,問:「當皇隕落,天道會將靈魂撕成碎片,立即掉進輪迴。這樣的話,封神榜可以將皇復活嗎?」

三清稍皺眉頭,帶著惋惜說:「即使封神榜能起死回生,也無法越過天道,將皇散落於三千世界的靈魂碎片重新聚合。至少,我現在尚未有辦法做到。王的靈魂未有皇般精煉,因此不被天道所分散。」

王星似乎早已預料這答案,否則人族將沒有任何後顧之憂,不惜以生命拉下敵軍,以命換命,然後復活自身,人族將以不死不滅之身成就須彌大陸上從來未有過的豐功大業,道:「換句話說,除皇以外,我們能夠復活其他人。」

真鳳見三清點頭,立即想起先前戰死的電王、准提和接引,心存感動,說:「三清,你不愧是天下第一工匠,屢出驚喜,現在甚至能超越生死!那麼我們快點將事前戰死的同伴復活吧!」

姜尚此時卻發言,問:「代價是什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