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大戰之前(二)

真鳳想來也是,即使是自身的神器,軒轅神劍,也需要自己注入大量靈力,才可發揮當中大能,創建內宇宙;現時要起死回生,逆轉生死之路,當中所需的能量一定更多。再者,電王等人已去世數月,甚至有的靈魂碎片已經開始轉世,所付出的代價只會越來越大。

三清此時又展示另一張全息圖,以雙手放大並解釋當中各種的細節,然後才看著眾人,說:「代價是以命,換命。以人,換人。」

真鳳一怔,立即回想起執劍的若霖,尤其當時那燦爛耀眼而無悔的笑容,吞下一口嚥液,沉聲問:「你的意思是以一命換一命?」

三清捋其白鬚,輕輕搖頭,凝重說:「靈魂本來在死後將會逗留於世約七日。若我在那段時間內使用封神榜,所需的代價將少上數倍,幾乎接近一命換一命;可是,靈魂一旦進入天道,所有生命將以氣運或能量作基數而計算並被分成碎片,而隨死亡時間越長,代價越大。我曾經輸入電王、接引和准提的資料。光是要復活電王,已需要八億名平民。」



真鳳大聲驚呼:「什麼?」即使牟尼聽後,也不禁皺起雙眉,更別提其他人的雙眼早已瞪得老大,連呼吸也停了一息。當中,只得姜尚依舊毫無表情,彷彿站在局外靜看其中。

三清無視眾人驚訝的臉色和神情,補充:「正如我所說,天道計算中,是以其氣運作基數。若以氣運較大的人作為犧牲品,例如百人將、千人將等,整體數目便可大大減少,但我絕不建議如此。長達千年的戰爭將至,所有戰士的價值也遠遠比一般平民高。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保留戰力,迎接須彌史上最大型的戰爭。」

以戰力作基數去評價生命,雖是殘酷無情,卻是最符合現實的做法。戰亂之中,所有將士也是智者手中的棋子,可被犧牲,可被遺棄。若有太多感情介入,或是敗陣的開始。

伏羲聽到八億平民,內心都大約有打算,但亦不敢肯定,問:「若要復活接引和准提,一共需要多少平民?」

三清也不轉彎抹角,直說:「至少要二十億。」



聽到這個天文數字,真鳳垂頭喪氣,內心疼痛,不得不閉起雙眼。王星深呼吸一口方可平伏複雜矛盾的心情,說:「雖然人族繁殖力遠勝其他種族,但同樣,若未能覺醒,生命也遠比其他種族短。雖然現時人族人口已破千億,但二十八億依然並非一個小數目。」

姜尚查覺需要復活接引與電王的人數並無想像中的差距,內心更加肯定電王氣運份外強盛,幾乎可與王相比。若將電王復活,在其後的龍蛇討伐戰,他登王的機率極大。

三清道:「戰事將燃,以二十億平民換取兩王,在我而言絕對值得。再者,其他種族只知我們斷層,接引與准提便是我們的王牌。出奇則可制勝。再者,他們也可動搖鯤鵬的信心,或令我們可趁虛而入,除此大害。」他續說:「我曾用平民作試驗,而所有試驗亦成功。我有信心可令三人復活,重回須彌。」

真鳳一方面佩服三清對煉製武器法寶的天賦,恐怕伏羲加上王星也望塵莫及;另一方面,他卻慨嘆這巨大矛盾,閉目心想:「為了這場實驗,不知犧牲了多少人⋯⋯此事事關重大,足以顛覆須彌大陸,絕不可以讓其他種族得悉,否則後果定必重大。」

姜尚此刻手指彈動,目光散漫卻似望透未來,知道這張王牌若用得適宜,定必改變戰場。王星心雖仁慈,但也知在戰場上多出一王,已遠勝十萬人,也一時無言以對。



真鳳深明王在戰場上的影響力,不但可以以一敵千,更可集合人族的戰意,發揮出最佳狀態,於是眼神堅定,說:「此事無需再商討,我批准。一共二十八億平民⋯⋯王星、伏羲、三清,你們有什麼想法可以集合這樣大數目的人嗎?」

此話一出,會議室內忽然鴉雀無聲,就連伏羲、女媧和三清也對真鳳刮目相看。牟尼對這決定並無異議,畢竟戰爭沒有仁義,就只有勝負和生死,不過陡然回想起當年的盤古,心想:「真鳳真的越來越有君主之風,願意犧牲名譽,不捨沾污雙手,一力擔當起這份沉重的罪孽。」

伏羲閉上眼睛,心想:「若真鳳可以保持這份果斷,不再猶豫,人族稱霸須彌實在有望。」

三清內心早有計劃,點頭說:「矮人族東南方有一領地,名叫東望,我們將這批平民移到該處,將方便與矮人族進行貿易及交流。只要聲稱被月族出兵突襲,全數命喪該地,加上控制各種情報,除我們外,將無人得知真相。事後,人族為報此仇,正式向月族出兵,屆時大軍壓境,強行逼使地族聯盟行動。不只出師有名,更可藉此得悉地族的整體勢力。」

真鳳苦笑:「不愧是三清,果然有了全盤計劃,機關算盡。」乾咳一聲之後,續說:「其他人對此有異議嗎?」見在場未有人說話,便知所有人也作了這個逼於無奈的決定,說:「那麼,三清、姜尚,此事我就交給你們處理,而且此事絕不可以泄漏於外。其他人,備戰。我感到戰火即將來臨,而一但燃起,不知何時方會燒盡。」

其他人默不作聲,只以點頭回應。隨後,真鳳宣佈散會,而三清與姜尚馬上離席,開始處理調遷一事。

往後,東望一事便發生,二十八億名平民在不知情之下就此犧牲。

常言:「一將功成萬骨枯」,而接引、准提、電王腳下,至少踏著東望所有人的骸骨。



而在東望一事正式發生之前,王星自知要專心一致佈鋪往後的龍蛇討伐戰和處理內務,剛剛才放下此事,卻不禁感到一小陣輕微頭痛,只好揉著太陽穴。他看著整張大地圖,模擬整場戰事的發展,心想:「這次龍蛇討伐戰凶險無比,對方多年以逸待勞,我們要贏,一定要集合所有力量,還要⋯⋯分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