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分歧再現(四)

默源乃一名軍人,更何況自龍蛇討伐戰後已經升為萬人將,即使宙斯說毋須多禮,但他體內已全是士兵之血液,一時之間也難以改變,依舊站得腰直,似報告般說:「宙斯大人,自上次見面,軍中對真鳳大人的怨氣似乎更重,尤其今次龍蛇討伐戰後,眾人親眼目睹真鳳大人在七輪苦海放過應龍。」

宙斯大皺眉頭,帶嗔說:「放屁!真鳳一直為了顧全大局,為了營救賽蓮才會放棄追趕應龍。這也算是放過嗎?這些人都瘋了嗎?」

法克臉上有一雙八字鬍,富有軍人氣慨,無奈說:「的確,大部份士兵根本不清楚大局走勢。即使我身為萬人將,也無法如各大人般看清戰場。加上他們以訛傳訛,每人也增鹽添醋,這事就更加嚴重了。」

宙斯大感頭痛,內心根本不知自己該當如何,但不想每事皆依賴王星、姜尚等人,又想扶助及保護真鳳的名聲,問:「你們有什麼想法?」



羅伊額骨高突,容貌嚇人,卻帶著一份威嚴,直說:「軍隊最重視的就是紀律,所謂軍令如山,我一直壓止手下有如斯無稽之談。一人談論,全隊受罰。直至今日,我的萬人隊中再無這樣的言談。」

默源比起過往更有威嚴,眼神堅定,語氣沉實,說:「我現在亦是同樣做法,不過我怕這只是治標不治本。」

宙斯皺起眉頭仍然苦思,呼一口長氣,說:「上次與巨鱷族交涉,我已經聽聞眾多怨言。之後神魔討伐戰,又有許多傳聞。你們幫我查探到底是誰一直搞風搞雨。」

四人立正說好。啟昌軍階最低,見無人再說話,才問:「宙斯大人,請問真鳳大人是否已下令派出百萬士兵前往神族和魔族的領地?」宙斯內心驚嘆伏羲的辦事效率,點頭示意。啟昌續說:「這次調配奇怪,將不少平常合作的將領分拆,請問宙斯大人知道背後的原因嗎?」

宙斯對此未有感到奇怪,但內心暗自嘆息,暗忖:「唉⋯⋯這次任務九死一生,要我怎說呢?」說:「伏羲乃一代軍事天才,他這樣做自有他的原因,不需深究。」



默源看著啟昌,略似教訓般說:「這次調配雖然突然,而且牽涉隊伍眾多,但神魔二族並非弱者,只有精英方可參與。再者,聽聞三清大人亦有幫助伏羲大人處理這次行動。他們聰明絕頂,根本無需疑問。」啟昌聽後肅立,點頭示意明白。

宙斯甫想起三清的咀臉,心生怒火,想:「三清你這老而不,我就看看你是否有什麼舉動!若我有所發現,你一定會被雷劈!不過我去拿取名單,又好像怪怪的⋯⋯」說:「你們將被派去這次行動的名單給我,包括所有士兵、將領和軍備。保持聯絡。」

與此同時,真鳳聽到房外姜尚的聲音,便親自打開房門,笑著招呼後者入房。見兩人坐下後,小冰便前來泡茶,茶香四溢,令人安神靜心。真鳳問:「會議剛完,怎麼了?」

姜尚細呷一口茶,覺得自己所製的墨黑果汁,無論賣相及營養亦比這類茶好上百倍,便放下瓦色茶杯,問:「在今日的會議中,你有留意到什麼嗎?」

真鳳並非昔日盤古般愚鈍,但亦遠遠不及姜尚、王星,想了一想,直說:「我總覺得伏羲與王星昔日的分歧再現,不過後來見二人這樣恭敬,應該只是我太多疑了。另外,新來的五王似乎全部以楊戩為首,而依我前世記憶,楊戩文武雙全,實是一大助力。」



來這之前,姜尚亦有查探楊戩來歷;後者被稱為二郎神,有一哮天犬作為其座騎,手握以三尖戟,曾以計謀只用五萬人族軍而奪得一座領地,又以空城計逼得敵軍不敢前進,可見的確智勇俱備。姜尚卻向真鳳說:「我已暗中派人監視楊戩等王。」

真鳳大驚,雙眼撐得老大,幾乎連茶也噴出來,問:「什麼?」

姜尚淡然說:「五王突然回來,又擁有投票權,我不得不確認他們會否有其他目的。正如,伏羲在與日族結盟之後亦暗中派人監察日族活動;亦正如,人族內以買賣情報維生的細作。畢竟事隔多年,誰也不知道他們會否改變。就這樣。」

真鳳那時領導執劍已感困難,更遑論現時人口達億的人族,因而不禁感到苦惱。小冰亦坐下,道:「如果似當年九大組織會議般,除了楊戩外,我們可逐一拉攏,就像電王與孫悟空性格相近,索爾是王星前世的兒子,而米迦勒和薩麥爾又與耶和華親近。他們性格不同,處事亦必有不同。」

真鳳點頭同意,向小冰解釋:「幸好這不是九大組織會議,不會各為其主。坐在會議室內的,皆為人族而奮鬥努力。」

姜尚淡然說:「我暫時只可說,你要好好了解自己的管治方式。昔日,鴻鈞智勇雙絕,代你統領所有智者,令盤古大部分的想法成真。就今日所見,王星已難以再壓下伏羲與三清。你所走的路,再不能如盤古般平坦。」

真鳳想起王星曾說自己只需要專注於武道,而他則會代替昔日的鴻鈞處理內部問題。現在聽姜尚一話,他認真問:「其實上一次,王星是以什麼方法壓下伏羲和三清的?」

姜尚說:「王星將伏羲拉至盲點,引證自己略勝一籌,偏偏沒有得寸進尺,反退一步,讓伏羲完成己策,成就當日龍蛇討伐戰之計。因此,伏羲不得不佩服王星這一子,在不知不覺之下完成王星的『雙管齊下』之計。」



真鳳和小冰絲毫不明白姜尚的說話,前者更呆了一呆,苦笑問:「姜尚,其實你在說什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