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日族野心(一)

姜尚問:「還記得龍蛇討伐戰前,王星和伏羲的辯論嗎?」真鳳點頭。姜尚續說:「王星在話中故意提及眾多要點,直接道破伏羲隱藏的一張底牌。原因,是濕婆一直也是王星的眼睛。縱然王星明目張膽,多次前往尋找濕婆,伏羲和三清陷入盲點,依然認為濕婆支持自己。」

真鳳一怔,立即閉眼回想當時,畫面方拼湊完整,說:「當時王星看著濕婆的眼神,並非複雜,而是下指令,讓他支持伏羲。而伏羲看著二人,眼神全是震撼,因為從當時辯論之中,伏羲方知道濕婆是王星故意放在自己身邊。」

姜尚又說:「王星本可勝出投票,證明其主內之功力,卻故意退讓,盡現大器量,令精於軍事的伏羲得以成為是次總大將。同時安內而可攘外,這才是他真正的『雙管齊下』之計。」

雙管齊下,聽起來簡單不過,可是要同時保存雙方的面子、計謀的優點,實在無比困難。光是這一點,已令王星的智謀不言而喻。



小冰微笑,雙眼實在迷人至極,說:「看來,你們這些智者的心思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更細,想得更遠。在當中,你也一定為王星獻策,才會這樣順利。」

姜尚從不領功,說:「這全是王星的功勞,我只不過在旁協助。」事實上,此計他參與眾多,提出不少意見,令王星此計更為完善,方可瞞過伏羲、三清與其一眾耳目。

可是,真鳳眉頭依然深鎖,說:「人族九皇,只要手握五票便可控制結果。牟尼與耶和華多投棄權,只剩下七皇。為什麼你會說王星難以壓下伏羲?是因為濕婆嗎?」

姜尚語氣卻依然平淡無奇,道:「今日的投票結果,絕非是王星所想。而且,濕婆今日所投的一票,幾乎代表他已暗中投向伏羲。即使王星指名道姓,耶和華仍不似牟尼,依然選擇棄權。這背後又代表什麼?」

真鳳聽後才發覺自己一直身處風眼之中,絲毫不知這份平靜之下竟有多重暗湧;縱然姜尚輕描淡寫般說出,真鳳也終於醒覺王星和姜尚一直為他在背後部署多少。他長嘆一聲,嘗試回想這多次投票,每人投票背後的意義,或有暗中代表當時王星與伏羲,即仁治派與惡治派的勢力發展。



縱然真鳳並非愚鈍,但與智者相比,實在差天共地,心未夠細,思未夠密。小冰未能參加會議,所以未肯定事態發展如何,但姜尚如今到來,也知實在嚴重;再不阻止,恐怕人族會走上一條不歸路。

姜尚站起,道:「那時,為了要結成人族聯盟,你走上強硬之路,結果出現人族聯盟四規,人族聯盟方可完成。或者,日後你也要走這條路。」話畢,他就向二人點一點頭道別,轉身離開。

真鳳閉目垂頭,嘆息一聲,細道:「我已到達兩儀之境的巔峰,足可觀透四象,看穿維度,偏偏⋯⋯我望不清人心。人心,比維度更複雜難明,比四象更變化多端。我恨我的智慧不及伏羲高明,說話不及王星動聽,才智不及三清過人⋯⋯我恨,我只有力量和速度。」

小冰輕撫真鳳臉頰,只好輕吻一下作為安慰,知道他此路難行,心中暗下決定,至少要替他穩著民心,不容人族分裂。她身為第一人的妻子,本來已受人民尊敬,加上笑容甜美,貌美如天仙,而且心地善良,令帝都上下,不論男女老幼皆對她甚為擁戴。她心想:「即使我不上戰場,亦要好好打理帝都,讓民心歸向真鳳。」

另一邊廂,伏羲專程去找三清,二人走到軍營之中才坐下休息。前者說:「據情報,日族的而且確調動軍隊至東南方。從那處只需飛行五至六日,日族軍即可到達月族領地。這次調動竟不動聲色,連我們佈下的線眼也是後知後覺,日樹的確不俗。」



三清捻其白鬍,瞇著雙眼,說:「日族科技不容小覷,即使被神族壓制,依然能造出如此龐大軍備,利用光質倍化,製造此等激光武器。如今擁有自己領地,或者又有進步。要是牠們搶得月族領地,氣運再升,確實不知又會如何。」

伏羲點頭,回想那猶如賭博的神魔討伐戰,道:「日族對於造武煉器的才智恐怕僅次於你,那時的激光武器竟可直穿神族和魔族的表皮和肌肉,絕非凡物。王星為人仁慈,聰明一世,卻不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道理。」

三清說:「注定我們是做醜人。你這個人皇,就不怕臭名昭著嗎?」

伏羲拿起八卦青玉,在燈光之下欣賞它的晶瑩剔透,似想起今世於盤古宇宙的事,名聲、榮辱⋯⋯他輕說:「即使名留青史,若人族不可取得最後勝利,又如何?如果取得勝利的代價是聲名狼藉,那又如何?我是人皇,就擁有作為人皇的覺悟。人中之皇,甘願為人而死。」

三清點一點頭,不禁微笑,道:「你比起前世更成熟,更有決心。」

伏羲收起八卦青玉,看著三清,說:「今生,我誓要將人族推到最高。為此,我將要重煉我的五聖獸:東青龍、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中麒麟。只要我可以做到,我將站至更高境界,甚至接近真鳳,接近天帝。」

三清自知之前大戰受到重傷,恐怕今生再無機會恢復顛峰,更遑論再上一層樓,聽得伏羲這番說話,內心一震,認真道:「伏羲,除鴻鈞外,你乃我此生最敬佩的人。即使我拼了老命,亦要助你完成目標。告訴我,你要如何重煉五聖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