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日族野心(三)

王星說:「種種證據,加上楊戩等親自舉證,已可間接證明日族的野心,但我總覺得事有蹊蹺。日樹和夕日雖然有野心,但牠們先前為示忠,將其最精銳部隊,五萬名金日隊送來人族領地,由我掌控,而且我一向有留意這五萬日族的消息流通,也沒有任何發現。如果我未曾與日族相處,一定會與伏羲同一想法。」

真鳳細想了一會,說:「既然你有這樣的感覺,不如我們明早出發,先去日族與大蛇族交界,查看軍隊,再去金陽城親自與日樹和夕日交談?反正牠們早就立誓,不會主動攻擊人族。」

王星腦海也曾閃過這樣的想法,聽後份外熟悉,因此點頭道:「未嘗不可,不過我們一定要低調,不讓其他種族得悉此事。明早通知其他人後,我們便出發。」

對比先前的二十八億,這次要處理的人數實在小得少,不過先前有月族作藉口,今次風平浪靜,反倒要更為小心謹慎處理。為了盡量減少對人族的影響,更要令最少的人知道,因此他不假手於人,親自挑選八百萬名老弱病殘。思前想後,他決定用「病毒感染」作理由召來八百萬人。



司馬德如走向王星,知他為處理人族內務一定辛苦,嬌滴滴地問:「星哥哥,你還不睡嗎?」

王星溫柔地微笑,望著面前美絕天下的女子,彷彿將一切壓在肩膀的重任暫且放下,道:「還有小部分未計算完畢。你先去睡吧,不用等我。」忽地,他感到微微頭痛,下意識地揉一揉太陽穴。

司馬德如大感憂心,皺起一雙柳眉,替王星按摩,說:「看,你這段日子這麼操勞,連腦子也快要承受不住了。你還不好好休息嗎?」

王星聽到她話中的擔憂,也不忍再拒絕,收好桌上的文件和立體投射器,捉住那滑溜玉手,說:「好吧,如妹。我就聽你話,現在就跟你一起休息。」

司馬德如露出一個勝利的微笑,整個人倚在王星身上,在他耳邊得意地說:「星哥哥真好。那麼我們快去休息一下。」她拉王星走到床邊,將他推至軟綿綿的床上,才跳上床,並肩躺著。她輕吻王星一口,想起便問:「星哥哥,你這次支持復活小雪和晴兒,不怕招人話柄嗎?」



王星深情地看著面前尤物,說:「怕,此事恐怕會影響深遠,不過我更怕未來若你有事,而我卻無力改變。」

司馬德如一怔,雙眼湧出清淚,立即閉上雙眼,卻阻不到淚流滿面,只好縮成一團。王星輕輕一笑,溫柔地拭去她的淚水,將她擁進懷抱中。她說:「是我連累了你⋯⋯是我敗了你名聲⋯⋯」

王星搖頭,說:「如妹,沒了你,又怎會有今時今日的我?沒了你,大概我終生也在幽泉山渡過,所以別說你連累我這種話。世界上,只有你是永遠不會連累我,因為你永遠也是我最愛的人。所以,我明白電王的感受,也知未來真鳳亦或有此需。不過,這八百萬人,確是我的罪孽。」

情,是人最為珍貴的東西;同時,亦是人最大、最重的枷鎖。

太陽甫出,照亮繁華似錦且現代先進的帝都,其五光十色,甚至比晨光更明亮。除姜尚外,其餘人亦齊集會議室。



真鳳講述與王星前往金陽城一事,伏羲、三清等雖不同意,但也沒有任何阻撓,因為縱然日族傾全族之力攻擊,王星與真鳳亦可全身而退,甚至將對方主力擊破;再者,正有五萬金日隊在人族手中,何患日族有力反叛?更何況王星足智多謀,既然他親自提出,其他人亦無謂有異。

真鳳張開鳳翼,跟隨王星而飛行。王星身騎八足馬,轉眼間已越過帝都、雪落城等領地,直至人族邊境,眼看大蛇族就在對面海,說:「我們向北直去便會踏入日族領地,而東邊的七輪苦海則分隔人族聯盟與大蛇族。順著水流南去,就是月族的領地。」

真鳳看著這地形,更清楚王星所指派兵留守並不一定是出征月族的證據。感知之下,他發覺不少月族正在七輪苦海海底潛伏,亦有大批大蛇族藏於地下,便知三族之間局勢實在緊張,如箭在弦。

真鳳隨王星降落,後者向留守邊境的日族交代清楚後,便正式進入日族領地,因夕日和日樹正在眾仙鄉,行程則稍有改動。在沿途的小鎮,真鳳看見不少人族和日族,甚至連巨人族、人魚族亦有出現;他們有的為不同貨品貿易,有的為觀看神族所留下的遺跡,有的為交流各式各樣的消息。雖然日族的不少領地仍未繁華得可與帝都、雪落城相比,不過此處各族融洽,歌舞昇平,已是人間天堂。

不久,他們走進眾仙鄉外,與上次所見實在差天共地。眾仙鄉本就是神族主都,多以黃金白銀打造,盡現奢華之氣,以各式雕像增添神聖氣息。現時日族將之改造加建,加上自身特色,令眾仙鄉更有民族風情。城門上有一以純金所打造的日族標記,在陽光之下閃閃生輝,更是彰顯日族的威風。

自日族得眾仙鄉為副都和加入人族聯盟後,氣運大增,個人與族的實力亦漸漸增長,先前更吞併神族的領地,重新步進百大種族,不容萬族小覷。得知真鳳與王星前來,日樹專誠在城門等待,笑道:「若我早知你們前來探訪,我一定會準備大禮迎接。」

王星下馬,揖手打招呼,微笑說:「你我已是同盟,豈需厚禮?未知為何夕日和日樹皆不在主都金陽城?」

日樹直說:「神族和魔族最近似有活動,我怕祂們會突擊,所以便守在此處。畢竟神族擁有我們早前的科技,若再加上神魔二族的力量,邊境將難以防守,再加上大蛇族已將邊界推至我們東北偏北,所以我們也只是以防萬一。就連餘下五萬金日隊也要留守於此。」



真鳳聽後,也知即使日族現時已脫離神族,但依然對祂們心存恐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