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日族野心(二)

不久,楊戩除下獸皮,換上一件海藍儒服,前去尋找電王。電王知對方並不贊成復活謝小雪及莫晴一事,內心實有不快,輕輕皺眉問:「你來這裡為了什麼事?」

楊戩若無其事,走進其房間中,說:「無事不登三寶殿。我來這裡是想知道你的實力。」

電王一怔,眉頭更是深鎖,再問:「楊戩,你在說什麼?」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為了更好的安排,我不得不要確認你的實力。」話畢,楊戩左手從空戒拿出三尖戟。三尖戟長近兩米,隱約地閃著陣陣彩光,可見當中含有不少秘銀。



電王冷笑一聲,左手召來長虹,心想:「正好讓我發洩一下這份不滿!我雖然智慧不及你,但我就不信論武我會敗在你手上!」瞇著雙眼盯著楊戩,道:「聽說你們五王也是最有機會登皇的人,也正好讓我體驗一下你們的實力。喂,你沒有打算破壞我的房間吧?」

楊戩右手拋出烏金珠,製造出一層幾乎透明的紅色能量薄膜,說:「它們可吸取我們切磋時所發出能量。一切點到即止,只為切磋。電王,得罪了。」話畢,他一手刺出三尖戟。三尖戟本來看似平平無奇,但在楊戩手中,竟化成無窮變化,三尖若九角,同時刺向電王上中下、左中右共九路,戟影濛濛,卻是氣勢磅礴。

電王不禁一驚,得知對方的確非是省油的燈,只一出手,招中有意,簡繁轉換,也得認真起來。他看準去勢,俯身前衝,一揮長虹,劍光彎若弦月,剛好刺中九路之中最弱的一點,破開對方變化,將九角變回三尖,再轉腕突刺,直指咽喉。

楊戩眼神不禁現出一股驚訝與讚嘆,改為雙手握著三尖戟,一收再刺。收時,三尖戟卸去長虹力道,如若乾坤挪移,再刺時,將電王的力量歸還,令這一刺變得力大無比,濺起空間漣漪,更可有九九八十一種變化;即使對方如何還擊,自己亦有後招連環。光是這種壓力已令對方難以維持心境平靜,可見楊戩縱然在戰鬥上也是勇謀兼備,不只攻人,更是攻心。

電王尚在高階三門者之時已與火鳥族的王戰鬥,更配合姜尚將仙竹一舉拿下,內心純粹無比,又怎會貪生怕死?縱然對方招中有招,招招連環,似乎將自己籠罩其中,電王將靈力注入長虹,乾脆以硬碰硬,揮出長虹,期間更將附近的風元素融入這一斬中。



楊戩大驚,心忖:「兩儀之境?」就是這一頓,力未使盡招已老。他立即轉招格擋,被電王這一斬逼後,直至貼著能量薄膜。他收起三尖戟和烏珠,揖手說:「難怪其他人對你的戰力推崇備至,雖然剛得道成王,但憑著踏入兩儀之境,已接近王的顛峰。」

電王心想:「原來我已踏入兩儀之境?難怪剛才可將他那刺的力量消去不少,不過倒是,我一招一式比起其他人來得更猛。」但他依然不解,問:「兩儀之境,是個奇異境界,甚至連皇也不一定達到。依你所說,那王的顛峰是什麼?」

楊戩並無吝嗇自己的知識,反而逐一說明,道:「我們五人幾乎都是鴻鈞一手提拔,鴻鈞曾提及得道成王,是指可與天道連接,因此自身的能量比起傳說時,再以倍數提升。真鳳、王星等全部都得悉此道,而現時你尚未習慣從天道獲取能量,真正的與世界同在,所以即使你踏入兩儀之境,也非是顛峰。只要你可完全融入世界,再加上兩儀之境的幫助,恐怕一般的皇也奈你不何。」

電王一呆,明顯不了解楊戩的說話。楊戩只是隨手拈來,充滿澎湃能量,是以自身的能量引導世界的能量,方有如此威力。電王不禁對楊戩改觀,臉色也因此淡下來,心想:「他大可以聽而不解,想不到他竟會傾囊相助。或許楊戩這個人只是有原則,而不是我所想般壞。」

楊戩五官端正而細緻,身懷一股儒生的氣息,可稱秀麗,令人難以想像他過去竟在戰場上創下許多不凡功績,道:「高處不勝寒。既然你我身在高位,自己就不再只屬於自己,屬於人族,亦屬於所有人。高位者責任重大,不得讓感情影響自身決定。因此,我們所看的不應只是眼前,而是整個大局。希望你可諒解。」



電王性格豪爽,彷如斯龍,見楊戩特意前來道歉,而且復活謝小雪和莫晴一事已是事在必行,也無謂一直放在心內,便收起長虹,掛起一個微笑,說:「好!對了,我曾聽聞二郎神身邊應該有哮天犬,對嗎?」

楊戩輕輕揖手,道:「哮天犬是我所煉出的靈獸,只要我未入輪迴,牠依然在我心中。待有機會,我才讓你見識牠的風采。我不再打擾電王,先行告退。」

電王看著楊戩離去,心想:「我的生命不只屬於自己和人族,更屬於小雪、晴兒。如果要以大局為重而放棄她倆,我又會這樣嗎?這是否鴻鈞和盤古沒有結識另一半和生兒育女的原因?」

月兒高掛,皎潔若明鏡高懸,俯瞰須彌大陸,輕撫世間萬物。王星去到真鳳的房間,後者立即開門迎接前者。王星進後,有禮地向真鳳與小冰打聲招呼才坐下。小冰一向細心,看到王星臉上多出一份凝重,在泡茶後便識趣地離開房間。真鳳知王星現時正處理日族一事,今次前來或是不祥之兆,問:「王星,你是不是查到一些線索?」

王星輕輕呷了一口茶,說:「是,也不是。日族的確將不少軍隊調至東南方,包括不少糧食,可以遠征,亦可長守。此外,日族與大蛇族的確交換不少消息,當中有不少有關月族的資料。只是這些證據不能肯定日族背叛人族。」

真鳳不禁低頭嘆氣,說:「今次日族調動軍隊,竟可瞞過整個人族,實在不可思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