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困獸之鬥(二)

夕日看著近萬名龍蛇聯軍由大蛇族的王,鈷旦、婆蘇吉、相柳、遠呂帶領之下,在眾仙鄉內大開殺戒,慘嚎處處,登時怒火中燒,大喝:「你媽的!」

王星抹去血跡,知這正是人族先前安裝在戰艦上的傳送裝置,腦海閃過千個念頭,所有思路頓然清明,恐怕是大蛇族、龍族、精靈族等以魔法裝扮人族,又或收買人族,再透過貿易運至眾仙鄉內,等待今日這個時機,說:「亞特蘭蒂斯只是一個陷阱⋯⋯」

所謂「先下手為強」,無間等又怎會放過這大好機會。蒂斯看見人族,立即回想起亞諾斯和宙斯,仇恨的火焰在內心一發不可收拾,催動精靈之力向著王星和真鳳連射,不容後兩者有一絲喘息空間。

五爪金龍說:「王星真不愧是人族智者,竟然這麼快就推算到九頭和鯤鵬的計劃,可惜為時已晚。我們專誠前來,就是為了刺殺你們,你們應該感到榮幸。」牠以長尾當矛,配合蒂斯的連射,從旁刺向王星。後者躍起,八足馬立即跳來接著主人,配合得天衣無縫,剛好閃開。



七陰一身龍鱗灰暗,色澤陰沉,爪牙卻鋒利得很。牠自上一役後得以登皇,見識過人族的實力之後,不敢輕視對方,而且日族也曾是隻手遮天的大族,也沒有任何留手,立即以一雙前爪連抓不斷。

夕日和日樹被逼躲開,更與真鳳和王星分隔甚遠。前者從空戒中拿出霸日刀和一把長達兩米的長劍,盡露殺意,四周溫度急降,凝聚金日之力,四臂更是橙紅如火,那巨大口腔想將眼前眾皇統統吞下,運勁大喝,聲音傳向整個眾仙鄉,道:「士可殺,不可辱。日族聽令!將眼前的龍蛇通通拉下,墊我們屍體之下!」

日樹雖知寡不敵眾,但眼前形勢根本不輪到自己選擇,也湧出金日之力,拼死一戰,心中祈求人族聯盟會及時趕來營救。牠四手各生一股金日之力,若有四顆能量球在身外迴旋不斷,讓俄菲翁不敢胡亂攻來。俄菲翁冷笑:「日樹小兒,讓我好好招呼你!」

王星湧起魔力,提起戰意,專心一致,以各種魔法擋著五爪金龍,更從意想不到的角度攻去。他以餘光望向四周,心想:「本來以拖延戰術可爭取更多時間,足以讓各皇前來救援,可是眾仙鄉被龍蛇聯軍大舉入侵。若眾仙鄉被破,恐怕夕日和日樹實力下降,會被七陰與俄菲翁擊殺。此困獸鬥,無論彼此亦要速戰速決。」

無間瞪著真鳳,視王星、夕日與日樹於無物,吞吐蛇舌,說:「沒了你,人族就要終結了!一起上!」話畢,牠張開巨口,集中暗紫的大蛇之力,一口噴出。那力量化成千絲萬縷,細之又細捲向真鳳。「妄蛇絞!」



真鳳爆發巨大有形的帝皇氣勢,拍拍鳳翼飛向無間,以軒轅神劍左撥右推,將大蛇之力反推兩儀,登時消去不少,從密集無縫的妄蛇絞強行逼出一條通道,怒說:「無間,沒了你,大蛇族也要完了!」

無間大笑一聲,道:「常聞真鳳英雄蓋世,已在兩儀之顛,原來也只有匹夫之勇。」忽地,舍沙和黑蜧從真鳳兩側衝來,各帶一股龐大的大蛇之力,似乎抱著一擊必殺的信念。就在此時,無間亦釋出狂妄無比的霸氣,湧起滔天力量,冷言:「萬蛇劫。」

自回歸須彌,真鳳也是首次被四名皇同時合擊,後背感到一枝冰冷的穿心箭正高速飛來。他知舍沙和黑蜧是大蛇族兩大強者,蒂斯素來是精靈族中例無虛發的射手,無間的實力更只在九頭之下,此時實在凶險無比。登時,他運起鳳凰之力,雙眼泛藍,喝:「鳳瞳!」

無奈萬蛇劫能量太大,鳳瞳也只在那片暗紫中打出一個大洞。萬蛇劫雖與妄蛇絞相似,每條大蛇卻帶著一股慘痛悲傷,幾乎可影響心神,略有幻術的影子。幸好真鳳先前與鯤鵬交手,反令心神更為堅定,否則現時或稍有鬆懈,便會被無間趁虛而入。

真鳳知危機四伏,一揮軒轅神劍,劍氣凌厲逼人,陣陣空間漣漪如浪般湧向四周,將穿心箭打向一邊,再施龍怒,將天空燒成火紅色,率先將萬蛇劫再打消一大半。可是此時舍沙和黑蜧已到,他唯有越維率先避開,反出現在黑蜧身後,一劍劈向其軀。



黑蜧渾身漆黑,而且柔軟無骨,一感到背後殺意凜凜,立即向下急墜,可是亦被真鳳輕輕斬傷,蛇鱗破裂,流出鮮血。牠心想:「這傢伙⋯⋯未免太恐怖了吧。幸好我們早有準備。」

軒轅神劍劍勁剛完,舍沙便至,張大其巨大蛇口,足以一口吞下過百人,而當中百條粗蛇湧出,完全包圍真鳳。本來真鳳可再揮數劍,連斬舍沙,可是餘下的萬蛇劫如有靈性,竟繞過舍沙直擊自己,心想:「舍沙可避,不過無間卻不可輕視。」於是他唯有暫且後退,以速度壓過對方。

忽地,真鳳大感痛楚。他以感知掃去,方知背後被一劍刺穿右腹部,本想伸手拔去,但那劍現出狂傲無雙的殺氣,更突然向左上移動,而且開始吸去體內的真龍之力,卻帶一份熟悉的感覺,嚇得他立即運勁盡量逼開此劍,可是這把劍極為異常,注入多少靈力也似乎無動於衷,難以逼退,唯有前衝,扭腰以肘擊飛此劍。

那劍剛離開真鳳身軀,萬蛇劫便湧來。真鳳完全不知為何自己完全沒有感到那把劍從後刺來,以靈力恢復身軀後,直接湧起紫炎,包籠自身,如同火人,配合軒轅神劍打散萬蛇劫。

此時黑蜧又再衝來,黑色長尾聚力橫向揮來。同時,無間正從真鳳正下方攻去,那暗紫色的大蛇之力若毒霧上湧。蒂斯身處遠處,彌補各大蛇的空位,將深寒殺意附於三箭射來。三者時機配合得天衣無縫,彷彿叫真鳳以硬碰硬。

真鳳逼不得已,左右雙手各生一力,正是開天闢地。雙手一合,閃出耀眼光輝,能量純潔無瑕,爆發出驚天地的威力,令無間和黑蜧不得不後退。無間此時轉身,大叫:「再見了!」

真鳳大驚,怕無間攻向王星,立即轉身衝去,怎料又被那把劍刺中,體內的真龍之力又失去不少,不過這一刺未有像上次般向各處移動,反倒向後飛去。此時,他卻大感驚訝,因為這把劍正是龍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