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困獸之鬥(三)

真鳳此刻才知道原來並非自己無法感知龍嚎從後刺來,而是龍嚎被無間放在空中,且以大蛇之力隱藏其氣息,而自己高速衝去,亦等於龍嚎刺向自身。四皇殺意凜凜,每每具有極大威脅,也逼得真鳳壓力甚高。

真鳳看著無間、黑蜧、舍沙和蒂斯,四名在須彌大陸上鼎鼎有名的皇,視線不敢有一分離開其身,而且盡量平復自己氣息,說:「你們果然早有預謀。而九頭為殺死我,實在不遺餘力,竟然連龍嚎也交給你們。」

無間一直以大蛇之力暗中牽引龍嚎,盯著真鳳,不敢浪費一分一秒,儲力彈去,道:「這是九頭送給我們的結盟禮物,不過正好用來結束你的生命!謝過你的真龍之力了!」龍嚎高速刺向真鳳,更爆發當中的真龍之力,如若一條威武無比的炎紅火龍降世,要吞噬真鳳。

真鳳立即飛走,不禁咬牙切齒,因為他感到這條火龍正是源自自身的真龍之力,可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他心忖:「龍嚎雖是龍族神器,亦是剋制龍族的最強武器,竟可吸收真龍之力,反過來對付自己⋯⋯」



火龍緊追真鳳,速度僅僅慢他一分。無間大尾一擺,只為拖延,令火龍有機可趁。真鳳立即用鳳瞳將其尾撕碎,不過對方的大蛇之力宏厚,也要用上不少鳳凰之力,方可拍翼飛去。

黑蜧此時又衝來,從旁側擊,吐出一沫黑色唾液,正好阻擋真鳳前路。真鳳心想:「這樣下去,我始終會被牠們車輪戰術消磨而死。我該怎麼辦?」

另一邊廂,王星正乘八足馬激戰五爪金龍。五爪金龍身手了得飛快,幾乎與無間可比,攻守兼備,而且龍族魔法素來盛名於世,此時竟與王星不分高下。那淡綠火炎詭秘非常,與其龍炎可比,王星也要打醒十二分精神與牠抗衡。

王星雖知彼此互有攻守,可是純以總能量,自己卻不及五爪金龍。假若再戰三千回合,就連王星也未知結果將會如何,不過問題在於眾仙鄉快將被龍蛇聯軍攻破,屆時金日之力力量一減,恐怕亦是夕日和日樹隕落之時。

五爪金龍口吐龍炎,以爪凝聚黃龍之力,施術捲起狂風。兩者甫接觸,龍炎更盛,狂風更猛;火風合流,剛陽無懤。王星見此便左右開弓,一手施三重冰箭術,一手施風行術。五爪金龍稍為不解,問:「王星,你是否累了?竟然打算以風制風?」



三重冰箭術先行,將龍炎稍為壓下,然而龍炎猛烈,亦將不少冰箭瓦解並溶化成氣。王星說:「龍炎的確厲害,不過亦非無敵。」冰箭所化成的氣擾亂狂風,使其內部產生不同氣流,威力大大減弱。後來的風行術以風御風,將餘下的狂風與龍炎卸向四周,王星則絲毫無損。忽然蒂斯射來一箭,王星僅僅避開,但臉孔依然被擦過一道血痕。

五爪金龍知自己勝券在握,不禁大笑:「好!王星不單魔法了得,而且智慧過人,四兩撥千斤,不愧戰神之名。我,五爪金龍,魔武俱備,未知王星又是否準備好?而且,眾仙鄉也快將淪陷。不知你是否可以像真鳳般以一敵三呢?」

王星知五爪金龍擺明挑釁,更暗指日族一死,蒂斯更不需在意這一邊,平定心境,輕輕一拍八足馬的頸,心想:「蒂斯不敢接近,以冷箭封鎖我們的去路⋯⋯此戰,我們實在處於下風,只好⋯⋯以死相報。」細聲說:「抱歉了,八足馬。這一次,我今次或會戰死,但有你當我坐騎,實在是死而無憾。」

八足馬高聲嘶叫回應王星,只道人在馬在,人亡馬亡。牠雖是坐騎,卻是情感豐富,忠誠無比,僅忠於王星一人。王星溫柔一笑,再收回笑容,那一剎那戰神氣勢磅礡,大喝:「你曾傷害宙斯,累他無法重達顛峰,今日我就代他向你討債。」

五爪金龍大笑一聲,又吐出熊熊龍炎,才俯身向前疾衝,施法召出暴風,若巨大的烈火風暴捲向王星。王星與八足馬此時魔力互通,無需說話也可知對方心意。他高舉雙手,輕輕一轉便生出同樣巨大的水龍捲,與烈火風暴相撞。



水火互不相容,互相吞噬,水龍捲熄滅龍炎,龍炎燒乾水龍捲,抽空周遭空氣,壓力倍增。五爪金龍知這招只是幌子,對此一視不理,其體型巨大,一爪抓去,光是那爪已與王星加上八足馬般高大,實在駭人。

王星知道那爪勁強烈,若被直直擊中,肯定受重傷,憑著八足馬無視引力的特性,向天奔去,但仍感到那一股呼呼爪風在身後壓過,壓力可真不小。他忽喝一聲,如同一種秘言、咒語。水龍捲倏然向四周爆發,氣流急勁,將五爪金龍不禁推後一分。

王星此時手中已握一枝以天神之力煉成的金色長槍,雖非永恆,但絕非他人可以輕視。他轉身一刺,能量極為集中,更帶著一份螺絲勁力,直捲五爪金龍。

五爪金龍一怔,穩下身子後回爪相迎,乾脆以硬碰硬,而長尾猶如一把神兵從後刺向王星,實行前後夾擊,冷道:「你不愧魔法宗師,不只招中有招,更以退為進。可惜,你沒時間了。」

與真鳳不同,王星謀定而後動,將對方限制於自己招下,而且以四象五行相剋的特性攻擊、防禦,不只削去對方更多能量,更減低自身消耗。此消彼長之下,王星將可攻克對方。可惜現時他們打的不是持久戰,而是時間為關鍵的快速戰。

王星餘光見真鳳被四皇以車輪戰形式攻擊,無間以龍嚎補全三皇的攻擊,別說搶攻,真鳳就連突圍而出也有困難。

是次無間等實在攻其不備,讓他們難以反擊,深深陷入困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