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絕人之路(一)

真鳳以其道還治其身,以鳳瞳將不少猖狂的雷雨轉移至應龍身旁,攻其無備。雷雨無眼,為避免消耗過多能量,應龍不得不閃避。如此一來,五彩龍炎收縮的速度大大減慢,雷雨亦被劍氣打散。他藉此機會,從通道衝出,右手一推,將軒轅神劍飛出,直刺龍腹,而左手龍嚎正蠢蠢欲動。

真鳳雖然不是智者,但若單論戰鬥智慧、觸覺,恐怕人族聯盟無一生靈能及;即使放眼整個須彌大陸,他也一定在頭十名之內,比應龍更強。戰力,並非單單以體內的靈力、魔力、真元力、龍之力、鳳凰之力等能量作計算,臨場變招、即時反應、手中神器、法寶、招式亦是其中變數。

真鳳乃人族最強,不單因為他已達兩儀之境的顛峰,更因他一切招數隨心所欲,毫無限制。每拳、每掌、每劍,招意亦深深滲在其中。應龍看見真鳳之快,知道他的境界似乎又深一分,也感自己有所不及。此時,其巨大龍軀則反成其最大的弱點。軒轅神劍直擊龍腹,真鳳卻後發先至,率先擊出龍怒,威力直捲龍首。

應龍盯緊真鳳,知對方體內能量只剩不多,既然彼此皆受對方氣勢和霸氣鎖定,便上前硬拼,口吐五彩龍炎,硬拼真鳳的龍怒,龍尾大繞一圈擊打軒轅神劍,讓其改變方向。



真鳳也知應龍已準備好與自己肉搏,瞳孔閃過藍光,正是鳳瞳。他以鳳瞳將龍炎轉移至軒轅神劍旁,再次以其道還其身,大吼一聲,威震八方。伴著此聲,正是龍嚎的劍影。

應龍目光如炬,大笑:「真鳳老弟!空間轉移,非你專利呀!」話畢,牠以龍珠打開空間通道,巨大龍軀倏地消失,從高空出現,俯視真鳳。

如此一來,龍怒等同樣落空,但真鳳並無意外,反倒從右手抽出道道清藍若海的鳳凰之力,向上送去。

應龍本在真鳳之上,見龍炎繼續湧向真鳳,打算使出一招若無空,再吐出龍炎,怎料此時感到一股異常龐大的壓力,渾身生起雞皮疙瘩,本能地心起懼意,難以移動,暗忖:「這⋯⋯到底是什麼回事?」

真鳳此時才抬頭望向應龍,問:「你還有多少顆龍珠?」應龍回想起當時,感到身後似有另一身影出現,瞳孔也不禁放大,生出一身冷汗。真鳳道:「創世之端!」



應龍猜真鳳早就打算使用這招,但以對方現時狀況,恐怕只能使出一次,因此更要不斷與自己肉搏以遮掩位於天上的分身,否則前功盡棄。

牠現時有苦自知,身下有鳳凰之力,頭上有真龍之力,兩者互相牽引,即使尚未結合已生出巨大壓力,加上附近的維度早就被自身的霸氣和對方的帝皇氣勢封鎖,可謂無處可逃。

清藍和鮮紅二合為一,若花開遍地,朵朵迷人淡紫色的玫瑰、百合在此綻放;一方極陰,一方極陽,既互生又互剋,當中信念神聖純潔,不只開天闢地,更生萬物,散發無窮耀眼光芒。

光芒一盡,分身消失,真鳳便召回軒轅神劍,看著相隔萬里的應龍,抹走嘴邊因硬拼龍炎而吐出的鮮血,問:「你還有多少顆龍珠?」

應龍比上次情況更差,全身再無龍鱗,盡是一大片傷口,龍尾已斷,看得令人心驚肉跳;龍鬚只剩一條,四爪崩潰,甚至有不少地方露出骨骼,傷勢極為嚴重。牠以真龍之力封著且盡量恢復傷口,苦笑:「清空了,要不是五爪金龍問我借了一顆,或許我現在也不會傷得如此嚴重。真鳳老弟,你這招果然是無可匹敵⋯⋯創世之端⋯⋯這股壓力可不是假的,不過,你還有本錢和我打嗎?」



真鳳反問:「難道你認為你有?」

應龍大笑,又吐出一大口血,知這次被創世之端傷及心脈,撼動靈魂,定要休養生息一段日子,加上鯤鵬的特殊方法才可恢復顛峰,不過依然感到勝券在握,道:「你看看你的同伴吧!」

真鳳為了收拾應龍,極為專注,因此也沒有放心神於其他人上。即使聽牠一話,他亦沒有減低對應龍的提防,不過還是感到不可思議。

自真鳳到來戰場,便和伏羲與耶和華調位,後兩者便分別前去救援女媧和王星。而接引和准提帶著十億人族快將到來,守護邊境,不容他族人踐踏人族之地。

女媧被對方寒氣強襲,正處下風,但見伏羲前來,底氣一振,戰意更是旺盛,以五彩石之威擋過冰夷的寒冰,一指聚力連彈四記,搶攻眼、角、腹、尾,拖延時間。

冰夷口吐冰龍之力,一下子擋掉四指,大笑:「小美人,你咬牙切齒的樣貌果真動人!那男的,就是你的小情夫?」

女媧殺機大動,冷道:「你給我閉嘴!」她知四大上古神龍,即是九頭座下最強四龍,實力強橫;不過四龍之首,燭龍早於審判日戰死,而現時應龍踏入兩儀之境,能力大進一步,已有霸佔首位之風。

不過能在千千萬萬中成為最強四龍,得上古神龍之稱,又豈是池中物?冰夷掌控寒冰,渾身散發絕對零度的寒氣,令附近一切凝冰成雪。女媧需不斷釋放靈力抗衡,否則連自己也會結成冰雕。



冰夷見有機可乘,忽地怒吼,漫天寒氣變得濃密,遮天蔽日,內裡伸手不見五指。伏羲大驚,知女媧先前曾受重傷,恐怕不是冰夷對手,大叫:「媧兒!」

女媧大感不妙,全身頓感刺痛,見寒氣蝕骨,而且變成尖刺、龍牙、利爪,不斷攻向自己;恐怖的是,她感到寒氣與冰夷已是一體。她冷靜下來,心忖:「先前牠繞路,光以爪、牙攻擊,就是為了在我附近的空間留下痕跡,現在一口氣爆發,將我置諸死地!五彩石⋯⋯還有五彩石!」

冰夷笑得陰森恐怖,笑聲低沉冰冷,說:「能將如此美人摧殘得不似其形,實在是吾之榮幸。」正當女媧以五彩石爆發出一股熾熱能量,驅趕寒氣,冰夷如鬼魅般於女媧身後出現,一爪抓去,力能破山斷海,刺穿女媧胸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