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絕人之路(五)

王星見耶和華前來,大感歡喜,卻無閒暇道謝,又以永恆擋下黃龍擺尾,但礙於對方力大無窮,雙臂感麻痺,連八足馬也被那股力量打得後退數步。

日樹見耶和華到來,突然轉向疾衝,一刀一劍揮向旁邊的凱恩,剛好補全宙斯的猛攻。凱恩一怔,謹慎地拍翼轉身,湧出青龍之力,以爪柔柔地撥開刀劍,並以尾巴壓下宙斯拳頭,盡現敏捷身手,僅僅避開雙方攻勢。

宙斯聽到多人痛嚎,雙目帶怒,說:「日樹,小心這傢伙!牠狡猾成性!」話畢,他催動真元力掄拳運勁擊出,拳風由四方八面一同湧來,周邊空間似忽然凹陷。

凱恩天性小心謹慎,見兩者攻來,爪勢立即由剛轉柔,散發青龍之力,御風而行,以慢打快,舉輕若重,使日樹和宙斯的勁力如石沉大海,甚是難受。



日樹咬牙切齒,心想:「這凱恩到底是什麼來頭?即使我故意暴露出眾多破綻,牠也無動於衷,穩打穩守⋯⋯不論心理質素和戰力也足以成就一等一強者。龍族就真的這麼強大?」

宙斯知對方手段了得,故意拖慢時間,即使與日樹合力攻去,亦恐怕要一百回合才可分出勝負,也心中不得不焦急起來。

牟尼以通天塔與阿提密斯戰得難分難解,不過前者以信仰力為主要攻擊手段,可由所有角度出擊,令阿提密斯從有非凡身手,也不敢貿然進攻,較重防守。牟尼金身於陽光下更是燦爛,雙掌打去,掌影綿綿不絕,如有千手萬掌,金光閃閃。

阿提密斯乃月族之首,一身泛藍肌膚,眉毛幼而細緻,不過前者眼神之中有著一份雄心壯志,又有漠視天下的傲色。她束起一頭黑色長髮,少許瀏海襯著瓜子臉,冷酷之中帶著一絲難以遮掩的優雅,穿黑色獸牙甲,實是女中豪傑。

牟尼與阿提密斯絕不陌生,想當初他死守愛琴崖、陽瑞洲時,曾與對方多次交手,不過依然勝負未分。阿提密斯的聲線與冷艷的外表截然不同,甚是嬌柔,見機立即踢去一記鞭腿,裙下風光如畫,說:「牟尼,上次一別。你的身手還是一樣,一樣的慢。」



牟尼完全不被對方說話激怒,不被對方行為激心,如目空一切,心無一絲雜念,甚是自然,直以通天塔擋下,再一掌轟出,直取其臉孔。阿提密斯只好沉身,僅僅避過那掌,再以腳尖點去,勁力竟好比剛才的鞭腿。

牟尼又以通天塔擋下,讓對方勁力泥牛入海。他雖然速度不及阿提密斯,但靠著嚴密防守擋著對方,並以通天塔封下對方殺著,道:「阿彌陀佛。阿提密斯,你亦依然出手奇準,不容我有一絲鬆懈。」

阿提密斯知牟尼脾性,也不再說話,專注尋找對方的弱點,然而被那信仰力牢牢鉗制,難以打破僵局,一想急攻,對方則由背後來一掌,逼得自己回防。

雙方穩守穩打,激戰不下。光論力量,牟尼勝她一籌;但論速度、敏捷,阿提密斯反高一分。除非牟尼不管其他人或戰局後來的發展,在此時運用龐大信仰力,逼得對方硬拼,再以通天塔強行鎮壓,否則兩者之間恐怕難分勝負;或許,就待誰先沉不住氣。

旁邊,濕婆與柯羅諾斯又是打得天昏地暗。柯羅諾斯曾被稱為時間,實力高強不在話下;當初鯤鵬與無間等與牠前往突襲伏羲等人,雖然未能擊殺人族其中一皇,但亦不代表其功力不佳,只是伏羲領兵極佳,而且多番左右閃避,不斷佈下疑兵及奇兵阻擋,方可逃出生天。



話雖如此,濕婆於人族之中,若不計神器,實力只在真鳳之下,與伏羲不相伯仲,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他身懷天眼族血統,控火能力與別不同,精湛得無與倫比,而且體內戾炎已成無物不焚的三昧真火,甚至比起真鳳的紫炎更強大。若說真鳳的強大是因他步入兩儀之境,那濕婆的強大則是因他走到四象之境的極端。

柯羅諾斯縱然體型巨大,力大無窮,卻被濕婆一直壓著來打,難以反擊,內心大有不惑,心生出絲毫恐懼,暗忖:「這人⋯⋯到底是什麼回事?我的大蛇之力在他面前竟然似一文不值,在一瞬間就被焚燒了!媽的!怎可能?此人甚至還沒有步入兩儀之境!」牠咆哮數聲,壯起膽來,驅走心中久違的恐懼,若龍吟般湧去。

濕婆依然神色淡然,一動不動,光以戾炎破開龍吟,催動天眼之力,露出額中的天眼,爆發出驚天動地的高傲氣勢,連天空也似陷入絕對的黑暗之中。柯羅諾斯雖已登皇,但先前被賽蓮的笛音所傷,還未痊癒,想不到人族除了真鳳之外,竟有另一名如此凶悍的猛將。牠忽地感到世界充斥著暴戻,雖未及九頭,但亦有其七八分恐怖;更甚者,牠發現濕婆在眼前倏地消失。

柯羅諾斯催動渾身的大蛇之力,擴大感知,怎料不單不能發現濕婆去處,更感到整個宇宙向自己散發著無窮敵意,蛇身一顫,立即咬破嘴唇,平靜內心。牠穩下心神,捲起蛇身,即使濕婆由任何角度攻來,亦可以作出最猛烈的反擊。

另一邊廂,耶和華見黃龍攻勢凶猛,王星又現出疲態,便以信仰力憑空造出千把鋒利長劍,從後破風攻去,劍勢逼人。黃龍冷眼看去,龍尾以一個詭異角度揮去,剛好包攬並打散所有長劍,繼續以雙爪糾纏王星,說:「區區小玩意!」

耶和華雙手一轉,先前被打散的長劍聚合為一把幼尖銀劍,乘著剛才的劍勢突刺,狠狠地刺中黃龍龍尾。銀劍甫進龍身,立即消散,重新成為信仰力,在其身體之中左竄右衝。黃龍大感不適和疼痛,方知自己輕視了耶和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