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絕人之路(四)

八支赤紅小旗各代表一卦象,陡然變成龐然大物,而真元力將八旗互相連結,畫成立體的八卦陣圖,包圍盧娜。

盧娜暗感不妙,知兜率八卦旗陣有六丁神火,威力好比業火,但依然自信滿滿,盯著三清,笑說:「既然你知射日弓乃神器,又為何膽敢拿兜率八卦旗陣出來胡鬧?」她瞄準面前其中一旗,連射五箭,五箭含有比平常更巨大的明月之力,而第六箭更是扭弦而射。

當六箭射中同一位置後,代表「坎」的大旗竟出現一小道裂痕。

八支赤紅小旗,各代表單一卦象,乾、兌、離、震、巽、坎、艮及坤,合總八卦。八旗旗面火紅風光,且以金繡上卦象,旗杆純以烏金煉成,無論內外皆有密密麻麻的符文,看似簡單,實質神奇奧妙。他取八卦互生互剋之道為憑,配合符文方成此陣。



而六丁神火實質並非單一火焰,而由兩種火焰混合而成。當年於兜率宮一役,三清以此陣伏下此神奇火焰,自此亦稱之為兜率八卦旗陣。

三清正身在坎旗之後,而且直直盯著盧娜,因而看不見那一絲裂痕,凜然道:「只有紅蓮能從六丁神火中逃出生天。就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八旗同時釋放鮮艷奪目的七彩火焰,卻如死神之帖,凶悍狂野。

盧娜親自感到六丁神火的威力,也不禁渾身生起雞皮疙瘩,大感危險和恐怖,內心不斷責備自己,只好咬緊牙關,湧出明月之力保護身軀,更不斷射箭,壓制猛烈得難以阻擋的六丁神火。

三清目光大發殺意,更施加真元力於八旗,讓六丁神火燒得更猛更烈。怎料,六丁神火紛紛湧向綉著「坎」的赤紅旗。三清初時見六丁神火湧向眼前的坎旗,並無似過往般吞噬陣中的生靈,大感奇怪,一雙白眉緊皺,心想:「到底怎麼回事?坎為水,乃是六丁神火八卦之中最為畏懼的卦象,為什麼⋯⋯」

當他還在思索,六丁神火忽地從坎旗爆發而出,而首當其衝的,正是三清。六丁神火其性凶狠猛烈,將烏金燒成煙霧,旗幟成灰燼,瘋狂地撲向三清。三清剛才一直集中精神於維持兜率八卦旗陣,立即以袖中青劍迎擋。可是爆發之勁力根本無法阻擋,青劍撞向三清,令其吐出一大口鮮血,本來飄逸的雙袖亦被燒得一乾二淨,青劍被毀。



兜率八卦旗陣失去其中一卦,平衡不再,登時崩潰,就連其餘七旗也被火燒毀。見此,盧娜立即逃出,氣喘吁吁,酥胸不停起伏,撕去仍然焚燒著的衣袖,見全身再無火種才膽敢抹去嘴邊血跡,瞇起雙眼怒瞪三清,冷笑一聲,道:「五輪東金山一役後,紅蓮已告訴我你這陣的缺點,就是你自己!你的確天才橫溢,可惜亦因此變得依賴各種法器!」

三清渾身被火燃燒,知六丁神火當中蘊含暴戾與業力,實在難以撲滅,乾脆脫下全身衣服,一手撕去那頭白色長髮,一手成刃斬掉仍然整條右腿,再恢復身軀,但這樣一來,他更是虛弱無比,臉色蒼白,立即召出誅仙劍陣,但只可守,不能攻。

盧娜豈會放過這機會,拿起射日弓亂彈,偶然扭弦而射,令三清無所適從,喝:「你根本無法操控六丁神火,只要能夠破壞旗陣,所謂的兜率八卦旗陣不過如此!你永遠也敵不過其他人,因為你已經走上與當初成皇不同的路!」

三清聽後,內心大痛。他自知時限已到,末路就在眼前,卻是充滿不甘,暗忖:「我當年從三歸一,悟出吾道,更用一生製造及改善各種法器⋯⋯著名的,通天塔、兜率八卦旗陣、生死冊、永恆、雷霆、長虹、定海珠⋯⋯無名的,數之不盡。結果⋯⋯我是被自己逼上絕路嗎?我製造法器,卻依賴法器。這就是我久未進步的原因嗎?」

他淚流滿面,十指依然掌控四劍擋下箭雨,但四劍的速度已比當初慢上不少。一箭穿過四劍之間,撕碎三清整個右肩,絕仙劍率先消失。又是一箭,撕碎整個左腰,陷仙劍亦消失。最後一箭,筆直地插過他的左胸,誅仙劍和戮仙劍同時消失。



盧娜上前,一手掐著三清的頸,後者已渾身無力,臉孔更似忽地老了百歲。她淡然說:「如果那時你沒有被鯤鵬打傷,或者今天你我仍有一戰的機會。可惜,世事沒有如果。放心,瀧本城的所有人,也會隨你而去。」話畢,她一手握碎三清的咽喉。

一代天才、人族智者,三清,就此帶著一份遺憾隕落。

盧娜自知被兜率八卦旗陣所傷,無謂強行再戰,免得令傷勢加劇;況且此行目的只為破去人族邊境,眼看瀧本城手到拿來,目的已經達到。她望向伏羲猙獰的面孔,再望向冰夷手上的五彩石,暗忖:「原來是極陰之命格,難怪他們無法做出賢者之石。」

她的餘光望到接引和准提在瀧本城外若狂風怒襲,殺得龍蛇聯軍節節敗退,轉頭望去,見月族軍正準備登城,臉上掛起一個陰森笑容,心想:「就讓你們消磨多一會。」

戰場上腥風血雨,慘嚎不斷;不論邊境或瀧本城,同樣淒厲慘烈。

先前,耶和華甫與伏羲分開,便衝向王星和牟尼等的位置。王星雖重得永恆,不過狀態依然未如顛峰。現時他要對付黃龍、凱恩等新力軍,實在大感吃力。

耶和華雖見日樹和王星合力對抗黃龍,但兩者於眾仙鄉已消耗眾多能量,催動信仰力,讓黃龍那擊稍微轉向,說:「王星,我來助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