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絕人之路(七)

五爪金龍三爪抓去,將耶和華撕成數份,但在最後關頭,耶和華只僅僅轉身,為的並非躲避對方的爪勢,而是為了用盡所有信仰力向五爪金龍作出最後一擊聖十字。聖十字剛好從第五爪旁刺去,破其龍鱗,壞其內臟,再化成聖光,直接折去第五爪。

五爪金龍大痛,吐出一大口血,怒吼一聲,以黃龍之力逼走聖光且恢復身軀,弄得氣喘吁吁,現出疲態,冷哼一聲,提聲高說:「耶和華,已死!」

自應龍那話,真鳳直覺感到不妥,放眼望去,入目的是女媧、耶和華、三清隕落;三人的靈魂立即被天道撕成碎片,重踏輪迴之路。他的目光之中盡是不甘,內心實在充滿驚訝,又是憤怒、悲痛。還未趕得及閉目,淚水已急不及待奔跑出來,才剛滑過臉龐,卻滴進心頭,苦得五臟疼痛,澀得六腑抽搐。

他眼睜睜看著三人隕落,也無法好好控制自己的情緒,腦海之中浮現與三人有關的眾多片段,有好的,有壞的,有高興的,有悲傷的,亦有憤怒的⋯⋯可是,回憶似乎被淚水折射出不一樣的角度,放低過往的想法。又或是,死者已矣,改變在生的人。



三清是惡治派的人,認為「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因此一直希望人族終有一日可以除去萬族,達至以人為尊,其他為次。對真鳳而言,三清屢屢出言阻止自己的提議,令想法無法實行,更與伏羲以計謀算盡作為同盟的巨鱷族,令帝鱷隕落。

真鳳雖然心感悲憤,可是,再經人族邊境一役,或稱「巨鱷叛變」,巨鱷族沒有炎族軍的援助之下,三十萬精兵非死則傷,已無力反抗人族,野心從此消失;這亦令人族北邊憂患大減,使數以萬計的人民得以休養生息。而後來神魔討伐戰後,巨人族霸佔不少北方之地,更擔當起守護人族北邊的責任。當中,三清的功勞實在不可或缺。

亦未計當初的「封神大戰」,三清最終以造化玉蝶擊殺已打得兩敗俱傷的修奈和魔族的黑獄,削去兩族各一臂,而封神大戰中,兩族各自損失過萬員,令兩族暫無向外出兵的能力。雖然這場封神大戰實乃鴻鈞策劃,不過若無三清,恐怕一切將改變。

他亦在審判日後的五百年間,默默為人族付出,在亞特蘭蒂斯裡發展各種軍事科技,大推科研,選賢與能,勤練兵卒,逐漸建立起人族的軍事力量,足以向四周攻城掠地。無論在神魔討伐戰及龍蛇討伐戰中,戰艦、戰鬥機、核子炮等全部發揮其強大無比的作用,破壞對方的防禦系統、削弱對方的兵力;否則,若光用靈力、真元力等能量,恐怕人族也不會。

期間,他令人族達至自給自足,更可與其他同盟,例如異鯊族、人魚族,推行初步的貿易,儲存各種材料,用作煉成不同的武器、軍備。



他依照先前失去了的弱水為雛型,後來設計並製成定海珠。他將劍身重新設計,嘗試將內層加入不同的元素以增大動量,創造出長虹。雖然每一把武器、法器皆需要一定時間方可煉成而不可量產,但至少他並無任何吝嗇,將設計圖分享給所有人。他的原話是:「誰有能力,誰亦可以煉出屬於自己的法器。」

寧自污其名,亦要平定人族內憂,使北方再無戰亂;為造福下代,推動科研,甘心分享自己的畢生心血。誰敢說三清不是英雄?誰敢說三清不是豪俠?

女媧乃伏羲的妻子,亦是惡治派的其中一份子。那時,伏羲與她以武力震懾牛頭族和馬面族,令鐵角和羅剎甘拜下風,可見其兇悍實在不容輕視。她美若天仙,身段曼妙,偏偏出手狠辣,招招見血,雙手沾盡鮮血。

當鴻鈞依然在生,女媧便陪伴伏羲研究修真符文,發現當中的煉石之秘,由真元力所演化的聖火將陣中一切煉成基本再重組,碰巧自己命格極陰,足以壓下聖火。

那時,鴻鈞於虛道城被天族的太一和梵天帶著天將族與其他種族突襲,聲勢浩大。即使女媧已得道成王,更有楊戩、孫悟空在旁並肩作戰,但領地防禦不足,加上其餘兵力與天族軍明顯於實力上仍有差別,虛道城始終被破。



幸得伏羲和奧丁趕到,改變戰局,前者盡現軍事天才之風,後者大施魔法。女媧此役戰功彪炳,即使未有五彩石,依然爆發五彩氣勢,震撼全場,凝聚靈力爆發,在戰場上左閃右避,手中長劍揮得剛柔並重,劍影濃濃,血流成河。

話雖如此,天將族的麃和黑崎皆非善類,與人族軍大戰連場。女媧最終在這場被人稱為「鴻鈞之死」的戰役受到重傷,不只靈魂受損,更斷去雙臂,血流不止。伏羲知唯獨煉石方可保著妻子性命,而最接近的領地則是屬於靈龜族的碧海鎮。此地靈氣及氣運之高,成為伏羲的目標。

最終女媧成功煉石,將碧海鎮的所有氣運聚於自身。她以五彩石盡量復原靈魂,更趁機登皇,恢復身軀,以陰柔的大蛇之力壓制聖火,得以生存,更成為人族一大戰力。

審判日後,女媧營救過千萬人去到亞特蘭蒂斯,為後來的堀起築建出強健的基礎,方有人族現時般風光,方有人族聯盟的出現。女媧在外以武立威,是人族一代英雌,威風凜凜,巾幗不讓鬚眉,亦成為不少女性彷效的對象,令軍隊之中不只男人;甚至,不少千人將、萬人將亦是女性,而她們也絕不甘讓男性獨佔風騷,正打算以不凡身手爬上高位。

女媧縱是惡治派一員,難道又不是真鳳的同伴?難道又不是人族的一份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