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講,喺外國留學嘅人,一到weekdays嘅夜晚,難免覺得寂寞難耐。加上我本性愛靜,主要嘅schedule都係返學、食飯、做占、打LOL同上高登。

我寫序嘅喱一晚,高登首頁全部link都紫晒,LOL升咗金之後無乜意慾去再玩。

我喺Facebook Chat果度係咁搵,睇下香港有邊個朋友未瞓。

用mouse轆轆下,見到一個熟悉嘅名隔黎著住綠燈加埋一個「Web」字。(非崇洋扮ABC,當年英文老師係咁屌我英文考試D成績,我谷鬼氣將手機、電腦介面同Facebook全部轉做英文版黎練英文,用用下就幾年)

「Jenny,咁夜仲未瞓?」我輕輕按上幾個字
「嗯,趕緊project,你呢?咁好死搵我做咩?」Jenny一向係「秒回」嘅人


「喱邊真係好鬼悶,一到夜晚除左bar同club,大部份舖頭都關鬼晒。」
「哦,悶先黎搵我打發時間?」
我send咗個類似sosad嘅icon畀佢︰「梗係唔係,特登搵你談心。」
「算吧啦,你估我唔知你點諗咩LOL。」(佢一向將LOL當表情符號用,我嘗試糾正過佢LOL係解laugh out loud,不過佢一句「你理得我LOL」就秒殺咗我)
Jenny繼續講︰「你有冇睇高登某個故(佢喱個嗜好係被我感染),寫得幾好。」
我︰「哦出軌果個,追到live,幾好睇」
Jenny答︰「你咁得閒,點解唔寫下故呢?以前你成日都呻悶,我次次都叫你不如寫下野打發日晨。」
「以前我有寫過架,不過寫寫下爛尾,冇恆心。」
「才子,以前作文咁勁就唔好晒嘛,你肯寫,我唔介意做女主角架。」



悶到本身心如止水(死魚)嘅我心頭一震,好懷念「才子」喱個稱呼(當然我並非啲咩才子,濕鳩就有我份)。多年回憶驀然湧上腦海,我望一望釘在hall房牆上嘅班相,就決定動筆(鍵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