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港飛來英國,國泰直航需時半日;思緒由英國飛回香港,只需半秒。

喱年我中四,開學日最興派下通告,收下啲暑期作業,冇咩特別,唯一令學生哥興奮嘅事一定係編位。

有人話,最理想嘅位前中後必須要有三種人:搞笑嘅朋友坐前面、女神坐隔黎、而成績好嘅同學坐後面。

世事邊有咁理想,不過當時個位都唔錯,我前後隔黎都係死黨,大家玩開,上堂冇咁悶。

每學年嘅九月,學校入面啲XX學會都會吸納下新會員(個人認為最抵屌一定係棋藝學會,個個星期都開間房畀你捉棋,入會費唔記得十蚊定廿蚊,不過入面男女比例一定衰過Engine),唔同社又會派name list去高中啲班度招人去in committee。



喺我班入面有樣野玩咗幾年都唔悶,就係亂喺name list tick朋友啲名,幫佢地join啲九唔搭八嘅野(例如幫啲說話考試次次都仆街嘅朋友join朗誦或者public speaking)。而我,畀隔黎條仆街襯我去廁所果陣tick咗in社嘅committee,我戇居居等到post咗interviewee list先知畀人玩。

我中學用顏色分五個社,每年啲咩陸運會水運會都鬥餐死,而我對於我個社嘅歸屬感係零,最多每年水運會走去幫手游下接力。我去interview果陣真係R爆頭,唔知講乜鳩好。我盡量回憶返Jenny in我果陣嘅對話。吖,唔記得講,Jenny同我同社,中一同班,大家叫做熟。佢好迷參加社果啲活動,畀佢戇戇鳩鳩中三果陣選贏咗下年(即係佢同我中四果年)做副社長。

Jenny:「咦,王儒懿,乜你好玩社嘅活動架咩?」
我答:「Er...中四,乜都試下囉。」(我果陣好想講「屌,你估我想黎?」,但當時個社長都有份in,當然唔會咁講)

之後個社長同Jenny都問咗啲好typical嘅問題,例如啲咩「你認為自己有咩talent」、「你expect你幫到個社啲咩」果類。我一路答,一路望住Jenny條仆街偷笑。

老老實實,我而家諗返起我覺得果陣我係Hea答,點知畀人(我諗係Jenny掛)揀咗去做swimming section嘅committee。所以話,學校真係社會嘅縮影,識人好過識字,好似而家搵intern咁,唔駛張沙紙要好靚,識人就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