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櫃,古舊式的,淺綠色櫃門,淡黃銀邊手柄。
 
 打開,空無一物,閉上。

 牆上掛著的鐘,倒行著,經改裝過的。

 收音機只在沙沙作響,無論怎樣扭動頻道調校天線。

 牛肉乾,紫菜,消化餅,所有可以放進口腔,吞入食道的物品。



 咬,牙齒嘴嚼著,混合唾液,舌頭嘗不到味道。

 燈光忽明忽暗,看來此地不宜久留。

 門口旁依放著一支古典木吉他,弦線都生鏽了。

 拾起,向樓梯方向走下。

 滴下,一沫奶白色的液體黏在我左肩膀,緩緩流到生在小腿上的翅膀。



 不妙,全身毛骨悚然,這滴是別的生物的唾液。

 連向上看的功夫都省下,拔腿就向著地面跑。

 沒錯了,瞬間就對上了,那實驗體中之一,對食欲有著強大追求的生物--「滅膳」。

 嗅覺異常靈敏,在放進來時只是長得比壁虎大一點點,但現在以這份量的唾液推算,牠應該比我還大隻了吧。

 總之先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再慢慢觀察。



 本來還以為可以好好的悠閒一番,想不到一來就碰上最難纏的。

 「生物編號001,取名『滅膳』,收服可得稱號『噬者』,擊殺可得稱號『獵行者』。」

 腦內的聲音再次出現。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