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隻「滅膳」還有兩位兄弟,一曰「迂迴」,另曰「褥狩」。

  都是在我進來之前就先行放進的。

  這空間形成之初,我和室友都沒想到真的可以先行孕育異生物。

  所以觀察他們的時期都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甚至沒想過會變成怎麼樣的樣子。



  相信另一邊的他也很好奇吧,而他還會持續加入新的機制和生物吧?

  現知的情況是任務形式的稱號修改制。

  作為「行者」的我,小腿上多了一雙翅膀。其餘身體沒有明顯變化,與生前(被分屍)無異。

  比較在意的,是「噬者」與「獵行者」的分別。

  就此看來,「獵行者」是我現在稱號的進化或進階版,「噬者」應該可以理解為另一個稱號分支。



  雖然有兩種考慮因素,但作戰是少不免的了。

  我想到的作戰方案暫訂為先找到安全之所,以有能力擊殺這隻「滅膳」為前提,再另謀收服它的方法。

  不過,以它這個外貌來講,我可是不太想馴養它。

  跑到大街上,街道的景色沒太大外變,還是有汽車、路牌、商店。

  唯一沒有的,是生物。



  我向街角盡頭的便利店跑去,途中經過五金店,放下了吉他,隨手拿了一支鎚仔和士巴拿。

  如果有打架最實用武器排行榜,它們絕對會名列前茅。

  只不過對這看上去皮粗肉厚的傢伙,殺傷力應該有限。

  為了距離不被拉近,我沒有作很久的停留。

  在我跑到便利店時,最期待的畫面發生了,貨架被都掃空,零亂的食物包裝,咬了一口就棄置的肉類等等。

  看向地上濕漉的唾液以及散發著的異味,簡單的推斷就猜到,這是「滅膳」它老爺爺用餐的地方。

  我是選錯邊了。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