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詩意的微風從東邊吹來,溫和而迷人,就像精靈一般飄過一處處壯麗的江河山脈,與樹木流水談笑,帶着喜悅充斥世界的每一個角落。此處是被世界遺忘的大陸,充滿着各種神秘和不可思議的事物,同時也流傳着不同的傳奇傳說。而在這片與世隔絕的地方,身為上天的寵兒、地上霸主的人類,依靠着強悍的繁殖能力和超凡的智慧,主宰着大陸,繁衍生息。他們經由貿易、宗教、戰爭等等的活動來互相聯繫發展。

然而,在這稱為「西極大陸」的土地上,依然有着一些區域是強大如人類者也不能踏足的。其中在東邊,那裏聳立着一片無邊無際的原始叢林,人稱「地獄幽林」。它從北方的盡頭延伸至南方的末端,連綿不盡,散發着古老的氣息。森林裏的每一棵樹木也都高聳參天,枝繁葉茂,縱橫交錯的樹根清楚地顯示出它們古老的年齡。它們之間樹冠交疊,形成了一層厚厚的枝葉遮天蔽日,覆蓋着整片地獄幽林,就連陽光也難以穿透其中,令樹林裏白晝如同黑夜。

偶爾一些愚蠢多於勇敢的冒險者帶着火把闖入,閃耀的火光就會為這片不見天日的地獄幽林帶來短暫的一點光彩。裏面存在的一些不應存在於世的事物也得以被窺探一鱗半爪。

這些存在隱藏於地獄幽林的深處,在黑暗之中活動,每時每刻都在互相廝殺、爭奪領地,而外來的人類對他們來說就像羔羊一樣,可以任意宰割,如同送上門的美味食物。

貪婪、邪惡、惡魔———這些都是所有冒險者死前唯一在腦海中想到的形容詞。一直以來,任何進入地獄幽林的人都再也沒有出來過,更沒有人可以把自己的經歷公諸於世。



對大陸上所有人而言,整個地獄幽林就是一個謎團,一個或許永遠也無法解開的謎團。而這個謎團吸引了各個國家和勢力前去研究和探索,更是派遣大量的死囚深入地獄幽林,希望能夠得到任何一點的訊息。然而經過數個世紀的光陰,研究工作依然沒有任何進展。

而今天,這片令人畏懼又忍不住沉迷其中的森林之中,竟然有一個人走了出來!

那是一個看起來年約二十四五歲的英俊男子,一臉的平淡冷酷。一頭銀色長髮隨意的披在身後,雖然沒有束縛卻不顯得凌亂。他穿着一身整潔的雪白色立領長袍,看上去像是某種高級絲綢所製,泛着柔滑的光澤。長袍的衣襟、領袖都繡着銀色的複雜圖紋。他在腰間還繫了一條配套的銀色緞帶。整件衣服配合他的氣質更顯他的優雅和高貴。

這個銀髮青年緩緩從地獄幽林中走出,渾身不帶半點慌張和狼狽,完全沒有"從一個極度危險的地方逃出生天"的樣子,從容得像是來郊遊一般。

他深吸了一口氣,瞇起一雙深邃的褐色眼眸看向前方,沒有再瞥一眼身後那令人聞之色變的地獄幽林,就像昨天吃過的午餐一樣被拋諸腦後。



對他來說,面前的一切顯然更加有趣。

現在正是清晨時分,陽光柔柔地傾灑下來,從地獄幽林中彌漫而出的霧氣還未消散,薄薄的籠罩着前方的平原。平原上沒有馬和鹿,甚至沒有牛,有的只是小鳥和兔子之類的小動物。透過薄霧看去,依稀可見距離稍遠的地方座落着一個不大的小鎮,平頂的木製房屋一排排的連在一起,中間間隔着窄小的街道。隱約間,房屋的煙囪裏飄出裊裊的炊煙,顯露出一片和諧忙碌的景象。

世俗界還真是和平啊,青年男子心想,至少表面上看來就像沒有鬥爭一般。

他這一生經歷了太多、也足夠多的事,對世事、人性等等也了解得相當透徹,很久以前他就已經明白事情往往不能只看表面———就如美麗的女子一樣。

「啊哈哈哈哈哈!」突然一陣帶着點稚嫩的笑聲從後方傳來,打斷青年的思緒。聽得出笑聲中透着壓抑到極點後得以宣泄般的瘋狂。那聲音大笑道:「終於離開了!終於可以離開要命的禁靈森林了!唷呵~~~」



隨着歡叫聲,地獄幽林中衝出一隻通體雪白、沒有一絲雜毛的幼鷹,牠歡快地在空中盤旋一圈,劃過一抹優美的弧線,最後降落在青年略顯瘦弱的肩膀上。

「主人!」這隻小白鷹向青年親暱的打招呼道,聲音有如稚嫩的男童,顯然剛剛的笑聲就是牠發出的。

青年優雅地挑了挑垂在額前的一縷銀色髮絲,嘴角勾起一絲罕見的微笑,看着佔據了他左肩膀、不斷在深呼吸的小白鷹。

這一路上,因為地獄幽林———即是小白鷹所說的禁靈森林的特殊,就算沒有遭遇甚麼危險,但也令得牠吃盡苦頭,在森林裏始終都是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現在看到牠終於恢復了過來,青年冷酷的臉龐也溫和了一點。

「啊~合元聖祖在上!天地靈氣真是太美妙了!」小白鷹的語氣十分的滿足。牠發出輕微的鷹鳴聲:「主人,我都差點忘記靈氣的滋味了!真的很舒服啊!」

「得到靈氣補充的確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青年回復小白鷹所熟悉的平淡表情,稜角分明的臉龐如冰雕。「……而更令人愉快的是,距離目標又近一步了。」

小白鷹讚同地點了點毛茸茸的小腦袋,壓抑着興奮說道:「是喔是喔!只要快點找到那個『太陽』,就可以回去了喲!」牠一臉向往地繼續說:「話又說回來,真想念合元峰啊!和那裏比起來這裏的靈氣真的不值一提,甚至可以用荒蕪來形容了欸!」

青年沒有回應牠這句話,只是微微點頭道:「那就出發吧。」說完,他就背着雙手,踏着緩慢而優雅的步伐,朝着遠方的小鎮子走去。



地上的青草在晨霧中沾滿了晶瑩的露珠,在陽光下閃閃發亮,透着濕潤之意。青年的軟皮靴每一次踏在草地上時都會發出輕微的窸窸窣窣之聲,然而神奇的是,他那覆蓋腳踝的長袍下擺完全沒有沾上一點草葉上的露珠,依然乾淨如初,就像是施展了甚麼神奇的魔法一樣!

小白鷹彎曲如鈎的鷹爪子牢牢地抓着青年的肩膀,抬起小腦袋,銳利的鷹眸看透薄霧,小鎮子清晰地映入眼簾,就連鎮裏活動的每一個人也沒有逃出牠的眼睛。牠仔細地打量着,突然十分驚訝地說道:「欸,等等!這裏真的是世俗界嗎?不是都說世俗界崇尚物質生活的嗎?怎麼那個小鎮子比雜役弟子的房子還要簡陋哇!」

「小霜,世俗也有貧富之分的嘛……」青年語調悠閒,以遙遠的目光仰望天空。「不論哪個世界、哪個大陸,貧富都是存在的,只是差距明不明顯而已。你永遠無法想像這個世界究竟有多少窮民。而那個小鎮或許就是其中一個窮民的聚居地。」

「主人,我不是這個意思啦!」小白鷹———小霜晃了晃腦袋,解釋道,「我是想說,我們會不會跑錯地方了呢?這裏或許不是我們要去的世俗界啊!或許我們在禁靈森林裏迷了路,走錯了方向呢?」

迷路?你當我是凡人啊?

青年挑了挑眉毛。「走錯方向甚麼的是不可能發生在本尊身上!」青年冰冷地說道:「至於這裏是不是我們要找的地方,到了鎮上一打聽就知道了。」

小霜嘟囔了一聲,不知說甚麼。青年瞥了牠一眼便不再理睬牠。哼,一天到晚就想勸我回去,我都不知怎的,竟然會傻兮兮地帶牠來,真失策了啊!



沉默地走了不多長時間,小霜又開口了,「主人?」

青年輕哼了聲:「嗯。」

「依您看凌雲師叔他會不會卜錯了呢?」小霜小心翼翼地說,眼睛悄悄的瞄了主人一眼。「或許那個所謂的『太陽』根本就不存在呢?又或許『太陽』是存在的,但不在世俗界呢?」

又來了!「……這個問題你已經問過幾次了。」

「但很有可能啊!」小霜見主人表情沒有不悅———壓根就沒表情流露嘛,便大膽了起來。「您說,如果真的有『太陽』,又怎麼可能會在世俗界這種貧瘠的地方出現呢?如果說是在修真界也合理很多吧!」

青年心裏翻了個白眼,凌雲師叔是大師好吧?「凌雲師叔是不會錯的,事實上他老人家占卜從沒有出錯,今次也不會例外。而且……」他頓了頓,「這片大陸被這麼個大型陣法隔絕,你還認為這裏只是個普通平凡的世俗界嗎?不是吧?」

「嘛嘛~」小霜懶懶地擺了擺翅膀,意興闌珊的說:「不管這裏有多麼不凡,但就靈氣濃度來看是根本不會有甚麼吸引人的寶物啦!」

「你就只想着寶物嗎?」



「也不是啦!」小霜把毛絨絨的腦袋貼上青年的脖子撒嬌。「我親愛的主人,既然要在這個要命的地方待上一陣子,是不是可以每天給我五顆靈果吃呢?」

「別惡心人。」青年推開牠,拒絕道:「不行,最多三顆。」

「靠!別這麼小器啦!」

青年挑起一邊眉毛。「別說髒話!兩顆。」

「三顆?」小霜討價還價。

「就兩顆,你要還是不要?」青年手一翻就變出一顆紅艷艷的果實。他誘惑似地把它伸到小霜面前,卻在牠想咬一口時收回來,自己啃了口,還讚嘆了一句:「真甜!真爽!」

小霜十分無奈,沒想到主人那麼小家子氣。「兩顆就兩顆。」



「這才乖嘛。」青年吃光靈果,然後說:「只要你幫忙打聽情況,我再給你一顆。」

「真的啊?」

「主人甚麼時候騙過你?」

「甚麼沒有……」小霜嘟囔了一句,感到主人的眼神飄過來後連忙道:「沒有沒有!主人最棒了!那咱們趕緊飛過去吧!這麼慢悠悠的走,要走到何年何月啊!」

「不行,凌雲師叔說要順其自然,時機一到就會找到,急於求成反而會錯失時機……」

小霜愣住了,可憐兮兮地說,「只是飛去那個小鎮也不行?」

「不行。」

「只是飛去小鎮探查情況喔!這樣又不影響甚麼,我又可以工作,對不?」牠垂下羽毛,淚眼汪汪的懇求道。只要有一點同情心就一定會同意的,對此牠可是非常有信心!

但青年已經免疫了。「不行。」

小霜瞬間破功,原形畢現。「靠!」

「別說髒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