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林鋒教授的劍術是講究速度的,要快若疾風,攻勢如雨,以快打慢,在敵人組成防禦之前擊潰對手。第二要求的是準,在快速攻擊之中要精確地擊中目標,意之所指,劍之所至,在刁鑽的角度下擊中對手的致命部位。

夜君龍就在後院裏耍起劍來,把今天發生的一切全都拋諸腦後,專心於手裏的劍。在父親的淳淳教導下,儘管仍然無法凝聚内力,但他的劍術經已趨近爐火純青的境界。他的每一劍都迅若閃電,每一式都有如毒蛇吐信,動作行雲流水間殺招四伏。

可是最近,他感到自己不論再怎麼努力練習,都無法再進一步達到完美層次,一些劍招也總是難以融會貫通,好像雞骨一樣噎着他,使得他的耐心漸耗。

因為父親離去了,又沒有導師能夠指點他,這段時間他都一直在自行摸索。他試過極限訓練,也試過在雨天時練習,但始終都不得其門而入,致使他的問題遲遲不能解決。

完美境界!難道需要內力才能夠達到?少年想着覺得很有可能,畢竟這套劍術是給武士修習的,一些劍技需要使用内力也很正常,否則武士跟凡人有甚麼分別呢?



不過如此一來,我豈不是無法繼續進步啦?

不,當然不會。他暗自反駁,這個大陸上必然有另一個方法可以達到同樣的效果,就像他會找到經脈堵塞的解決辦法一樣。常言道:只要有恆心,鐵柱磨成針嘛!就是不知要花多少年時間,或許把性命磨進去也不夠用。

他這段日子以來,都在努力地練習劍術,一遍又一遍地演練,把各個劍技深深地刻進骨子裏,直到變成自己的身體本能,就算心不在焉也能夠下意識地施展整套劍法。

途中,夜梅初晨也有過來看他,儘管她不願看到兒子浪費時間在沒有意義的事情上,但既然他已經答應去工作,那麼她就不打算去干預他空閒時間的活動,而且他那種堅持不懈、努力不屈的精神很值得別人去敬佩和效法。

而樂悠在工作完畢後,就和往常一樣坐到附近的草地上,雙手抱膝,碧綠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一臉迷醉。不知為何,她很喜歡這樣靜靜地注視少年,看着他專心至致地練劍,那會產生一種奇妙的感受,難以言敘,又無比享受。



隨着時間流逝,夜君龍的力氣漸漸耗盡,臉上淌下一顆顆的汗珠,他硬撐着酸痛的肌肉,繼續揮舞木劍,直到他再也動不了為止。

「嗚……」他呻吟一聲,木劍從手中掉下,身體無力地躺倒在草地上,被汗水浸濕的衣服傳來沁涼的感覺。他強迫自己調整呼吸,氣喘吁吁地嗅着青草和泥土的氣息,慢慢恢復體力。

今天的練習還是沒有進展欸。

樂悠連忙上前蹲下來,掏出一條亞麻布主動替他擦汗。「辛苦你了。」

欸欸?!夜君龍驚訝地愣住了,以往他練習過後都是自己擦汗的,這是他第一次和樂悠這樣親密接觸,不由一陣窘迫。「我、我自己來就可以啦!」他伸手取過亞麻布,自己在臉上擦了擦。



樂悠見狀不禁咯咯直笑,對他的反應樂不可支。

夜君龍撐起身子坐了起來,不滿地翻了個白眼,嘟囔道:「這有甚麼可笑的。」

「你臉很紅耶!」她嬌笑着指了指他的臉頰。

夜君龍也感到自己的臉頰十分滾燙,但還是理直氣壯地撒謊道:「這只是劇烈運動後的正常反應而已,不值得大驚小怪的。」

「你說了算。」女孩顯然不信。

他沒有再辯解,因為沒意義。

他們沉默下來後,四周顯得十分寂靜,暗淡的天色下,整個花園裏到處都是陰影,各個物件的輪廓變得模糊,似乎與背景融為一體了。

兩人一言不發地坐着,感受着彼此的存在,心靈不知不覺間互相貼近了。



在這奇特的氣氛中,夜君龍感到前所未有的寧靜、甜蜜,好像有某種東西在他們之間滋生。

而樂悠則顯得十分局促窘困,雙手輕輕揉着裙擺,心如鹿撞,腦袋裏亂哄哄的,既害羞又有一點不知名的期待。

夜君龍看着她羞澀的模樣,頭腦一熱,手不自覺地伸向她,想把她摟在懷裏。伸到半空中時,卻突然一個激靈,回過神來,立刻抽回手。

我在幹嘛?我瘋了嗎?他暗暗自責,對自己的定力不足十分不滿。

然後,他感應到甚麼似的抬頭一看,發現對面的圍牆上有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直直地盯着他。是洪耀昌!

他心虛地站了起來,打算說點甚麼,洪耀昌卻消失了。

「怎麼了嗎?」被他的動作驚動的樂悠也跟着站起來,順着他的視線看去,只見到陰暗的圍牆。



「是洪耀昌。」夜君龍複雜地說。他在那裏多久了?有看到甚麼嗎?天色這麼暗了,應該看不太清楚吧?

樂悠皺了皺鼻子,輕哼了聲。「別管他,我們吃飯去!」她一直以來就對洪耀昌沒啥好感,今天他更是語出傷人,把夜君龍說成是膽小怯懦的小人,現在又打擾她和夜君龍的相處,她不厭惡他才怪!

夜君龍無奈地點點頭,就算有甚麼話現在也不好意思跟洪耀昌說了,以後找機會解釋吧!

晚飯就和午飯差不多,就是多了烤魚和水果,果汁也轉為淡啤酒,但也一樣很美味。

夜梅初晨也趁機問他對經商的想法,他如是說道:「我覺得啊,做甚麼買賣並不是重點,重點是貨物的品質穩定和價格的適宜,只要達到這兩點,就能夠吸引客人長期光顧,任何生意也能夠賺錢!」

「嗯,沒錯,那你有甚麼好主意?」

「呃……」他抓了抓腦袋,郁悶地說:「沒有,我出去逛了逛後發現大多數的買賣利潤都不高,而高利潤的產業都把持在三大富商手裏。難道要我去賣菜?」

「親愛的,你也別好高鶩遠啊!高利潤乍看之下是挺棒的,但其成本高昂,你也沒那本錢去做,相反利潤少的成本也低,而商人是做甚麼的?商人的宗旨就是『低買高賣』,從低價處入貨到高價處出售,賺取差價。在這裏不值錢的東西,或許對其他地方來說是稀缺品呢?」



夜君龍沉吟一會,覺得母親說的也不無道理,不過……「媽,妳有甚麼好主意嗎?」

夜梅初晨還未說話,樂悠就搶着說:「我知道,蘇曼對我們白米的需求很大的,而他們的紡織品在這裏則是高價貨。」

聽她這話,夜梅初晨目光一亮,忍不住誇讚道:「小悠蠻不賴嘛!比起我兒子更有天份喔!」

樂悠羞赧地嘻嘻一笑,對她的讚賞感到不好意思。

「甚麼嘛,媽!」夜君龍抱怨地嚷道。

「這是事實啊!你對生意真的不敏感,我說了一堆話,你卻把問題拋回給我。」

夜君龍尷尬地咧咧嘴,接着狐疑地問:「但妳不會真的要我運白米到蘇曼吧?」



「是……才怪!」夜梅初晨翻了個白眼,無力地說:「這不是有蘇曼商人在這嗎?你可以從農夫那裏收購然後跟他們交換紡織品啊!」

「不過,肯定會有米商跟他們談生意的,哪輪得到我?」夜君龍一整個好奇寶寶。

「終於有點建設性問題了,小悠,妳有甚麼辦法呢?」

樂悠咬着下唇,想了想說:「首先要和附近的農夫合作,然後就以品質和價錢方面去競爭,甚至可以提出優惠和分期付款。」

夜君龍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嘛,其實我們不一定要幹這個,畢竟在農夫那邊我們沒關係,競爭不了欸。所以我想,我們可以弄小吃啊!」

「小吃?」另外兩人異口同聲地問。

「嗯,不錯!母親做的小吃真的超美味,尤其是兔子餡餅,現在回想起來也令人垂涎欲滴啊!」夜君龍興奮得手舞足蹈起來,覺得自己真是個天才!「只要我們教導員工製作母親的小吃,那就可以大量生產,之後帶到東區那賣,到時收入還不是像水一樣湧進來?然後有錢了就開分鋪,再發展出去,覆蓋全國全大陸!哈哈哈……」

他笑着笑着突然被母親賞了個爆栗。「嗚……我說錯甚麼了啊?」他摸着額頭,抱怨道。

「你沒說錯,只是你這個想法不也是需要依賴我嗎?所有事都由我來做,你豈不就是一個閑人?」夜梅初晨恨鐵不成鋼地說。

「那個,妳可以把妳的手藝傳授給我嘛!然後就由我來發揚光大!噢……」話還沒說完又被賞了個爆栗。

母親沒好氣地說:「都說男人不能進廚房了!」

「我天天都進廚房啊……好了好了,別打了!」夜君龍委屈地捂着額頭叫道。

樂悠在旁邊沒良心地咯咯笑着,被他怨恨地瞥了一眼後,才忍笑道:「夫人,我想,我可以學吧?」

夜梅初晨挑了挑眉毛,猶豫了一下後點了點頭,「如果妳願意學的話。」

「嗯嗯!我願意!」

夜君龍得意洋洋地說:「所以說,我的計劃不錯吧!我真是天才欸~」

他母親和樂悠都噗哧一笑,母親笑罵:「少臭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