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左酒店門外, 大陸佬已經好快咁就落左車, 淑嫻就仲呆呆咁坐響車度, 陳老板再催促住淑嫻, 「嗱淑嫻, 妳要記住, 就由呢一分鐘開始妳就要忘記自己, 個腦入面只係諗住錢錢錢, 咁妳個心就會好過啲架嘞, 好嘞, 快啲落車去啦!」 

淑嫻落左車後, 跟住就緩緩咁同大陸佬行去柜枱處攞房, 攞左鎖匙之後, 兩人個人就一齊搭 lift 上房而去, 入到房內, 大陸佬就笑住話要同淑嫻一齊沖涼, 但淑嫻就仲依然呆企住響度, 大陸佬等左一陣之後就開始有啲覺得唔耐煩, 「想點呀? 入得黎房就預左要來同我屌 high 啦, 仲企響度做咩腩野啫, 挑那媽, 唔腩沖涼嘅而家就同我上床嘞!」

大陸佬一手就扯住淑嫻隻手, 淑嫻有啲想反抗, 「挑那聲, 搞咩腩野呀? 碌膠都硬腩哂嘞, 妳唔係而家先黎話唔腩肯呀? 行啦, 上床屌 high呀, 仲企響度托咩, 點呀? 妳有無搞腩錯呀?」 反感已到達極點, 淑嫻突然之間諗通左, 已經決定要一走了之, 正要掙開大陸佬隻手轉身之際, 頭髮已經被大陸佬從後用力扯住, 「呀….放手呀…好痛呀…」 「走, 走去邊呀? 過黎同我瞓響度呀!」 

大陸佬一手扯住淑嫻啲頭髮, 一手就再拉住佢件衫, 淑嫻已經比大陸佬扯到撻左落床度, 「唔好埋黎呀, 唔好呀.….」 已經嚇到梨花帶雨嘅淑嫻, 正響床上比大陸佬強行除緊啲衫裙落黎, 「郁吖嗱? 仲郁, 等我除哂妳啲衫褲就屌 9 妳!」 「哇…..救命呀, 唔好呀, 唔好咁呀, 你快啲行開, 我唔做呀, 衰人, 行開呀, 呀….」 

大陸佬繼續瘋狂咁夾硬除緊淑嫻啲衫裙, 恤衫已經翻開哂, 胸圍亦已被推高左, 一對肉球正響掙扎之下係咁不斷地跳彈住, 下身短裙正比淑嫻扯住唔放, 但大陸佬見到咁就索性將條短裙揪起, 繼而再一手就撕爛淑嫻條底褲, 「呀…唔好呀, 救命…救命呀,…」 恐懼已達到極點, 僅可以遮住胯下嘅布料亦已變成碎布咁散佈響床上四周, 大陸佬見到淑嫻胯下毛茸茸嘅入口之處, 已經失去常性嘅佢就顯得更加興奮。





淑嫻極力想逃離大陸佬嘅魔爪, 但大陸佬將個肥大身軀壓左響淑嫻嘅身上, 跟住就再邊襟住淑嫻, 邊除緊自己啲衫褲出黎, 孖煙通已經拋到地上, 大陸佬已經一絲不掛咁全身責住響淑嫻身上係咁錫住, 「唔, 啜啜, 唔好郁啦, 屌 high 之嗎, 係女人都鐘意架啦, 咩妳咁腩麻煩架!」 

「鳴…鳴…走開呀, 衰人, 走開呀….」 淑嫻係咁推住身前嘅大陸佬閃避住佢嘅狼吻, 同一時間, 大陸佬雙腳正係咁撐開住淑嫻嘅雙腿, 「唔好呀, 唔好呀, 救命呀…」 中門逐漸大開, 大陸佬條硬物已經響淑嫻嘅胯下正在亂碰亂撞住, 淑嫻正瘋狂咁扭動住下身, 但縫門最終仍被撞中, 一陣絕望嘅感覺經已湧現, 緊接落黎硬物就已經長軀直進到淑嫻嘅體內, 「哇………嗚…嗚…嗚….」

呢一刻, 淑嫻正比一個極度討佢厭嘅人侵犯住, 狼吻正如雨下咁不停進攻住淑嫻塊面同咀, 雙胸同身上各處亦比一對臭手好大力咁揸得發痛住, 身下嘅撞擊亦令到淑嫻充滿住厭惡同難受感覺, 淑嫻已經放棄掙扎, 正任由大陸佬響自己身上繼續肆意妄為咁蹂躪住。

手袋內, 淑嫻嘅電話正在響個唔停, 我等左淑嫻好耐, 最終都無奈地咁收左線, 唉, 好耐都已經無見過淑嫻, 呢排唔知佢嘅近況係點呢? 但近排每次搵親佢都總係對我冷冷淡淡咁, 等我今晚仲諗住話比佢知我已經搵到份新工添, 唉, 算啦, 或者佢有事做緊而唔得閒聽我電話咁啫。
 
第八章圖述
 





 
淑嫻正被強行侵犯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