淑嫻正響床上一邊低泣住, 一邊咬住牙關咁比呢個大陸佬繼續蹂躪住, 大陸佬亦邊抽插住淑嫻, 邊發住啲麻甩佬怪叫, 「噢…呵…呵…咩妳啲聲港女仔咁腩鍾意喊架? 唉…., 屌 high 咁舒服, 如果我老婆一聽到我要同佢屌 high 嘅話, 佢就即刻開心到會跳上張床除定褲黎等我, 不過最衰個衰婆老吖, 又肥又巢皮, 如果唔係咁, 我都唔會搵妳地呢啲後生女黎屌啦, 呵…呵…呀, 不過…..妳個 high 窿又真係夾得我幾腩舒服喎, 呵…呵…」

「呀…呀…出野嘞, 出野嘞, 比妳夾腩爆我嘞, 真係爽, 真係舒服死我嘞!」 暖流一現, 淑嫻就更加喊得淒厲, 大陸佬邊著住衫邊鬧住淑嫻, 「挑, 喊咩腩野啫? 我又唔係唔比錢妳, 唉, 仲響度喊喎…」
 
大陸佬打電話比陳老板, 「喂老陳, 妳公司個女仔係咁喊到收唔到聲呀, 你快啲過黎搞番掂佢先啦, 唔係一陣間出便啲人以為我響度權姦左佢呀, 吓, 張合約? 挑那媽, 我褲都未腩著完你個懶樣就問我張合約, 得啦得啦, 聽朝等我去完陸羽飲完茶咪就上黎簽比你囉, 麻腩煩, 唉呀, 條女仲喊緊呀, 你快腩啲過黎搞掂佢啦, 唉, 妳又咪腩再喊住先嘞….」

已經番左新工一排, 同事們亦好肯教我做野, 公司內上下員工亦相處得好融洽, 呢一晚, 我番完公司安排我夜晚進修嘅課程之後, 正在番歸途中之際, 咁啱經過一間高級時鐘別墅門口之處, 一對男女正響別墅之內行緊出黎, 我無為意咁望左一望, 但點知唔望尤自可, 一望之下…., 我個心已經如墮冰窖咁, 我見個女仔居然就係我個女朋友淑嫻黎嘅, 我見倒係佢, 即時嬲到好激動咁就向佢大嗌左一聲, 淑嫻聽到係我嗌佢之後, 見佢正嚇到面青口唇白咁打左個突出黎, 「偉…偉…倫...」

身邊嘅西裝友陳老板見到咁, 唔知係咪驚會有事發生, 見佢同淑嫻匆匆咁響耳邊度講左一句說話之後, 跟住就飛快咁跳左上路邊佢果架名貴房車之後就絕塵而去, 淑嫻個身震住咁企左響度, 而我亦正開始慢慢咁行去淑嫻面前, 我怒目咁望住佢黎講, 「妳…話比我知, 點解…妳會同人響呢度行出黎嘅?」





淑嫻唔敢答我, 等左一陣, 見佢終於都肯開口同我講, 「偉…倫…不如…我地分手嘞好唔好呀?」 吓, 咩話? 同人開完房出黎比我撞到, 跟住而家仲要凶我咁向我提出分手, 我激動到係咁點住頭豎起手指公, 「好野, 而家至撚巴閉嘅就係妳, 好野, 好野….」 我已經嬲到語無倫次咁, 正雙手插住袋咁郁身郁勢住。 

我再點住頭咁同佢講, 「好吖, 分手吖嗎, 既然都比我見到妳同人去開房扑野咯, 咁以後我都唔可能會扮無野架!」 我突然用力踢左路邊個垃圾桶幾腳, 跟住再發住脾氣咁響度向天狂嗌, 淑嫻見到我咁已經嚇到唔敢出聲, 我繼續自言自語住。            

「我知我窮, 我無撚用, 而妳就唔同囉, 個殼咁掂, 啲狗公麻甩佬見到妳都扯晒旗啦, 頭先條西裝友睇黎都幾好境咁喎, 揸老賓, 出入高級馬檻, 比著我係女都會響佢面前擘開對脾啦, 好野, 妳真係好好野!」

惱怒, 痛心, 自責, 幾種感覺同時響心內同時湧現, 已經唔知自己到底想點咁, 「好嘞, 既然係咁, 以後妳鍾意比邊個屌嘅都唔再關我事, 我呢啲死窮鬼根本就高攀妳唔起, 咁多年響埋一齊就當我係發左一場夢, 以後亦當我無識過妳就算, 拜拜嘞, 閪人!」 講完之後我就頭都唔望佢咁就走左去, 剩低淑嫻一個正企響度不斷望住我嘅背影流住淚, 「嗚 ~ 偉…倫...!」

「胡…胡…胡…」 憤怒仍正充斥住響我嘅腦內, 一切疑惑亦已盡掃一空, 我都估到淑嫻近來係有啲野架嘞, 不過就估唔倒今晚居然會咁好彩就比我撞中, 如果唔係我仲係柒吓柒吓咁比佢呃住, 無囉, 我同佢真係已經玩完嘞。
 




個口雖硬, 但內心仲係處於極度痛苦嘅狀態之中, 咁多年黎嘅感情原來可以就係咁簡單, 一次無意咁撞破佢嘅好事之後就咁完結, 呢一晚, 我成晚都望住天花板咁無覺好瞓, 直到臨天光時我先可以洽到一陣之後就起身去番工。
 
第九章圖述
 

 
淑嫻無奈地凝視住偉倫的背影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