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斷地咁努力工作去壓抑住我嘅憤怒, 好快, 已經響度番左一個月工, 呢一日收工前, 靚女秘書倚麗叫左我入房, 「偉倫, 公司方面對你呢個月嘅表現都算幾滿意, 陳生亦叫我通知你, 會響下期薪金開始加多百份之十比你!」

我聽左之後哦左一聲, 倚麗見我咁款就問我, 「近排係咪身邊有啲咩事發生左? 啲同事話我知覺得你好似有啲事咁, 會唔會係響呢度做野覺得工作壓力太大呀?」 我搖住頭, 「無, 無咩事嘅, 只係啱啱同女朋友分手無耐, 不過妳都同我多謝陳生先, 我會繼續比心機響呢度做野架嘞!」

周未下午, 我搞左一啲私事之後, 跟住就去老人院度探我呀媽, 咦, 有架白車停左響門口度嘅, 不過呢啲情況都算係好平常, 咦, 有個女仔喊住咁向住白車方向行去嘅, 果個唔係個八婆詠欣, 死八婆, 累我比公司炒, 抵死啦, 緊係佢身邊唔知邊個有事定嘞。

我望住詠欣上左白車上面, 我懶理佢, 跟住我行入老人院度搵我呀媽, 呀媽睇黎精神都叫做唔錯咁, 我帶左啲野同買左伴新衫黎比呀媽, 「老媽子, 上次見妳果件外套有啲爛, 我頭先買左件新嘅黎比妳, 妳試試睇吓啱唔啱身?」 

呀媽笑住同我講, 「呀仔, 唔使嘥埋呢啲錢啦, 件衫上次隔離讚你叻仔個婆婆個女幫我補左嘞, 你睇, 佢啲手勢幾好, 唔講都唔知件衫係有爛過咁, 不過個婆婆頭先下晝好似有事, 啱啱白車黎到送左佢去醫院, 佢個女頭先都有黎跟埋去架, 睇見佢個女喊到收唔到聲咁, 我個心都有啲唔係咁舒服!」





頭先? 咁唔通老媽子講果個係詠欣? 唓, 幫我呀媽補件衫咁大把之嗎, 諗起個死婆果副串樣同累我無左份工, 我到而家都仲未曾嬲完, 下次如果比我再見倒佢嘅我實會同佢嘈鑊勁呀。

一星期之後, 老人院內嘅柜枱處, 職員正為一個女仔辦理緊按金退還手續, 個女仔正一面落寞咁, 手續辦理完之後, 個女仔正要離開嘅時候, 「咦, 詠欣, 點解妳會響度嘅? 係呢, 妳媽媽佢無咩事吖嗎?」 老媽子剛好撞見詠欣問住, 但詠欣一聽到媽媽兩個字之後, 啲眼淚就已經控制唔住咁就流住出黎。

詠欣同老媽子響老人院外嘅草地傾談住, 「詠欣, 唔好咁啦, 比妳媽媽知道妳係咁樣, 佢就走都走得唔安樂架, 唉, 婆婆成日都同個仔講, 每個人始終都會有百年歸老嘅一日, 但如果有一日我要走嘅時候, 我都會叫個仔一定要笑住咁黎送我走架!」 詠欣已經控制唔倒自己, 「婆婆, 但我真係好掛住媽媽呀!」
 
第十章圖述
 

 




詠欣望住遠方思憶住剛逝去不久的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