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一個陽光普照,風和日麗既小息,我一個人戇柒柒咁坐係張木椅子上,偷望係遠遠草地上跳緊舞既女神。
 
六年級既佢開始變得亭亭玉立,婀娜多姿,美若天仙,真係令人想入非非。
 
再睇睇自己,點解呢個世界咁唔公平既呢?
 
男同女之間長久以黎都存在住極度不公既問題,呢個問題就係女發育既時間都比男既早。
 
同年齡黎講,女仔都會比男仔高一D,睇上去大個D,諗野又好似成熟D,相對地女仔就會覺得同年既男仔都係比較幼稚。
 




亦洐生出通常同年齡既女神都會俾玩世不恭既師兄食...一諗到呢道,心裏總係有一種莫明的葡萄...
 
女神已經含苞待放,我就仲係包皮未翻...唉...鳴呼哀哉...
 
咫尺之近既距離,又好似遠在天邊...這麼近,那麼遠。或者就係呢個意境...
 
「喂!食塊啦~」當我仲視姦緊女神之際,李賣藝唔知幾時走到我身邊,隊左包珍珍埋黎。
 
我一路望住女神,一路放塊薯片入口。
 




點解硬係覺得塊薯片酸酸地?珍珍出左新口味咩?
 
「鍾意左廣香香呀?」聽到李賣藝講呢句,我差D俾塊珍珍薯片鯁死...
 
講真命運既野真係好奇怪,呢三年黎,我升親班都會同女神升同一班,而且每個班主任都唔知有意定無意,好刻意咁安排我坐嚮女神隔離...一坐就坐左三年...
 
但之前都講過,命運又點會咁如人意?
 
三年黎,除左有女神陪伴我成長之外,仲有李賣藝...
 




亦都好奇怪地,唔知係天意愛弄人,定係屎忽撞正棍,每年班主任都會安排李賣藝坐係廣香香後面...
 
一坐就坐左三年,三年黎一直都感受到背後有一種寒氣,一種令人毛骨悚然既寒氣...
 
呢種寒氣仲一直加強,與日俱增...
 
我心裏總有一種感覺,總有一日會有大事發生...
 
『唔係呀!』呢D時候梗係打死都唔認啦,識左李賣藝三年,仲唔清楚佢既為人咩?!
 
你知啦,D小學雞真係好鬼煩膠,同人地多野傾D,又話你鍾意人。一支柒起兩份飲,又話你打車輪。插住褲袋行都要話你打緊j...
 
特別呢個李賣藝,講野又大聲,把口又臭又唔收,最鍾意搬弄是非,真係煩膠到想搵碌野塞爆佢個口!
 
「你話唔係架~咁我就上架啦~我地咁老死,最多得米之後,我同你一腳兩砌~」李賣藝笑淫淫咁望住仲係遠遠既草地上跳緊舞既女神。




 
咩野一腳兩砌?唔好話果時細細個唔識野,到左宜家大大個都真係仲諗唔通咩係一腳兩砌。
 
一隻腳,兩份砌?
 
點撚樣砌呀?
 
一隻腳上面有兩條j係道磨,點睇都唔夠分啦!
 
一陣你見我磨大脾磨得咁開心又話要磨埋一份,到時盞磨下磨下變格劍架咋喎...
 
真係諗一諗到反胃,好心你人玩3P,你玩3P就唔好玩得咁變態啦!
 
「講笑姐~咁認真~朋友妻,咪走雞。我懂的~我又點會搞兄弟既女神先~嗱~唔好話做兄弟唔醒返你幾招!溝女最重要係膽大心細面皮厚!」老老實實,李賣藝呢條粉人真係我既人生教練。
 




李賣藝呢個人雖然真係好賤,但唔係佢,我都無可能係呢個殘酷既社會裏生存左咁多年。
 
但係佢呢幾招溝女秘訣,對當時仲未發育完成既我黎講真係有如古裝劇既錦囊一樣,參極都唔透...
 
膽大、心細、面皮厚,同高度、關注、市民既意見有咩返別呢?
 
一樣係講左等於無講...
 
我明既,當時興呀嘛,連港督都係咁答問題架啦。(可能佢有答,係我聽唔明英文姐。)
 
到左宜家特首梁生都係咁架啦,可能佢跟過英國人從政,風格都係有D似港督。
 
但問題係人地用英文講型好多,你用中文講柒晒囉。不過呢個都唔係重點...
 
重點係港督答左等於無答,但唔代表唔做野。而我地宜家既特首呢?真係講左等於做左,簡單進入左吹水界既化境-要呃人,先要呃自己!




 
「睇你都唔明架喇~等我示範俾你睇啦~」李賣藝一邊講,一邊拎住包珍珍薯片走去女神身邊,餵左一片薯片俾女神食...
 
陽光普照,風和日麗既小息下,我遠遠坐係木椅子上,睇住李賣藝同女神嘻嘻哈哈,你追我攬...
 
呢一刻...我真係好天真好傻咁問左自己一句...WHY NOT ME?! o�+/ph�x�>
 
我細味品嚐,呢種芳香...
 
清新脫俗,不帶半點土氣。
 
簡直係人間清泉!
 
當然,八歲既妹妹又污穢得去邊?
 




當我仲陶醉係芬芳既清泉入面既時候...
 
命運又點會咁如人意?
 
「李賣藝,你就坐係廣香香後面啦。」 Miss豬指住廣香香後面個空位講。
 
李賣藝一邊雙手插袋,一邊走近女神,嘴角仲帶住半點淫意...
 
當李賣藝坐定之後,我感覺到背後一涼,心中一顫...
 
我有種不祥既預感...
 
世界從次多事鳥...咁次定必仆街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