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白月踏熄了火堆。

    一行快速收拾物品逃離現場,往瘴氣之谷的深層走。他們行經發現風漂龍屍體的地方,可是屍體卻不見了。

    白天向白月報告此事,她起初不以為然,解釋是被痺賊龍啃光了,可是原地沒有留下新鮮的骸骨,反而留下明顯的拖痕。

    痺賊龍沒有把獵物帶回巢的習慣,所以是另一頭大型魔物將屍體搬走了。牠會是偷走熱氣球的那頭魔物嗎?憑現在的證據還不能確定。不過,拖痕指向他們要走的方向。

    跨過六號區和八號區的交界,四周出現了不少新鮮的屍體,是被撕成碎片的小痺賊龍。



    蟲籠的導蟲變成了紅色,來自遠方的咆哮傳入耳中,還有皮肉被撕開,骨頭被壓碎的聲音。四頭小痺賊龍往他們的反方向逃逸,某個巨大的物體以四足奔跑趕上。

    從瘴氣中撲出一頭鮮紅色的大型魔物,牠抓爛了跑最慢的小痺賊龍,咬死跑第二慢的,再轉身甩尾掃死前排的兩頭,粉碎性骨折的屍體飛撞到石壁上,化成兩坨肉泥。

    魔物仰天咆哮宣示自己的勝利。如同鮮血般的紅鱗偏佈全身,詐看之下活像一匹被剝皮的巨狼,口中長著四顆突出的犬齒,巨大的腳掌上長有兩排尖爪。猶如惡鬼般的模樣,站立於瘴氣之谷食物鏈頂端的掠食者——慘爪龍。

    牠狹小的鼻孔一收一縮,半身直起來四圍張望,喉嚨裡發出如同嗤笑的喘息。牠維持警戒姿勢,尋找那兩個突然消失的氣味源頭。

    白天和白月兩組分散了,他們都披上隱身衣裝趴在草叢中靜觀其變,衣裝上的樹葉不但能隨環境變色,還有阻隔氣味的作用,唯一的缺點是非常脆弱,稍為大動作也會使葉片大量脫落。



    白天小幅度的撥開擋住視線的野草,慘爪龍開始來回踱步,也許是野性的直覺,牠數度跑走,幾秒後又原路折返。有次還以一米之差在白天身旁走過,看著兩排尖爪,即使無意的一腳也可以將他開膛切腹。

    『對峙』

    五分鐘過去,慘爪龍還未放棄。白天開始感覺到咽喉的灼痛,瘴氣開始侵蝕他的身體,他要強忍咳嗽的沖動,身旁的克里姆也是同樣的情況。

    另一邊廂白月卻採取了大膽的行動,她續小移動,利用石壁上一些突出的石塊攀爬。當白天發現時她已經爬到近三米高,衣裝上的葉片化成石壁的顏色,卻已然大量脫落,慘爪龍注意到她的氣味,並往石壁靠近。

    「克里姆,射擊慘爪龍。」



    「可是老爺,這個角度不好瞄準要害。慘爪龍一沖過來我們的姿勢也不好迴避。」

    「沒關係,在我們引開慘爪龍注意力的瞬間,她就可以發動攻擊了。」

    「明白了,老爺。」克里姆牠拉滿弓,箭矢『咻!』的射出,打中慘爪龍腳邊。慘爪龍被突如其來的聲響驚動,當牠把視線投向地面之際——

    白月踩著石壁跳到半空,隱身衣裝立即解體,她反握剝取小刀,全身重量壓在刀尖插到慘爪龍身上。刀身沒入堅硬的表皮,她整個人趴到龍背上,慘爪龍意識到自己被偷襲,立即掙扎想將白月甩下,她拔出小刀,左手伸入傷口裡握緊,右手用刀不斷割出新的傷痕,雖然都不及第一下刀傷之深,但也足以讓慘爪龍痛得亂沖亂撞。

    白天時不宜遲立即行動,他解開衣裝,發射種火石點燃數個火堆,驅散四周的瘴氣,清出一片視野清晰的空間。

    慘爪龍的叫聲簡直和那些在童年惡夢裡冒出來的怪物一樣,時而咆哮時而嗤笑。

    「白天先生,慘爪龍要倒下了。」高文跑到他身邊報告道。

    慘爪龍低頭喘氣,短時間內如此大量運動定必對身體做成嚴重負擔。



    白月看準時機,她在慘爪龍背上站立起來,鬆開皮帶把特身長的大劍托在右肩上,以其為支點,深吸一口氣全力把大劍斬下,大劍本身的重量加上白月的臂力,劍身幾乎有四份一沒入龍背之中。慘爪龍仰天咆哮,四肢發軟摔倒地上。

    白天箭步沖前,他拔出雙劍,劍鋒朝下反手握柄,兩臂舉高過頭。由上古時代流傳下來的『鬼人呼吸法』,使體能在短時間內得到爆發性提升,猶如得到鬼神之力,人稱——『鬼人化』。

    白天的雙臂穩約透出像熱氣般扭曲的紅光,龐大的生命能量如同沸騰的水化為蒸氣般溢出。

    慘爪龍掙扎想爬起來,牠驚慌的亂抓一通。白天巧妙的以最少幅度的移動避過爪撃,不斷改變體勢同時前進,右劍以橫斬在龍胸上留下一條幼細的刮痕。他蹲下來避過於頭頂上掠過的利爪,又以左劍揮出橫斬,攻擊落點和刮痕完全一致。另一道利爪掃向他,他用左劍墊在側腹,順著爪擊的勢能翻身,劍身和慘爪龍前腳的鱗片磨擦爆出零聲火花,右劍順勢在刮痕上補上一擊。

    慘爪龍兩只前爪的攻擊都避過,在這僅有半秒的空隙間,足以給白天在刮痕上斬上五刀,原先花白的刮痕亦續漸深入皮肉,右劍橫揮的第六刀牽出了半月型的血絲。

    另一邊廂,於龍背的白月踩著鮮紅色的鱗片猛力把大劍拉出,連同大量鮮血畫出另一半妖豔的血月。

    劇痛好像使慘爪龍取回了冷靜,牠不再用四肢亂抓,牠以右邊的二肢撐地站起來,左邊的二肢亦乘機壓向白天。白天身體後仰,把左劍插在地上,兩腳猛力一蹬,以左劍為中心逆時針劃了半圓避過迎頭壓來的巨爪。



    白天拔出地上的劍沖向慘爪龍,牠的四肢修長,滴血的胸口離地約一米半,只要躲過牠的第一下爪擊,然後跑入那個攻擊的死角裡,就可以對傷口進行更進一步的破壞。

    慘爪龍面向他舉起了右爪,在白天眼中慘爪龍的動作不快,可以估算出軌跡然後避開。不對,慘爪龍的體勢不是要使出爪擊,那是假動作。

    慘爪龍的後腳屈曲,然後往側旁大步跳開。大劍的劍刃近在眼前,白天立即用右劍插地轉了個半圓避開。白月看著沒入地板的大劍,心有餘悸的喘氣。

    慘爪龍於空中改變體勢,面向他們四肢著地,牠的喘息好像在嘲笑他們。

    牠旁邊的骨頭堆中,跳出手持長矛的高文,牠把矛尖對準慘爪龍的右眼刺過去。不過慘爪龍的反應更快,牠仰起頭使矛僅在下巴刮出一條花痕。

    「幹得好!」白月喊著把大劍揹上並以皮帶扣緊,她沖向慘爪龍,要乘著高文做就的機會進攻。

    白天想跟上,但身體酸軟無力,鬼人化的急速能量循環會使身體吃不消,往往會在結束時為身體帶來嚴重的反饋,就像貸款一樣,預支了的能量之後便要加倍奉還。

    白月來到慘爪龍面前,她鬆開皮帶甩下大劍,重重的一擊正中慘爪龍的頭部,勢能把牠撞飛了十米之遠。



    白月沒有乘勝追擊,剛才那一劍並沒有砍中的手感。慘爪龍在地上滾了幾圈,隨即曲起後腳再伸直,將自己彈射向白月。

    又是假動作,白月並沒有被騙到,她橫起劍身擋住了慘爪龍伸直兩爪的飛撲,她連續以小碎步抵消衝擊力,依然後退了五米之多。

    慘爪龍人立起來,想用體重壓跨白月,她咬緊牙關,腰身向後屈,兩腳一前一後的曲膝。

    此時,克里姆四肢並用跑到白月和慘爪龍之間,牠拉弓往慘爪龍胸前的傷口射擊。箭矢雖小,但直接刺入血肉之中也能做成劇痛。慘爪龍只好往後跳開,克里姆又射了數箭,但堅硬的鱗片將之全部彈開。

    慘爪龍的體勢因胸口和背上的傷而變得輕浮,牠厲聲咆哮,跳上石壁中的洞窟裡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