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搖晃眼冒金星的腦袋,他的呼吸回復平順,體力也得以恢復過來。不遠處的白月揉著腰站起來,她想把地上的大劍舉起時,才發現手臂軟弱無力。慘爪龍兩排扭曲的爪越過大劍劍身刺穿了她的右臂,腎上腺素的消退終於讓她感到疼痛。

    「高文,回復藥。」白月咬著牙吐出幾個字,她捏住手臂強忍劇痛,如泉湧的鮮血傾瀉到地上。

    高文手忙腳亂的翻找背包,幾乎把半身都爬進裡頭。白天上前遞給她一瓶大回復藥,白月萬般不願,但還是接下了。她仰頭灌飲,又蹲在地上捏住傷口痛苦呻吟。

    手臂一陣滾燙灼熱,皮肉再生的劇痛和撕裂時是一樣的,且現在沒有腎上腺素為她止痛。

    手臂差不多回復完好了,可是鮮血卻從毛孔冒出,「血流個不停,看來是龍爪的碎片留在肌肉裡了。」她握緊拳頭又放開,肌肉一收緊便會劇痛,血的流量亦增加,「裂傷狀態,這下麻煩了。」



    白月用繃帶把手臂固定在胸前,「走了。」

    「咦?去那兒?」

    「這身傷隨了送命外甚麼也幹不了,先回營地把傷治好。」白月一拐一拐的走著,看來脊骨的傷也不容忽視。

    白天上前把她的左手搭過肩,扶著她走。白月一臉厭惡的想甩開他,但見白天那故作鎮定的表情,不知怎麼,心裡好像有甚麼解開了,她吐了口氣,順著白天的步伐行走。

    克里姆和高文抬著大劍努力追上。



~~~~~~~~~~~~~~~~~~~~~~~~~~~~~~~~~~~~~~~~~~~~~~~~~~

    接待員探頭入簡陋的火爐中,剷出香噴噴的烤全雞,她深深吸一口令人垂唌的肉香,肉色均衡,完美的烤好了!她把烤雞連同各色佳餚端到桌上,讓眼睛也能飽腹一頓。

    白天折下雞腿大咬一口,又用神奇的方法咬下串燒的第二塊肉,再咬一口雞腿,仰頭灌酒。旁邊的克里姆則小口的吃著燒肉,並懊惱自己細小的貓嘴和怕燙的貓舌頭。

    一個貶眼的瞬間,桌上的九大簋便被清空,白天站起來滿足的向接待員豎起了大姆指,克里姆見狀立即加快速度連啃幾口。

    白月從帳蓬裡出來,她又往空中甩了幾拳,確定手臂不痛了。見接待員收拾了餐桌,便坐到白天對面,把地圖攤開。



    「我們有兩個選擇,前往十二號區或十號區。」白月說著在地圖畫了兩圈,「剛才你的導蟲追著熱氣球的氣味指向十二號區,我的導蟲追著慘爪龍的氣味指向了十號區。毫無疑問那兒一定是牠的巢穴,受到重創的慘爪龍一定在裡頭補充體力,沒有隱身衣裝的狀況下攻進去馬上就會被襲擊,而且慘爪龍有場地優勢,這必會是一場苦戰。假若我們走向十二號區直接回收貨物,就要承受被慘爪龍突襲的風險,而且那邊是死胡同,風險不比另一邊低。」

    「也就是說,這是無可避免的一戰。」白天說,「如果在上層的區域設誘餌和陷阱拘束慘爪龍又如何?我們就趁這段時間去回收貨物。」

    「我們無法確定慘爪龍有沒有遭到拘束。如果是其他地區就能讓其中一人在陷阱附近監視,再用信號彈通知對方。不過在這裡無法用信號彈,行不通。」

    「我想到了,」克里姆說,「因為十二號區是死胡同,所以連慘爪龍都只能由同一個方向攻來,那麼我們就在路上設陷阱進行截擊。」

    「很好,就照這個計劃進行。」白月說。

    「喵喵喵?你不雞蛋裡挑骨頭喵?」

    「不用你多管。」

    行翼龍飛入洞窟,牠落到棲木上大聲叫囂。藍衣接待員沖出帳蓬,他打開行翼龍胸前的皮包取出一封信閱讀。



    「月,可以走了,調查團發出了慘爪龍的狩獵許可。」

    「好極,就等你這句。」

    「那麼我去拿落下陷阱。」高文說。

    「老爺我們也去拿大桶炸彈吧。」克里姆說。

    十分鐘後他們再度出發,白天兩手各提著大桶炸彈,每步都小心翼翼的前進。十二號區就是走出營地直接右轉走下斜坡。

    這裡和上面的區域是兩個世界,沒有瘴氣亦沒有遍地屍骸,取而代之是舖天蓋地的巨型真菌,酸湖波平如鏡,又發出幽幽的藍光,死寂而了無生氣這點反而令人更心寒。

    「嗯喵,這種酸臭,好像在那兒聞到過。」克里姆說。



    「我的衣櫃嗎?」白天說。

    「不是啦!氣味和千劍山的酸湖一樣,那是獨一無二的氣味,我不會弄錯的。」

    「看前方,導蟲有反應。」白月說。

    二人的導蟲全都一股腦的往深處飛,他們加快腳步來到盡頭,酸湖阻擋了去路,導蟲飛到了離岸邊約七米遠的湖中島。

    他們看到了熱氣球的殘骸,雖然被酸水溶得七七八八,但裝著貨物的木箱還在岸上完好無缺。

    他們依計行事,在離岸二十米的空地上設置地穴陷阱。炸彈筒在地上轟出一個三米闊五米深的坑洞,白天和克里姆把大桶炸彈吊進洞中,白月將一個網舖在坑洞上,網子用了和隱身衣裝一樣的樹葉,同樣有變色和掩蓋氣味的功用。

    設置陷阱期間他們亦商量了如何回收貨物。他們在附近找來兩塊大而寬闊的石頭。先讓白月在岸邊拋出第一塊大石,湖水夠淺,突出的部份足夠作為立足點,不過大石浸在湖中的部份則在起泡並不時升煙,估計只能支持約十分鐘。

    白天把背包放下減低重量,克里姆跳上他的背,他助跑起跳落到大石上,克里姆中途手滑,幸好及時抱住白天大腿,並無大礙。



    其後白月把第二塊大石拋出,白天穩穩的接住,再把大石扔到湖中。他讓克里姆留在原位,自己跳向第二塊大石。

    這塊石拋得太近,離湖中島還有一段距離。沒有助跑的情況下白天唯有硬著頭皮一跳。雙腳落到岸邊,腳踝踩到酸水裡,他馬上往島上一撲,皮靴扭曲變形和冒煙。

    他在克里姆開聲前說舉起姆指示好,所幸他的反應夠快才未致於傷及皮肉。他走近木箱才發現,木箱翻倒了,另一則開出了個大洞,裡頭空空如也。

    「箱子裡啥鬼都沒有,看來都被啃光了。」

    白月大聲的罵髒話,沒能回收貨物代表他們的任務失敗了,契約金不會歸還,使用了的道具也是白花了,可謂賠了夫人又折兵。

    白天看著木箱旁邊,有一塊奇怪的皮,質地非常脆弱,像是死去多時的魔物的皮。蟲籠裡的導蟲突然騷動起來,顏色改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