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那強而有力的咆哮,導蟲全部變成警告的紅色。慘爪龍凶暴的身姿於視線遠端出現,帶著無所謂懼的氣勢直奔而來。

    然後『隆』一聲,慘爪龍掉進地穴陷阱,白月上前把種火石射入地穴裡。巨響和沖天大火照亮了四周,白月以手臂遮掩強光,灼熱的空氣連身在十米之遠的她也能感受到。

    「月!快躲開!」

    慘爪龍居然在種火石點燃炸彈前跳出了地穴,不可能的,連飛龍種也能束縛的陷阱,怎麼可能在一瞬就被掙脫!?

    白月橫起大劍擋住了慘爪龍傾注全身重量的一記爪擊,她後退了五米,雙臂因突如其來的衝擊而發痲。



    慘爪龍的喘息異常急速,全身發熱發亮,體內大量水份化作水蒸氣於後頸蒸發。

    「看來做足準備養精促銳的不只我們。」白月把大劍舉正,高文也舉著長矛來到她身邊。

    慘爪龍大吼一聲直往前撲,白月和高文往相反方向避開。白月前滾翻到慘爪龍右後方,大劍揮出橫斬。慘爪龍以前爪為支點翻筋斗迴避,同時將尾巴揮向白月。她護住頭部,繃緊肌肉承受了尾巴的打擊,她後退兩步,風漂龍裝甲擋住了攻擊。

    慘爪龍跑起來,牠抓住石壁爬上去,爬到近天花時後腳一蹬撲向白月。她向前翻滾迴避,慘爪龍撲了個空,卻借助勢能又攀上了石壁,她再次瞄準白月飛撲。她急忙穩住體勢又往另一邊撲開迴避。兩度撲空的慘爪龍沒有停下,而是再三登上石壁。

    第三次撲擊,目標同樣是白月。她橫起大劍,以傾斜的角度擋下爪擊,她又後退了五米。還未喘過氣來,慘爪龍向她連續兩下爪擊,又以後翻作出甩尾攻擊。白月終於耗盡力氣被擊飛。大劍脫手,她於地上滾動,幸好及時抓住一塊大石止住勢能,雙腳離酸水只有半米之遙。



    她站起來,看到大劍落在遠處,慘爪龍跳過去擋住她的視線,就像在說:「別想撿回你的大玩具。」

    「月,等我的信號往右邊跑。」湖中島上的白天大喊道。

    白月快速的往後一瞥,馬上又把視線拉回慘爪龍身上。「你想引牠掉進酸湖裡嗎?憑那發情公狗似的靈活度根本不可能成功。」

    「相信我,沒時間解釋了。」

    慘爪龍身體往下壓,後腿猛然伸直,直沖向前。



    「別動,還未到時機。」

    白月壓制身體的本能,白天數著步數,慘爪龍往前一撲,右爪拉到肩上--

    「現在!快跑!」

    白月往右方逃跑,慘爪龍的一擊打在地上揚起塵土,牠馬上將身體轉向。太近了,利牙就要貫穿她,她反射性的雙手護頭。

    利牙反方向遠離,慘爪龍左前腳和後腳同時踏中一個平滑的東西使腳步打滑。剛才,白天趁白月和慘爪龍纏鬥期間,把雙劍交給克里姆,並將其埋在湖邊。慘爪龍兩腳皆踩在光滑的劍身上,失衡墮入酸湖中。

    全身的鱗片受侵蝕,慘爪龍尖叫,急著想爬出酸湖。白天趁機跳到龍背上,小刀插入變軟的鱗片中。身上的裝備隨即被酸水腐蝕,他顧不了,只緊緊的趴在上頭。

    慘爪龍爬到岸上,牠瘋狂扭動身體要將白天甩下。他不斷刺下小刀,不斷深入傷口,不料灼熱的鮮血飛淺入眼,灼痛他的雙眼。感覺到白天的動作遲鈍了,慘爪龍沖向石壁朝牆上撞去。

    白天抹去眼中鮮血取回視力,千鈞一髮之際跳到空中。慘爪龍撞到牆上的衝擊甚至震落幾顆鐘乳石。白天伸直左臂對準慘爪龍的傷口,投射器射出勾爪勾住傷口,纜索捲動把他拉回龍背上。



    慘爪龍竭斯底里的亂衝亂撞,白白耗盡體力。發紅的後頸漸漸退燒,牠大力喘息,口中流下疲累的唾液。

    「哥!」

    白月向白天拋出雙劍,他反手接住劍柄,深吸口氣發動鬼人化,劍刃對傷口亂舞,爆出更大量鮮血。慘爪龍不支倒下,白天也雙腳一蹬跳開。慘爪龍倒地前對著空中的白天一輪亂爪,他自知無法迴避,於是揮動雙劍以亂舞反擊。八成的爪被砍斷,但劍刃亦鈍了,雙爪劃破因酸水腐蝕而變軟的防具。

    白天和慘爪龍倒地,兩敗俱傷。白月箭步跑到慘爪龍的傷口前,大劍架到肩上蓄力,全力斬下去。劍刃劃過軟化的鱗片,砍開血肉,可是在中途停住了。她立即把大劍抽出,兩腳一前一後弓步,大劍扭到身後二段蓄力。

    慘爪龍敏捷的爬起來,卻一腳就踏中一個網子,電流痲痺牠的神經,是高文放置的痲痺蟲籠。

    白月耗盡全身之力揮下大劍,『強蓄力斬』,這一擊終於切斷脊骨。慘爪龍發出最後的咆哮,四肢蹬直,再無力的躺倒,咽下最後一口氣死去。

    白月放開劍柄,立即跑到渾身淌血的白天身旁。



    「沒事,只是裂傷罷了。」白天勉強擠出笑容。「比起關心我,去剝取素材吧,再慢手慢腳就要腐化分解了。」

    「笨蛋,那種事以後還有機會。」白月把白天的手跨過肩膀扶他起來,「我不懂分寸的,覺得痛也給我挻下去。」

    「主人,我去營地把擔架搬過來!」

    「我也去幫忙了,老爺!」

    隨行貓們四肢並用跑走了。

    白天拖著劇痛的身體前行,仲使痛得流淚,但他卻不自覺的笑了。

    「別笑,很噁心。」

    「真是個勢不饒人的妹妹。這個模樣,讓我想起以前狩獵冰牙龍的事,那次的情況和現在一樣,只不過立場對調了。」



    「你還記得?」

    「一點點啦。大部份都忘記了,只記得你那時哭得很厲害。」

    「爛人。」白月拉扯他的手臂,害他喊痛,「不辭而別把我一人拋在結雲村,好不容易再遇了,卻給我鬧失憶。」

    「對不起。」

    「待你恢復記憶後再道歉。在你取回100%的實力之前,我們一起像以前那樣合作狩獵吧。這次好歹也有討伐慘爪龍的報酬金,也不算虧很大。」

    「等等,有件事說不通。慘爪龍也會被酸水所傷,那把熱氣球拖到湖中島的是甚麼?」

    「大概是未明的新品種魔物吧。好了,閉嘴,走了。」



    可能是白天的心理作用,他隱約覺得瘴氣的流向改變了,往一個被菌絲阻擋的洞窟裡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