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噹~」
 
「百得阿姨,新年快樂。」我好敷衍咁講。
「梓宇~咁大個仔喇!過嚟探阿姨真係乖仔~我整緊意粉呀,你自己坐下先~」
 
又係意粉?唉,一陣實唔夠飽⋯⋯
阿姨入咗廚房,我見到枱面有包食剩嘅瑞士糖。
我攞起包糖,準備食粒糖打個底先。
咁輕嘅?食晒嗱?個包裝咁殘嘅⋯⋯
 


乜話!?
有效日期-1998年2月8日!?
廿年前嘅包裝,點解仲留到而家?
咪住先!我摸到入面仲有一粒糖!
 
「梓宇,過嚟呢邊坐啦~」阿姨突然間叫我。
於是我放低包過咗期廿年嘅糖,埋去梳化坐低。
 
「叮噹~」
 


「梓宇,幫我開門丫唔該~」
打開門,係百得阿姨個仔,即係我表哥。
表哥見到我好驚訝咁話:「點解你會嚟㗎?」
雖然我出咗名係毒男唔中意出街啫,都唔使咁大反應呀?
 
我返埋梳化坐低,見到表哥攞起咗枱面嗰包瑞士糖。佢打開個袋望咗一眼,然後伸隻手入去,準備攞最後一粒過咗期廿年嘅糖!
 
我遙遠咁叫咗聲:「表哥~」
然後慢慢搖頭,同佢打咗個眼色。
佢望一望個包裝,即刻縮手放低包糖。


 
呢個時候,阿姨左手攞住包全新嘅瑞士糖,右手攞住個全盒行出嚟話:「阿仔~返嚟嗱?梓宇,你中唔中意食瑞士糖㗎?」
 
我扮晒嘢行埋去話:「阿姨我幫你攞丫~」
攞咗包瑞士糖之後,即刻睇下個包裝:
有效日期-2018年12月16日
我鬆咗一口氣,然後答佢:「中意。」
 
阿姨打開咗包糖,一邊攞啲糖放入全盒,一邊同我講:「就嚟有意粉食喇,梓宇你入去洗手先啦~」
 
我洗完手出返廳,發現枱面包過咗期嘅瑞士糖唔見咗,而旁邊嘅垃圾桶入面,就多咗個好殘嘅瑞士糖包裝。我執起個包裝一睇,上面寫住「有效日期-1998年2月8日」,而最恐怖嘅係⋯⋯
 
入面粒糖唔見咗! 
 
空空如也嘅垃圾入面,好明顯見唔到有瑞士糖嘅蹤影!


 
表哥洗完手行出嚟,見到我呆咗咁攞住個包裝,同我對望咗一眼,我打開個袋畀佢睇,佢即刻意識到發生咗咩事。
 
說時遲那時快,阿姨攞住個全盒行埋嚟,打開同我講:
「梓宇,食糖丫~」
個全盒入面乜都冇,剩係得7粒瑞士糖⋯⋯
好明顯嗰粒過咗期廿年嘅糖,就係呢7粒糖當中!
 
「唔使喇⋯⋯多謝⋯⋯」
 
百得阿姨不懷好意咁話:「但係根據我哋嘅家族傳統,每位客人都要喺全盒入面攞1粒糖,然後要即場食咗佢,先可以派利是畀佢㗎喎~」
 
估唔到百得阿姨真係孤寒成咁!為咗唔想派利是,竟然用過期廿年嘅糖嚟招呼人!如果唔好彩食中嗰粒糖,輕則肚痛腹瀉,重則腸胃炎,甚至會有生命危險!但為咗阿媽嗰一千蚊,我要諗辦法揀中粒唔過期嘅糖,然後攞封利是返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