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光是一位紙媒廣告推銷員,每天的工作模式,就是聯絡客戶、拜訪客户、在户外尋求客戶等,因為這種工作性質,使他可以有更多時間,找尋妻子和女兒的下落。

       今天,他正是以户外尋求客户為藉由,實質約了亞克在餐廳裏見面。

       [昨天在檔案室,我們找到很多資料。]亞克把平板電腦,以斜放角度,置在餐桌上,向着浩光説:[這個名叫珊珊的,正是相片中,那個紅髮女郎......]

       亞克輕觸屏幕,再向右拉了一拉,屏幕上,立時顯示另一個女子的樣貌和資料。

       [她名叫麗霞,是相片中,另一個餘下的女孩......]突然,亞克壓低了聲音,並凑近浩光,道:[她們都是在芷妮失蹤後,亦前後失去了音訊。]



       浩光陡然一震,問道:[她們都失蹤了?]

       [嗯。]亞克點了點頭,道:[紅髮女孩,大半年前失去蹤影,而那個叫麗霞的,三個月前開始,音訊全無。]

       浩光感到胸口好像被大石壓住,輕喘着氣,問道:[相片中那兩個男子,有沒有......失......蹤?]

       亞克搖了搖頭,道:[沒有。]

       浩光發了呆,盯着平板電腦的螢幕,而腦中,正不斷地,閃出一個可怕的諗法,令他不由自主用手抹着臉,像要把這個諗法抹去。



       亞克輕輕地,拍了一拍他的膊頭,道:[不要想太多,我和安長官,會全力去調查,你就等着我們的消息,不要輕舉妄動。]

       浩光搖着頭,聲音有點激動,道:[等?我找芷妮倆已一年啦,現在事件有點眉目,你才要我等?]

       [浩光......]亞克想了一想,才慢慢地道:[安長官經過分析後,認為你的處境,可能有危險,而且你不是探員,所以......暫時來說,你還是不要再調查下去......]

       浩光有點不忿,道:[我那裡有危險?]

       亞克道:[那張相片,可能是螳螂故意給你的......]



       聽到亞克的説話,浩光怔了一怔,的確,他從來沒有想到這個可能性。

       亞克續道:[螳螂知道你,亦見過我,唯獨新來的安長官,他並不認識,所以安長官決定,親自調查螳螂這個人!]

       浩光想到安海藍美麗的外表,不知何解,剛才那個可怕的想法,竟越來越強烈......

=================================
 
       安海藍,正躺在宿舍房間內的浴缸中,並想着昨天那場怪異大雨----天空降下一群活生生的魚。在東歐CR國的警部受訓其間,她亦曾遇過一場這樣的“動物雨”,不過當時掉落的,並不是活魚,而是一群會[呱呱]叫的青蛙。

       海藍倒下數滴香薰精油於水中,然後閉上眼睛,思緒已由怪異的動物雨,轉至關於浩光尋找妻女的案件上......

       [那個螳螂,為何要把相片交給姓陳的?難道只是為了敲詐?]當需要集中思維時,海藍最喜歡浸泡在水中,因為唯有這種做法,她才可得到最放鬆的狀態,繼而再去組織所有想法。

       海藍所居住的探員宿舍,只得一個浴室、一個小廚房、和一個僅可放下一張六呎床褥的大廳。床褥一邊上方,有張電腦桌被鎖在牆壁上,而電腦桌上面的牆壁,正貼着數張,有男女樣貌和資料的紙張。



       忽然間,這個不寬敞的大廳,竟憑空閃耀出兩團白光;白光一閃即逝後,大廳中,已多出了兩個男人。

       一個是儀表不凡、另一個極高大健碩。

       [唉......]儀表不凡的男子面帶不滿,輕聲道:[房間怎麼會這樣狹窄?害我踏在美人的牀褥上!]

       極高大男子閱覽着,正貼在牆壁上,那些紙張的內容,並道:[狄倫,你可否管束你的地球奴隸?不要無故去張揚這些失蹤事件。]

       狄倫並沒有回應,只是作了一個“小聲”的手勢。然後從褲袋中,拿出一個,與一指節相同大小的瓶子,把內裏的白色液體,倒落放在電腦桌面上的一杯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