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高大男子目睹狄倫的行為,本來帶點惱怒的威嚴相貌,瞬時變得邪魅起來,瞳孔亦變成直豎形狀,更閃爍着妖異的邪光。

       這時,浴室方向,響起了開門的聲音。海藍披着浴巾,懾手懾足從浴室行出來。

       海藍在CR國,受過極嚴厲的武警訓練,自小亦已涉足不同國家的武術,除了日本空手道有極高造詣外,中國氣功,亦已修至一定範疇,也因為這些訓練,令她感到有股極強的威脅,正從大廳中散發出來。

       海藍小心謹慎查過大廳,再看過廚房,發覺甚麼也沒有,但那種帶有威懾性的危險感覺,卻仍然充斥着整個大廳......

       [可能是這單案件影響了心神......]海藍一邊閱覽,貼在牆壁上的資料,一邊拿起,放在桌面上的水杯,想着:[首先要調查螳螂這個人,究竟還有沒有,其他失蹤女性的照片......]



       當她喝了水杯中的水後,手提電話,突然響了一聲。

       [安長官,螳螂突然邀約浩光,於浪濤吧見面......怎麼辦?妳會來嗎?]海藍拿起,放在桌面上的手提電話,看到亞克傳來的訊息。

       [我會來。不過如有危險情況,要立即通知其他探員幫忙!]海藍回覆訊息,並心想:[這個螳螂,究竟他想對陳浩光幹甚麼?]

       海藍放下電話,想了一想,然後拿了一套黑色裝束,並脱下浴巾,準備換上之際,剛才那種危險感覺,忽然强烈起來。

       她不禁四圍張望,但還是沒有看見甚麼。



       [唔......我幹麼了......]海藍苦笑了一下,接着穿上裝束,出門去了。

       不久,房間的大廳,突然之間,竟憑空逐漸浮現兩個男人。正是剛才,那極高大巨碩男子,和那個叫狄倫的英俊男人。

       [浪濤吧......]狄倫略略地轉頭,瞧着極高大男子,聲音帶點挑釁,問:[偉斯,你去嗎?]

       [水已喝了,當然要去......]偉斯那雙“蜥蜴之眼”,閃出一絲意興勃勃的目光,但語氣,卻是帶點後悔的說:[哼,早知如此,應以你的土囊之氣,先把她制服......]

       [這樣子......]狄倫盯住了牆壁上,人像是螳螂的一張相片,冷冷笑道:[豈不是更有趣!]



       這時候,白光又再於半空中亮起,瞬息間,兩人已和白光一同消失。

===============================================
 
[開了燈,眼前的模樣,偌大的房,寂寞的床......]

       邵灰沙啞卻響亮的歌聲,彷似一段一段人生畫面,打進浪濤吧內,每個人的心坎裏,令衆人不知不覺間,陶醉在自己的思緒中。

       除了一個人......

       浩光拿住一枚戒指,汗水正泊泊而下。

       從戒指內環,他見到自己的名字被刻上,而自己的結婚戒指內環,亦正是刻上了妻子芷妮的名字。

[我好想你,好想你,就當作秘密。我好想你,好想你,就深藏在心。]



       [好,唱得好!]螳螂站了起身,高舉雙手,拍起掌來。全場亦高呼喝采,掌聲熱烈。

       [螳螂......]浩光淚眼盈眶,顫聲問道:[我......我妻子和女兒,究竟在那裡?]

       螳螂坐下,搖了搖頭,道:[我那會知道?我也是無意中,在某流動檔口,看見這戒指,想起你的慘况,所以才買下來給你。]

       聽到螳螂的答話,浩光一臉茫然,一時間,講不出話來。

       [五萬!]螳螂舉起左手掌,笑道:[我沒有收多,我是用了五萬元,把這枚戒指,買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