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廳行向房間的腳步聲,就像一柄鐵鎚,正敲打着浩光的心臟,越行越近的每一步,就是越打越重的每一擊,打得心臟快要停掉,打得魂魄從剛才的迷亂意境中,迴轉過來。

       [螳螂......]浩光坐在床邊上,雖手心冒着汗,但心意異常堅定:[無論如何,今天都要你講出芷妮倆母女的下落!]

       終於,有規律的步伐,來到房門前停下。

       浩光吸了口氣,怒瞪停在房門前的螳螂......

       [怎麼?]浩光捽了捽眼,不太相信眼前的情景......



       停在眼前的人,並不是螳螂,而是一個正對着他,咧嘴而笑的魁梧中年漢!

       實在太出乎意料,浩光忍不住大聲道:[是你?]

       [真的想不到......]中年漢感到嗟異,語氣卻是讚賞,道:[只是一張相片,你可以找到這裡調查,竟又有膽量潛入來。]

       看見這個正四處張望的魁梧中年漢,浩光有點心慌意亂,不自覺疾聲高喊:[是不是你,擄走我妻子和女兒?]

       中年漢沒有回應浩光,只是瞥見他那雙抖震着的腿,正不由自主地搖晃,像是想遮掩床底下某些東西,不禁笑問:[我想......你還有朋友在牀底吧?]



       說時遲,那時快,中年漢不待浩光回答,已忽然轉身,並把開住的大門向後拉移。他沒有估計錯誤,大門後是有人躲藏着,而此人,正是安海藍。

       可是他猜想不到,眼前這位香汗淋漓的美麗女郎,是一位武術極高的人,特別是擅長空手道!

       空手道,是一種講究一擊必殺的武技。海藍放棄抵抗那熾烈難耐的酥癢感,把所有的功力,集中在右手上,正是等待這“一擊必殺”的時機。

       當大門被拉後的一刹那,她已打出一招後手直拳,以一本拳,狠擊在中年漢的心窩上,裂骨聲伴隨着慘叫聲,魁梧中年漢已軟癱倒落地上。

       出招過後,海藍如洩氣皮球,喘着氣半跪在地。



       浩光見狀,正想上前扶持,卻被她揮手阻止,並道:[不......要過來......]

       看到海藍的態度,回想起剛才的不軌行為,浩光慚愧得無地自容。

       [安小姐......剛才對不起......]浩光低着頭說,但仍是忍不住偷望着她。

       海藍顫顫巍巍站起來,沒有理會浩光,自顧自拿出手提電話,顯然是要通知其他探員過來。

       [啊......好癢......]可能是沒有了氣功的鎮壓,那股熱力竟暴發起來,並集中衝向海藍最敏感的位置,酥癢撩弄的感覺,更令她不自覺呻吟起來。

       [你......快走......]海藍閉合雙目,摸住自己的豐厚咀唇,低呤喘息,道:[通知......其他人......來......]

       望見如此誘惑的安海藍,浩光不禁吞了一口口水,然後大聲説:[安長官,要走,就一起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