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裸着的偉斯,站在吧枱旁,拿起小麗剛為他斟下酒的酒杯,大口大口把酒喝掉。

       望向前方,是一片血肉狼藉、屍骸遍地,再低頭看到,是兩個嬌喘低呤、疲憊不堪的裸露女郎,偉斯感到剛剛熄滅的火焰,又再爆發起來。

       看到偉斯轉望過來的邪魅眼神,小麗不禁向後退開,但瞬間,體内那股火燙的酥癢感,又再燃燒起來......

       [來......]偉斯伸手,抓住小麗的頭髮,大笑道:[再給妳多些!]

       [啊......]小麗輕呤的聲音剛發出,偉斯已粗獷地吻了下去。



       科摩多星人的唾液,有一種催情成份,能夠擴大對方的敏感神經,從而刺激大腦對性慾的渴求,地球人對這種唾液,是沒有抗體能力,因此如吞進體內,只會不斷渴望性愛,直至那成份被消弭為止。

       這時,偉斯聽到了狄倫的高呼。

       他立即把小麗一手丢開,然後衝向狄倫處。

       [在那裡?]偉斯興奮萬分,那副威嚴氣勢,竟消失得無影無蹤。

       狄倫指住螳螂,微笑道:[在他的家裏。]



       偉斯振臂高呼,大聲叫着:[還等甚麼?這麼少量,她可能很快便排除體外,以後更難再有機會。]

       狄倫仍保持住笑容,並從褲袋裏,拿出一個小瓶,打開瓶蓋,接着,竟向瓶子吐下一口唾沫......

       偉斯盯着他,嘀咕着:[哼,多此一舉!]

       [你先收拾那些殘局。]狄倫把小瓶袋好,笑道:[我還有要忙的......]

       偉斯打量了一下趴伏在地上,正發着抖的螳螂,問道:[你想對他幹甚麽?]



       狄倫微微地笑着,道:[他的名字很特別......]

       偉斯揚一揚眉,瞪着狄倫,表示出對他的答非所問,感到不滿。

       狄倫帶點頑皮的口吻,續道:[他叫螳螂。]

       偉斯想了一想,心領神會,然後仰天大笑,接着向吧枱處行去,準備完成那些未完的“殘局”。

================================
 
       正背負着海藍,站在升降機內的浩光,此時此刻,心情可謂十分複雜。

       既想升降機立即到達地面,儘速逃離這個危險地方;但背後的温香軟玉,又令自己冀望時間,可以永遠停留在這刻......

       [嗯......你好......笨......]海藍輕伏在浩光的項背,嬌喘着道:[你......可以自己......先走,再找人來......]



       [我......不可以掉低妳......]浩光仰望着,正向下閃動,那排代表層數數字的顯示燈,聲音帶點乾澀的說。

       海藍静默了片刻,接着輕聲道:[你......忘了拿走你的背囊......]

       浩光回想起,剛才腦海裏,只是擔心螳螂或其同黨回來,會傷害安海藍,所以立即背起她逃走,卻完全忘記,拿走那些蒐集了的物件......

       他不知如何回應海藍,所以決定選擇沈默。

       雖然體內那股催情熱力,正逐漸消弭,而基本上,海藍亦可憑藉氣功,抑壓住餘末,但不知何解,有種不由自己的感覺,令她放縱那仍擾攘着的酥癢感,讓自己緊緊地,摟抱住眼前這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