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轎車的車門,突然被打開,接着,頗詭異的情況,在半秒後出現......沒有人進入車廂,但車門,卻自行關閉上......

       當然,事情可以是,有人在外邊打開車門,又立時關上車門;或只是,司機幹着無聊動作,按了自動開關鈕鍵,把車門又開又合。

       但顯然,並不是這兩樣。因為車廂内的四人,面上並沒有任何表情變化,就像知道、或正等待着這種情況出現,而曹處長和姜局長,亦不再低着頭,並同時抬頭凝望住,女郎隔鄰的空置坐位。

       就在這時候,竟然有一個人,正慢慢地,從頭至腳,在這空着的坐位上,逐漸憑空顯現出來......

       又是一位極美麗的科摩多星女郎!



       這種戲法,雖然曹、姜倆人早已見聞,但每一次目擊,在他們的內心,總是感覺無比震撼......無可否認,某程度上相比,地球人,真的絕對是較為低等......

       [安娜,情況是怎麼樣?]歌蔓瞧着這位髮色是深棕、並束了一條兩股辮的美麗同伴,以一絲安心的語氣詢問,而臉上,更泛起了久違的嬌媚笑容。

       [裏面的屍體,殘缺不全,但我檢查過,現場,滿地遍佈酒樽的碎片......]安娜瞟了一瞟,旁邊那位近乎半裸的同伴,然後繼續向歌蔓匯報:[而火種,肯定是由其中幾個屍體,於在生時,從體內自行燃燒引起,並觸及灑滿地面的酒液,以至蔓延開去,釀成這場大火。]

       [人體自行燃燒......]坐在安娜隔鄰的那位驕傲女郎,頭髮是赤褐色,髮型則留着額前齊蔭,兩側捲曲,長及頸背的短髮。這時一邊穿上,那件與髮色相襯的棕紅色皮褸,一邊喃喃自語:[哼!肯定就是偉斯所為!]

       歌蔓沉默無語,只是定定地盯住曹處長,而臉上,卻彷似蓋上一層寒霜。



       被歌蔓這樣迫視着,不知何解,曹志安發覺,竟沒有了之前的惶恐,反而感到一陣歡喜,而同時,亦自然地,從衫袋裏,拿出了手提電話......

       [沒有通知......]曹處長看一看電話,接着搖了搖頭,並道:[應該還未找到他們。]

       得到曹處長的回應後,歌蔓把目光轉向姜局長,並對他投以一個詢問的眼神。

       姜局長見狀,立時道:[我只是負責封鎖和保安,至於尋人,是警部的責任!]

       聽到姜局長的說話,曹處長禁不住瞪了他一眼。



       [地球人......]已穿回棕紅色皮褸的女郎,又再以嘲諷的語氣,道:[事情做不好,又只懂推卸責任,嘿,不是低等,是廢物,是廢到了極點的廢物!]

       [妳......]姜局長按㩒不住,正想發作之際,曹處長的手提電話,突然響起。

       同時,女郎一雙瞳孔,已變了直豎形狀,並冷冷地道:[姜廢物,你應該慶幸,那個來電,救了你!]

       姜局長是一個修練武術的人,亦因為這樣,此刻,他完完全全感受到,女郎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是屬於死神的氣息......

       他,背脊不禁冒出冷汗,是恐懼的冷汗......

       [茱莉,鬧夠了!]歌蔓喝止了女郎,並瞪了她一眼,然後再望向曹處長,等待他與來電者,於通話後的內容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