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曹處長旁邊,面對着女郎的,是一個頭髮斑白,身材頗粗獷的中年男子。正垂着頭,但不知是歌蔓的冷漠,以至不安,還是因為女郎的話語,而感不忿,其按在大腿上的雙手,正微微地抖動着,更逐漸握成拳頭狀。

       而曹處長,臉上更是陣紅陣青,忍不住向着女郎瞪視,但當看見這位傲慢又自負的女郎時,竟又再一次,不由自主地吞下一口口水......

       她,正脱着身上那件棕紅色、皮製的夾克褸......

       曹處長目定口呆。其視線,已離不開,那副只綁着上半件比堅尼,近乎半裸、無半點贅肉的玲瓏身軀。

       容顔很美,不比歌蔓遜色,配上那副玳瑁色眼鏡,更是另一種韻味。膚色很白,幾乎與比堅尼的白色幼帶,融為一體,乍看之下,還以為胸前那兩片粉紅色三角布料,是剛巧遮擋着的裝飾物......



       還有,那對柔軟又充滿彈性的胸脯,其左邊的,正紋有一個鮮艷刺青......

       [曹志安,丟臉......丟夠啦!]那頭髮斑白的中年男人,終忍不住,向曹處長大聲呼喝。

       曹處長猛然一震,立時從淫褻的想像中,清醒過來,不由得漲紅了面,望向中年男子,結結巴巴:[姜局長,我......]

       姜局長不再理會他,接着又再垂下頭,而心中,亦不禁有個疑問:何解......科摩多星女人,可以如此美麗?如此性感?

       目睹兩個地球人的醜態,女郎彷似忘記了之前的不安情緒,竟“格格”聲笑着,並以充滿嘲諷的語調,道:[地球人,所謂高等物種,哈哈!]



       [呸!蜥蜴人,又如何高等?還不是為女色所迷,幹出這些罔顧法紀、不知所謂的勾當!]這刻,曹處長雖亦垂下了頭,不敢再窺看這兩個美麗女郎,但心裏,卻還是深深地感到不忿。

       [曹處長,你還未回答我的問題!]突然,一把嬌柔平靜,沒有高低起伏的聲音響起,更壓止了女郎的笑聲,並吸引了眾人的注意。

       曹處長愕一愕然,接着抬起頭,正想回應之際,卻瞥見聲音的主人,那雙碧綠色的眼睛......不禁......呆了一呆!

       歌蔓那雙瞳孔,竟變成了直豎形狀!

       曹處長感到惶恐,立刻匆匆地道:[沒有,我沒有任何意見......]



       歌蔓,閉合上眼睛,沒有再理會曹處長......

       這一刻,她真的很想......很想離開這個車廂,離開這個星球,返回家鄉,回到父親身邊,變回一個不懂世事,只會玩樂的小女兒,不用帶領肯尼家族,不需管治一群傑傲不馴的族人。

       可惜,永遠也不能......因為英明威武的父親,已不知身在何處,更不知是生,還是已死去......

       車廂內的氣氛,不知不覺間,又再凝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