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妻子的名字被道出,本來氣若游絲的浩光,竟彷似迴光反照,突然急速地抓起,那被拋在地上的紙張,更飛快地打開它......

       他,已不知道此刻的自己,究竟是要知道真相,還是要否定狄倫的說話。

       紙被打開,一枚戒指,立刻跌了出來......

       是那枚,刻有自己名字的結婚戒指。

       浩光瞠視着地上的戒指,他實在......不敢再移動目光......



       憑藉心中的直覺、手中的觸感,他幾已肯定,這紙張,是由電腦編印出來的一幅照片,圖像,應是一位傷痕累累的全裸女性,空白位置,亦應寫有這女性的名字,還有......與“卒於”兩字連着的日期!

       一年來的尋找,真相,是否終在眼前?

       就在浩光猶豫不決之際,優雅的狄倫,竟又講出殘忍的說話:[還是不要看啦,因為相中的她,整張臉,已是溶爛不堪,你也未必再能辨認出來!]

       這番說話,立時令浩光感到渾身發抖,更禁不住,慢慢地把視線移上......

       眼前的圖像,果然是一個臉容潰爛的女子,生前的樣貌,已是不能分辨,但那種熟悉的感覺,已令浩光即時肯定,與照片中,於空白位寫下的名字,是同一個人!



===============================
 
       看着這蜥蜴人與浩光倆人的一舉一動,海藍雖聽不見,但隱約已估算到,是甚麼一回事。亦趁着這段期間,她運行起所有內力,並從丹田開始,緩緩流動至全身經絡,期望以極短時間內,用氣功,把剛才吸入的毒氣,完全排出身體外。

       漸漸地,海藍開始,聽到了一點點聲音......

       有一把音量雖不大,卻異常凄凉的嚎哭聲!

       她知道,這把聲音的主人是誰,亦已想像到,這主人為何會嚎啕大哭,雖心中感到悽然,但她更明白,此刻絕對不能分神,一定要儘快,令自己可以郁動,否則,那下場將會如何,真是不敢想像......



       她閉合雙目,心神逐漸平静,所聽見的聲音,亦越來越清晰,更開始發覺,手指頭位置,竟可以微微地彈動。

       海藍感到非常振奮,她估算,只要再有半刻鐘的時間,便可擊殺,這極之陰險的蜥蜴人。然而,一股微温的暖流,忽然在自己的腹部上,緊貼着肌膚,並輕柔地游走......

       海藍大驚,立刻睜開眼睛,赫然看見,那英俊的科摩多星人,又再站於眼前。

       而那股暖流,在這時候,竟從肚皮上,緩緩地向着上方爬去,直到達那柔軟的山峰上,才停留下來,然後以温柔,且有規律的節奏,不徐不疾地輕撫着,那山峰上的頂尖點......

       海藍感覺又羞又怒,更是不知所措之際,這英俊的蜥蜴人,竟又再凑近了自己的耳珠旁......

       仍是那時而吻吮、時而輕咬的行徑,卻又是如此舒服,還有他的右手,是游走得如此靈敏......海藍想着時,竟漸漸地忘記了,運功驅散體內那毒氣,並要擊殺這蜥蜴人的諗法。

       靈敏的右手,驟然離開了山峰,並向下攀爬,當來到下腹位置時,先把那褲頭的鈕扣,迅速地打開,然後再將下旁的拉鏈,徐徐地敞開。

       海藍不禁花容失色,不由自主的脱口道:[不......不要這樣......]



       本來在吻着海藍的狄倫,忽然聽見她的驚慌之言,亦為之一愣,立時向後挺了身來,以帶點疑惑的神情望着她,並問道:[妳......竟能夠出得了聲?]

       海藍只是抿着嘴,更以倔強且憤怒的眼神,狠狠地瞪着他。

       狄倫看見海藍的表情,只是冷笑了一聲,然後把右手,以極緩慢的速度,在那條白色的小内褲外邊,輕柔地來回挨擦,並逐漸地向下移動......

       海藍又再閉上眼睛,更狠咬着下唇,並在想着,只要能夠再郁動,她決意,一定要這個蜥蜴人,不得好死!

       [妳好不聽話,看來......]這時,狄倫抬起了右手,然後一邊打開那小瓶的瓶蓋,一邊微微地笑着,道:[是時候,給妳再品嚐,我那小瓶子裏的唾液了。]

       海藍沒有張開眼睛,因她已知道,今天,除非奇蹟突然發生,否則,已不可能會有任何倖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