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光一生中,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如此專注地眺望,這片只屬於自己的晚空。在哽咽的泣哭中,天空所播放的聲音,仍是如此清晰可聞,在矇矓的淚水中,天空所放映的影像,還是如此清徹澄明......

       [光,你真是一個愛哭鬼......]天空上的芷妮,綻放着如花卉般美麗的笑容,道:[但我很喜歡你的眼淚,因為每一次,你都是為了我而哭,為了我而流。]

       浩光凝望住芷妮,流着淚笑道:[除了妳,還有懿喬,我也會為她而哭泣,為她而流淚,因為,妳們是我一生中最愛、最重要的人......]

       [光,我也和你一樣,愛着懿喬、愛着你,所以......]這時的芷妮,開始流出淚水,但仍笑着道:[你要應承我,好好照顧懿喬......]

       浩光望着天空上,逐漸變得模糊不清的芷妮,不禁疾聲喊道:[芷妮,不要走!回來,不要走!]



       芷妮漸漸消失,但最後的説話,仍是十分響亮:[好好保護懿喬,好好保護身邊的人,好好生活下去......]

       沒有了芷妮的天空,原來,是如此灰暗......

       聽到了妻子最後的囑咐,浩光的眼睛,忽然閃爍出異樣的光芒,接着顫顫巍巍站起來,並喃喃地道:[保護懿喬,保護身邊的人......]

       浩光怒目圓瞪直視住狄倫,並一步一步地行近,直至到達他的身旁,猝然大吼一聲,整個人竟猛撲過去!

       狄倫完全沉醉在,如何凌辱海藍的過程中,竟沒有察覺,從旁逐步移近的浩光,就在準備向海藍灌下,那小瓶子裏的玩意時,突然聽見一聲撕啞的吼叫,然後一個身影,已猛然撲至!



       瞬息間,狄倫已被浩光擒抱着,並一同跌倒在地上,然而頗幸運的是,郁動不了的海藍,竟沒有被這突發情況的出現,而有所波及。

       浩光這撲襲,是掏盡了此刻生命中的最後力氣,他誓要保護安海藍----這個於危難中,沒有捨他而去,更全心全意地,護在自己身旁的女警官......

       縱使,力已到盡時。

       狄倫,一手推開這個已軟弱無力的地球人,然後仰起身來,在側轉同時,更舉起了手,怒道:[低等物種,你竟敢沾污我!]

       被浩光摟抱撲跌,狄倫感到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羞辱,那對直豎狀瞳孔,立時現出殺意光芒,舉起的右手,只豎起食、中兩指,並成彎曲狀,更陰沉地道:[先把你一對眼睛挖出來!]



       [停手!]在旁的海藍,已是驚惶失措,並結結巴巴地道:[只要......你......放了他,我......我甚麼也會應承你......]

       聽見海藍的哀求之言,看到這個已離死不遠的低等物種,狄倫終放低了手,而那股征服感,更令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勝利的笑意。

       [安小姐,對不起......]浩光散渙的眼神,沒焦點的眺望着遙遠的天空,自責地道:[我......保護不了妻子、保護不了女兒,現在還保護不了妳......]

       硬朗的海藍,終忍不住流下淚水,嗚咽着道:[你是因為保護我,才變成這樣的......你很好,你沒有掉低我......你真的很好......]

       忽然,狄倫竟向浩光問了一句:[你還有一個女兒?]

       [是啊......差點忘了問你......]突然間,在回答着的浩光,猝然噴出一大口鮮血,更濺染到坐在旁邊的狄倫身上處......

       奇怪的是,一絲不苟的狄倫,竟沒有大發雷霆,只是定定地盯住垂死的浩光,等待着他餘下的說話。

       [你有沒有見過她?]浩光一邊詢問着,一邊從褲袋中,拿出了手提電話,並道:[我給你看看她的樣子,已過了兩歲,很趣緻,眼睛很大......]



       浩光熟練地,於電話上按了幾按,然後將屏幕,對向着狄倫,說:[如果你見到她,可不可以替我照顧她,並待她長大後,代我向她道歉,說爸爸不能遵守,在她出生時,所許下,那照顧她一生的承諾......]

       狄倫望見到,電話屏幕上,正顯示了一個少婦,在手抱着一個嬰孩的一幅照片。

       而海藍,亦感覺得到,此刻的浩光,似是在臨終託孤,而對方,竟還要是這個蜥蜴人,不禁哭着大呼道:[陳浩光,你不要死,我會和你一起去找你的女兒,你不要死呀!]

       狄倫那雙碧綠色的瞳孔,於這時候,又變回了圓形狀,並淡然問道:[你的女兒,叫甚麼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