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光,雖仍沒有焦點的凝望住晚空,然而卻還可以低聲回應狄倫,道:[她叫陳懿喬......]

       [那麼......]狄倫緩緩地,把手伸向手提電話,並再問道:[你又叫甚麼名字?]

       浩光以細不可聞的聲音,答道:[我叫陳浩光......]

       狄倫取走了,浩光手中的電話,然後道:[你放心,我覓到陳懿喬後,便會對她說,她的父親,叫陳浩光,她的母親,叫姚芷妮。]

       浩光沒有說出道謝,而提起着的手,亦慢慢垂下......



       海藍杏眼圓瞠望着他,心中不太相信的想着:[陳浩光,你不是死了吧?你不要死......]

       這時,狄倫直起身來,並袋好了電話,接着轉身望向海藍,笑着道:[來,現在開始,我們要結為一體啦!]

       海藍沒有理會狄倫的說話,只是潸潸不住流着淚水,哭問道:[他......是否已死了?]

       狄倫正想回應之際,突然在背後,響起了車輪駛過地面的聲音。

       海藍於淚眼中,看見到一輛黑色長型轎車,正向着自己的方向,慢慢地行駛過來。



       狄倫轉身盯着轎車,嘀咕着道:[歌蔓,妳終於來啦!]

=================================
 
       轎車,來到狄倫身後,約不到二十公尺,便停定了下來。接着,車門被打開,有四個人,從車廂内,行了出來。

       肯尼歌蔓,雖仍是木無表情,但臉上那層蓋着的薄薄寒霜,和那雙直豎狀的碧綠色瞳孔,已予以一股讓人不可冒犯的威嚴氣勢。

       肯尼朱莉,目睹狄倫直直地站住,全無受傷之象,更有控制大局之勢,不但退去了心中擔憂之慮,而那份愛慕之情,亦不禁增加了幾分。



       姜天宇與曹志安,心中有着同一個想法:這個金髮美女,竟不用上隱身之術,而是堂而皇之地處理這次事件,難道她不怕被這區的人目見,而影響日後的選情嗎?

       兩人更同時想到:肯尼歌蔓,除非比想像中更純真無邪,否則,絕對是一個不能小覷的科摩多星人。

       狄倫看見踱步而至的歌蔓,身上正散發着一股無形的威懾,心中亦不禁一凛,竟不自覺搶先着說:[歌蔓,妳來得正好,偉斯受了重傷,妳先以水囊之氣,替他療傷......]

       不待狄倫說完,歌蔓已舉起手,更狠狠地摑了他一巴掌!

       曹、姜倆人見狀,不由得面面相覷。

       茱莉亦為之愕然,更即時衝去了狄倫旁邊,並向着歌蔓責問道:[妳幹麼無緣無故掌摑人?]

       在眾人前,被掌摑了一巴,這種奇耻大辱,狄倫從未遇過,正憤怒得要發難還擊之際,卻瞥見歌蔓那雙眼睛......

       仍是杏眼圓瞪,但卻隱見點點淚光......



       [肯尼家族,已是人材凋零......]歌蔓嘴唇微顫着,聲音帶點悲傷的道:[我以為,你可以為我分擔帶領族人的重任,助我振興家聲,卻原來,一切都是我自以為是!]

       說完後,歌蔓已轉身,頭也不回並蹲下在偉斯的身旁。

       而狄倫,像一隻木鷄,只是定定地盯着,正在為偉斯療傷的歌蔓,並細味着剛才她所說的肺腑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