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男人、一個女人、和一個小童,三人圍坐一張桌子旁,在吃晚飯、說笑話、互相問候關懷,滿臉幸福洋溢,是一幅典型的快樂家庭生活景象......

       雖平淡,但很美。

       [多少年後,他死了......]臉上彷如沒洞,失去了皮囊,全身淌着血的怪物,感覺似在盯住眼前的景象,更一邊淌流兩行熱淚、一邊侃侃細談往事......

       [妳還有一個兒子......]法龍指着景象中那已長大的少年,道:[他很像妳,而且,看來很喜歡彈琴。]

       這時,恐怖的怪物,竟逐漸從頭部開始,慢慢轉化為,景象中的那個女人,細小的眼晴,散發了溫柔,而手正捂着鼻,在微笑說:[你知嘛?他喜歡彈琴,是因為他暗戀這位音樂老師啊!]



       快樂幻象,已變了一位美麗端莊的女郎,坐在一座鋼琴前,正細心教導身旁的少年,如何彈奏鋼琴的技巧......

       而不遠處的桌子,其旁邊坐着一位心靈富足的慈母,眼神中,是充滿着無限的溫柔啊!

       以為自己會窒息而亡的蛇仔明,正卯足全力吸氣,同時凝望住這快樂家庭,心想:[這幻象,和這女鬼一樣,變化得真快呀!]

       明明在半分鐘前,這隻沒皮的女鬼,還淒厲兇猛,作出扼頸攻擊,現在,竟然一副慈母相......雖然,她有皮、有眼、又有嘴的樣子,也不太似人,而且近看還像隻禿鷹......

       想到這裡,蛇仔明不禁瞄向法龍,然後定定地注視,他那破損的指頭......



       當一點血花濺起,白光被拉出後,快樂景象便顯現,死神更離開,並站到那處去......

       悠然和這捉鬼師傅,在細說當年!

       捉鬼的,原來可以這麼帥氣嗎?

       這時候,一個穿着郵政制服的男人,在這幻象中,出現了!

       [他......他......不要呀!]女鬼猝然抱頭暴叫,然後蹲下嚎哭:[我的兒子,被他......被他......]



       蛇仔明心内的武者氣魄,猛然又再燃燒,怒目瞪向郵差大叔,喝問:[你這隻“鬼渣”,不但把她害成這樣,還殺了她的兒子?]

       [哈哈,小丑啊小丑,你要洗耳恭聽......]郵差大叔開懷大笑:[我沒有殺他,是閹割了他呀!]

       [甚......]想像不到的答案,令蛇仔明完全呆然木立,啞口無言......

       [這小子......]郵差大叔理氣直壯,憤憤然說:[膽敢玷污我的牲畜,自然要小懲大戒,以儆效尤!]

       蛇仔明,此時滿腔怒火,已是熾烈難耐!

       一聲大喝,雙腳併攏垂直站立,接着先腳尖朝外,後到腳跟朝外,以形成並行,再重複動作至與肩同寬,然後腳跟又朝外側開,成内八字形......

       最後,雙腳趾尖朝外張開九十度,並大幅降低腰部,膝蓋亦朝外彎曲,而臀部向後微突,更挺直了背肌......

       蛇仔明全身繃緊,擺出一個空手道架式!



       [嘿嘿,好有氣勢......]郵差大叔不屑笑道:[但不知所謂!]

       說完後,他右手一拉,最右邊的一幅圖畫,立時被扯了過去!

       蛇仔明注視着圖畫,嘀咕着:[這......這次又是甚麼......]

       [聽過加羅林納法典嗎?]郵差大叔又是踏進圖內,自問自答:[是羅馬帝國皇帝,查爾斯五世所制定完成的。]

       比鬼哭神號還可怕,如撕裂般的“唔”“唔”鳴叫,又再戛然升起......

       又是一個被縫眼封嘴的可憐人!

       圖內的半空中,有一個披頭散髮的赤裸女人,坐在一塊略闊過臀部的細小木板上。而緊貼木板底部,則有一根圓錐形,部分埋入土地內、露出面約有六尺長的幼木柱,以底闊頂尖方式垂直豎立着......



       而圍堵幼木柱、並剛好貼緊木板的左右後三面,則分別各有一根極粗厚、大約比幼柱高出三尺的長木柱,相同地在豎直,亦相同地,部分被埋進地下内......

       至於木板上的女人,其手腳腕處,各被一道兩端有栓環的鐵鏈,以從後繞過厚木柱的方式,牢牢地圈扣着......

       雙手雙腳更被拉得向兩邊展開,直觸到側旁的粗厚木柱......

       既不能向兩旁跌去,也不可於前後墜落,宛如一隻玩偶,被穩穩當當安置在那高處。

       但令人感覺最心寒的,反而是那放置在她眼前下邊,一張極普通的三角梯......

       [看,這是法典中稱為穿刺的刑罰,是我最完美的傑作呀!]郵差大叔站在三角梯旁邊,仰望着上方,洋洋自得:[她亦是第一件神委派給我的工作,名字叫......]

       突然,一股滔天殺氣猛烈衝來,直令郵差大叔不由自主停下,那正自吹自擂的誇誇其詞,而且......背部更泛起了森森寒意......

       但......明明自己是鬼,為何會感到森寒......



       能令這惡鬼震懾的氣勢,正是捉鬼師傅那對精光四射的眼睛!

       [充滿愛的慈母啊......]法龍瞇起雙眼,狠瞪郵差大叔,但以溫柔的聲線,向旁邊的女鬼詢問:[可否說給我知,妳們的名字?]

       [嗚......我叫嫉妒之女,後來成了他的妻子......]女鬼流着淚水,慢慢直起身,道:[被捆綁在柱頂上的,就是鋼琴老師,她名叫色慾之女......]

       這邊廂的蛇仔明,已猛然怒吼:[畜牲,所謂虎毒不食兒,竟然殺妻閹子,縱使不是親生,也不能這樣做呀!]

       郵差大叔亦大聲吼叫,以壯氣勢:[嫉妒之女,立刻殺死那個較醜陋的!]

       隨即仰望柱頂上的女人,說出交換條件:[色慾之女,殺得了那捉鬼師傅,這便是妳最後一次懲罰!]

       幼柱頂尖上,那個被縫眼封口的女人,聽到這等如同恩賜的任務,竟激動得瘋狂點頭,被鐵鏈從後鎖扣着的雙腿,更是瘋狂起踢,幅度雖不大,但也盪起鏗鏘鏈聲!



       一個預感,令蛇仔明情不自禁凝視前方的圖象,他知道,將會......又是一幕慘無人道的虐殺!

       然而,那好奇心,卻令他無法不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