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郵差大叔慢條斯理,開始從三角梯的最底處,逐步拾級而上。

       當踏梯的聲音響起,女人倏然安靜下來,而那被縫合的眼睛,更緩緩地,滲出了片片血水......

       一生,默默地,回憶起來......

       第一階被踏上的聲音,令她憶起父母的溺愛,那盡心盡力照顧自己所有一切,全心全意栽培自己追尋音樂夢,縱使至皺紋滿臉,也無怨無悔地付出,真是多麼的偉大......

       聽到踏上第二階時,想起十八歲那年,遇見一生摯愛,大家經歷風雨,相擁相依,然後到大學畢業同一年,誓言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啊,是多麼的感動,又多麼的甜蜜......



       到達了第三階,念起,是心肝寶貝啊,那來臨時的痛楚,原來,是用以開啓之後快樂滿足的大門,妳的名字,關潔兒,媽媽永遠也忘不了......

       “踏”......啊,聽到了,這最後的腳踏聲,是那鋼琴聲、和那歌唱聲的開始......

       記得,那歌曲名字,好像是兩個英文字......

       [色慾之女......]郵差大叔踏上第四級階梯,然後停了下來,並說:[現在,我要拿走那塊木板啦!]

       回憶中的歌聲,驟然消失......



       錐心的低鳴“唔”“唔”聲又再發出,被鎖扣的手腳又再掙扎......

       美夢過後,便是無間地獄的降臨!

       蛇仔明的眼珠,一動也不動在瞠着前方,混亂的腦海裏,已深深想像到,甚麼叫穿刺之刑......

       由肛門刺入,隨着時間流逝,極慢極慢地向下滑去,直至從頭部任何地方,貫穿而出......

       這名字,是多麼的神韻啊!



       突然之間,腦中乍起,一聲彷如震耳欲聾的咆哮慘嚎......

       極痛的嚎叫,令蛇仔明全身泛起雞皮疙瘩,但奇怪的是,心中沒有恐懼,只有惻隱,更眼泛淚光,悲痛不已:[我......竟看見,她......原本美好的人生呀......]

       [尖柱刺入的痛楚......]法龍的聲調雖沒有高低起伏,卻是充滿憐憫:[也不及驟然之間,不能再見至親至愛的那片悲傷,來得更痛。]

       啊......啊......

       另一把慘烈悲鳴,猝然在法龍側旁響起!

       [原諒我......]這刻的嫉妒之女,竟已化回沒皮的怪物,泣說:[我是他的牲畜......我不想再痛,不要再是一隻牲畜,原諒我,我必須要殺了你啊......]

       法龍立刻警告:[蛇仔明,你小心......]

       還未說完,嫉妒之女已再作出猛烈的扼頸攻擊......



       今次的對象,赫然是陳法龍捉鬼師傅!

       [怎麼可能?]法龍頸項被掐緊時,心中卻不斷疑問:[她不是負責攻擊蛇仔明嗎?為何今次會攻擊我?]

       那道命令,明明是要她對付較醜陋的那個啊!難道......她還記住上一道命令嗎?

       還是......

       法龍此刻,有一種被蛇仔明完全擊倒的感覺......

 
                                      X                       X

 


       濕透又散亂的秀髮,被輕柔地撥放頸側一邊,然後從頸背開始,沿過那白壁的脊樑,途經了淋漓的香澤,直到仍在扭屹不止的臀峰上......

       手,又不能自控,再一次向下攀爬......  

       這股讓人沉溺不已的感覺,是否就是甘先生口中所說的極樂?

       額頭,仍貼着床身、臉頰,已泛着微紅。潔兒坐在床上,看着這樣的側面,想起剛才這臉容,所表露的每一種神情,終於,另一隻手,又忍不住,再抓向那柔軟之峰......

       她每一寸肌膚,無論是外或內,原來也是這般軟綿;她每一個表情,無論是害怕、是痛楚、或是忍受、還是羞澀、甚至是興奮,原來也是這麼迷人;是了,還有她的呻吟,真的十分動聽......

       佩敏啊,原來妳從頭到腳,由外至內,所有的一切,也是如此美不勝收!

       [她......還有甚麼,我是不知道的?]潔兒在想得入神時,驟然間,她瞥見那雙膝跪床,仍扭動不停的腿,竟成了內八字姿態......

       驀地,潔兒靈光一閃......是了,還可以要她......



       [潔兒,讓這牲畜休息一下,出來喝杯咖啡吧!]這時候,甘先生的聲音,從房門處傳了過來。

       潔兒嚇了一跳,立即縮回手,雙頰更不禁紅暈陣陣。

       甘先生彎身,拿起放在地上的竹籐,笑問:[怎樣?是否愛不釋手?]

       [我......]潔兒尷尬不已,低着頭回應:[我......根本不知你說甚麽......]

       甘先生提起竹籐,並慢慢伸前,仍在笑問:[潔兒,妳真的不想看,這牲畜的極限嗎?]

       天,這姓甘的,竟又想嘗試將竹籐戳向佩敏的......

       低嗚泣聲,又徐徐升起......



       只見潔兒一手撥走竹籐,然後跳到那臀前遮擋住,並向着甘先生叱問:[甘先生,你不是已承諾,不會這樣......對待她嗎?]

       甘先生摸着光頭,繼續笑說:[是,是,我的女神,我一切也依妳。]

       然後拋低竹籐,作出半彎身擺手的動作,誠心詢問:[潔兒小姐,誠意邀請,一起喝咖啡、一起談往事,好嗎?]

       潔兒點了點頭,答:[我一直,也是等這刻呀!]

       甘先生微微笑着,跟住行到床前,並站定在那臀肉的右旁,接着拿起放置床上的一道鐵鏈......

       那鐵鏈的一端,是鑲嵌在右腳腕上的栓環外身處、而另一端則鑲了栓環......只見他把栓環那端,扣回去床柱上,完成後,便轉身漫步走出房間去。

       潔兒看看趴伏着的佩敏,不自覺舐了嘴唇一下,然後,有點不捨的快步走出房門外......

       同時暗自決定:以後......絕不可讓人傷害、絕不可讓人破壞,這般美麗的佩敏啊!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