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好了,妳終於來啦!

------哎喲,妳不要誤會,我來,不是要與妳交換位置呀!

------怎麼?這種羞恥的快樂,妳不是最喜歡嗎?

------我喜歡啊,但是,隨後而來的肉體蹂躪,我更害怕呀!

------妳不是來拯救我,那妳來幹麼?



------給妳建議。

------甚麼建議?

------終極的羞恥,妳要忍耐啊,否則,妳可能會死呀!

------但......我就快受不了......

------那麼,在受不住前,妳要去哀求今次的主人啦!



------誰?

------關潔兒啊!

       [啊......潔兒......]在那輕吟低喘中,潔兒竟聽見自己的名字被喊出......

       實在始料不及,更是意想不到!

       坐在這呻吟聲旁邊的潔兒,立時滿臉緋紅,那本來在秘境中探索的手,更不自覺抽縮回來......



       [她......為何會輕呼我的名字?]凝視身旁被蒙着眼睛、遭反捆雙手、半卧床上、整雙腿更以屈起朝上姿勢,而靠在牆身的她,潔兒不由得心中滿是疑問。

       這時,坐在聲音的另一旁,與潔兒面對面的甘先生,悠然打側半身挨下,直把肩膊旁,那彎曲懸掛半空中的腿,壓得幾乎貼在其主人的臉龐上.....

       而這雙腿,除了被鐵鏈連扣着腕處,並且鏈身置放在主人的頸背上,致使不能自由活動外,更因屈高的關係,令其主人最隱蔽的地方,完全鉅細無遺地展示出來......

       甘先生的手,已放在剛才潔兒探索的位置外面,並一邊輕撫、一邊低聲提醒:[牲畜,妳這樣隨便呼喚主人的名字,若被弟弟聽到,妳又會被掌摑啦!]

       [對不起......對不起......]潔兒凝視,那因害怕而在道歉的嘴唇,竟湧起一股莫名衝動,禁不住慢慢伸手摸上去......

       逐漸地,沿着唇邊探入,同時在想:[好柔軟......連舌頭,也是這麼美妙......]

       潔兒在心中讚嘆的同時,又再一次,從上而下掃視眼前的胴體......

       這身姿態,比起剛才那副絲毫畢露,卻又是另一種優美的展現啊!



       [潔兒,這牲畜,快要忍不住啦!]忽然,甘先生發出了奇怪的說話。

       潔兒定一定神,然後以一臉不明所指的神情,看着他......

       只見甘先生突然解開那蒙眼絲巾,並道:[讓她說給妳知。]

       想不到他有此舉動,潔兒嚇了一跳,立即把那在嘴巴裏,正遊玩中的手指,飛快地收回來。

       更是面紅耳赤,並略低下頭,心中,禁不住泛起一點怯疚......

       [求你......不要解開......嗚嗚......]而這時候,可憐的哀求聲,淒然響起。

       潔兒不由自主抬起首,望向發聲的主人......



       看見一雙眼大睛圓,但已沒有光采的淚眸,正在迴避着自己的視線。

       [牲畜,剛才妳很乖,把咖啡徹底舐淨......]甘先生一手在上抓起那散亂的秀髮、一手從下握緊那瘀青的雙頰,笑說:[所以,我現在給妳一個機會,向主人作一個乞求......]

       隨即,將正拏把住的頭顱,用力地略轉,迫使其臉向正潔兒,再道:[說吧,妳現在究竟想幹甚麼啊?]

       [我......我......]聽着這欲言又止的聲音,看見那羞澀難擋的表情,潔兒心內的愧疚,已是難以言喻......

       [夠了......]已會意是甚麼一回事,潔兒先吸一口氣,然後說:[甘先生,讓我和她一起去洗手間......]

       甘先生搖頭拒絕,並作出解釋:[潔兒,在這裡,階級是最重要,她是牲畜,當然不可以享有我們的權利......]

       接着,他放開手中緊握着的頭顱,並徐徐站起身,續道:[好了,既然妳不想看,我們便出去,繼續那些故事......]

       說完的同時,還輕輕地扶起潔兒......



       潔兒順着直起身,但眼眸還是離不開面前的她......

       那雙腿、那臀部地方,已扭動得很厲害啊......

       終於,在這時候,最羞恥的說話,於低泣聲中,顫抖道出:[潔......主人,我快忍不住,求......求妳看......好......好嗎?]

       這句話......一瞬間,剛才於心裡的那片愧疚,立即一掃而空,潔兒感到,這刻充斥心頭的,已換回了,是之前那令人沉溺不已的無上極樂矣!

       [不能啦......]甘先生拿起放在地上,其中兩條、兩端都鑲有栓環的鐵鏈,然後行近床邊,笑着說:[牲畜,妳已錯過了機會,待下次入來時,再看看妳主人的心情如何吧!]

       當來到彎高過頭的雙腿前,首先,放落其中一道鐵鏈於床上,接着,將手中那道鐵鏈的一端栓環,與已鎖在左腳腕上的栓環,把兩環外面的小圈互扣一起,跟住,將另外的那端,打斜直直圈扣於同一邊的床柱上......

       最後,拿起床上的鐵鏈,於右腿上,重複地做相同動作,亦相同地,把鐵鏈打斜拉緊,當然那鎖去的位置,自然是與右腳同一方向的床柱......



       雙腳朝天屈起,被扯得向兩旁儘量敞開,是一個被固定着,徹底展示私處的裸露姿勢!

       [不......嗚......不要......]哀哭聲,與因身體的抖動,而引起的微微鏈聲,混合於空氣中,打成了一大片......

       佇立着的潔兒,不忍的道:[不如......現在讓她......]

       尚未說完,甘先生已牽了她的手,並且一邊拉扯她走、一邊高聲警告:[牲畜,如果妳不聽話,我弟弟便會用地上那堆金屬,來好好招呼妳,可能會剪去妳的手指,或挖走妳的眼睛,所以,記緊要憋着呀!]

       奇怪地,那哭聲,竟戛然停止......

       潔兒忍不住斜目瞄去,發現靠着牆身,半卧床上,仍被迫維持彎高雙腳、展覽私處的她,正低着頭......因髮絲極凌亂地散落,而遮掩住臉孔的關係,已看不到她的表情,究竟是怎麼樣......

       此時此刻,她腦袋裡,會盤算着甚麼呢?

       潔兒在好奇幻想的同時,亦已被拉出了房間外,再踏進那簡陋的大廳中......

       還在被牽拉而行的她,這時泛起了惻隱心,並提出請求:[若果,待會兒她真的......憋不住了,請你不要去傷害她......]

       甘先生沒有回應,仍是牽着她的手,默默地步至那座鋼琴的旁邊,才迤迤然停下腳步......

       再慢慢地轉身,然後竟捉住潔兒另一隻手,並以柔情目光凝望她。

       目見他這情深款款的樣子,潔兒心中立時不安起來,不禁在想:[他對佩敏沒有進一步侵犯,難道是因為想和我......]

       她絕對明白,這刻能夠悠悠站在此,是因為與他迷戀的,即自己母親,大家樣貌幾乎是一模一樣的關係!

       本想甩開他雙手的舉動,潔兒因害怕而極力按捺住,但想到被迷戀的原因,故仍有膽氣作出要求:[你......先放開手,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問你。]

       [女神,我一切也依妳。]甘先生又再講出這句肉麻說話後,便徐徐放開潔兒的手......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