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傅,你毋須顧慮我們......]於法龍左手邊,細眼勾鼻的何笑媚,在鼓勵着:[在還可以趕及前,快點去拯救你所愛的人,而且,我也不想兒子成為殺人兇手......]

       而右手邊,是眼長臉尖,白皙美麗的茍小蕙,這時亦在勸喻:[對,愛要及時,況且我們只是已死之人,至於那些折磨......你就不用放在心上。]

       [妳們太好啦!]法龍抬首,一副想哭模樣,道:[寧願身受無間痛苦,也要成全一段美好姻緣,不像某些人......]

       笑媚搖了搖頭,道:[狗有惡善之分,人也有強弱之別,師傅,你又何必強人所難,勉強徒弟去作難以辦到的事?]

       [狗?徒弟?]蛇仔明有點慚愧,但更多的是一頭霧水......



       [對呀......]小蕙亦道:[師傅,你快些去找小敏,遲了我怕真的趕不及呀!]

       法龍仰天長嘆:[如果我離開了,妳們啊,便難再有機會,重遇你們所愛的人啦!]

       倆女鬼為之一愕,更同時捂着鼻,盯緊他,並齊聲詢問:[師傅,這話是甚麼意思?]

       法龍正要回應之際,突然間,有兩段速度極快的身影,同時間分別奔到他的面前......

       是從頭至腳,由中間分開兩截,相互之空間中,還黏連住、又彷似浮游着内臟的......傲慢之女!



       [口臭醜男......]各半截的她,在說着同一句話,就好像環迴立體聲般:[今晚,拜託你,必須要死在我手裡,好嗎?]

       然後,分别同時向法龍左右頸側大動脈,狠狠地噬咬下去......

       鮮血立時洶湧濺出,但法龍彷彿沒有感覺,只是一臉喪氣表情,在想:[難道我真的是一個醜男......]

       郵差大叔的吼聲,又再於那邊廂激動響起:[色慾之女、嫉妒之女,你們作反嗎?還不向那醜男攻擊!]

       兩名女鬼聽見這等喝令,卻只是相覷而笑,接着互相點頭......



       笑媚看向法龍,開始轉化成沒皮模樣,並流下淚水,道:[師傅,謝謝你,讓我憶起以前的快樂時光,並且記回我的名字、我的尊嚴......]

       另一邊的小蕙,亦逐漸變回恐怖樣子,泣道:[師傅,我們不會再攻擊你,你不要再擔心我們,快去找小敏吧......]

       正在作出猛烈噬襲的傲慢之女,陡然停下攻勢,語氣充滿不懂:[妳們瘋了嗎?只要合我們之力,縱使他意念如果堅定,也必會崩散......]

       驟然,她那兩截軀體,竟分別挨近了法龍的左右耳旁,然後續道:[到時,你不被嚇死也會瘋掉,那麼,我們便會重生,不用再受這種永無止境的折磨!]

       在旁邊的蛇仔明目定口呆,但已不是因為這習以為常的驚慄畫面,而是一個疑問:竟可湊至這麼近,難道她沒有嗅覺的嗎?

       [要重生,不是要我瘋癲或死去......]法龍又再咬破指頭,悠悠地說:[而是要消除妳們自己的心魔......]

       只見一點血花,濺去到他眼前那飄浮半空中,一具殘損不堪的腦袋上,並續道:[要消除心魔,只須尋回妳們的愛便可以......]

       又是一束白光,從腦袋中被拉出,隨即跳到傲慢之女身後不遠處,並徐徐顯現一幕甜蜜情景......



       法龍笑道:[妳看看後面。]

       傲慢之女緩緩地轉身,不禁......猝然淚下......

       一位長髮俊男、一位短髮美女,在沙灘上牽手漫步,突然,俊男單膝跪地,並在衫袋中,拿出一個細小紅盒,然後打開......

       瞬間,美女不自覺掩嘴落淚......

       已結合為一的傲慢之女,亦變成了幻象中的短髮美女,更相同地,在流淚不止。

       [有否記起......]法龍把手搭上她的肩膀,另一隻則指向圖中那個他,問:[他和妳說了甚麼?]

       傲慢之女凝望着那俊男,淚流滿臉:[他問我:方芷茹,妳可否嫁給我?]



       [妳終於記起......]法龍略略側首,以柔情目光,望着她說:[妳的名字,和妳的愛。]

       短髮的方芷茹,立時靠伏法龍胸膛,並一邊放聲大哭、一邊大喊:[對,我是方芷茹,不是傲慢之女,我名叫方芷茹!]

       這時,法龍慢慢放開芷茹,然後轉了身,向沒皮的笑媚,問:[妳不想重遇妳的前夫、和妳的兒子嗎?]

       笑媚又漸漸化回有皮樣子,並柔聲答:[我想......]

       只見法龍轉看去小蕙,接着說:[妳不要忘了,妳還有一個女兒......]

       跟着,他提起手,指去剛才顯示小蕙快樂景象的地方......

       小蕙隨即望過去,不由得喃喃:[潔兒......]

       景象中,有一家三口在慶祝生辰,其中的小女孩在閉目許願,完後便吹熄燭火,並逐一向旁邊的一男一女吻去......



       這刻,小蕙已變返端莊嫻淑,明眸亦流出淚水,泣道:[這是她十歲的生辰......潔兒,我好掛念妳啊......]

       法龍昂起胸膛,道:[妳們知道嘛,這裡呀,有很多很多不同的世界在重疊,如果妳們繼續被自己的心魔牢困,便永遠走不出這惡鬼的執念......]

       倏然,他回轉身,並瞇眼瞪向前方,高聲問:[這樣,妳們又如何可以走去其他世界?又怎能再遇妳們曾經愛過的人?]

       笑媚疑惑反問:[在這些無限的世界裡,又如何可以重遇?]

       法龍笑了一聲:[在這裡,妳們啊,不就是與愛人們相遇過嗎?]

       然後,他伸出手,並攤開了手掌,續道:[來,妳們都把手交給我!]

       對,既然在這世界曾經相逢,難道就不可以在另外的世界,再續緣份嗎?



       女鬼們面面相覷,片刻後,各自把手,以上下重疊的方式,放在法龍的掌心上......

       隨後,法龍將另一隻手,按在最上端、小蕙的手背上,並笑着說:[只要有愛,便有希望,相信我,在另一個世界,去等待妳們所愛的人......]

       三女鬼點了點頭,然後互相微笑,並齊聲向法龍道謝:[師傅,謝謝你,你要保重啊......]

       在一片訣別話聲中,三隻女鬼開始逐漸消失。

       蛇仔明定定瞧着這情景,不知何解,心中那股武者氣魄,竟又在洶湧翻騰,而且,更有一種莫名的想法,如火般,在腦中猛烈燃燒......

       不如......不幹計程車司機,轉行去做捉鬼師傅!

       [還有三個......]這時,法龍又再望向蛇仔明,又再提出:[趁着這空檔,我瞻前,你緊隨我,通過這幻象後,立即去找小敏,沒問題吧?]

       這次,蛇仔明沒有答覆,只是昂首挺胸,轉身獨自直朝郵差大叔方向,闊步奔去!

       法龍微微一愣後,嘴角不禁掀起了一絲笑意。

       一顆堅韌不懼的心......

       蛇仔明此刻,滿腦子,也只是這句說話!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