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一顆堅韌不懼的心,要如何才能煉成?

       佇立着的蛇仔明,正低着頭,全身冒汗,一動也不動,猶如老僧入定,在思考這個看似簡單,卻不能做到的問題。

       [怎樣?由刀削開始,還是鎚擊發動?]郵差大叔彎下身,並打側仰望蛇仔明的臉孔,給了個機會:[如果是怕,便說句對不起,那麼我讓你轉身,然後駕車回家睡覺去!]

       怕......的確是怕啊!

       從踏入屬於郵差大叔的圖海範圍裏,心臟,便突然無故在加速劇跳。當環顧四周,赫然看見是置身一所極寬敞的牢房裡,眼前除了這隻惡鬼外,還有三名女子,分别在不同位置,展示着不同的被虐姿態,並一同發出令人心寒膽顫的低鳴聲,再添上那中人欲嘔的腥臭味,這時候,蛇仔明已是忘了初衷,更立時想轉身逃跑......



       可是,身體卻完全動不了,除了頭部。

       而又當郵差大叔一手持刀、一手握鎚,悠悠步近時,蛇仔明更駭得垂下了頭,汗水還如泉湧出,之前那股武者氣魄,再一次蕩然無存!

       [哎呀,我明明沒有封鎖你的聲線,幹麼不說話呀?]郵差大叔挺直身,恍然大悟:[哦!你是想同時感受兩道武器的破壞力......]

       蛇仔明聞言大驚,立刻昂首急道:[不是啊!我一款也不想試呀!]

       突然,郵差大叔把刀抵在他的頸側上,笑問:[那麼,為何你又不向我道歉?]



       蛇仔明勉力擠出笑容,道:[你就放我走吧,何必又要我道歉?人情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嘛!]

       然而這時候,卻有人在大叫:[削吧!有膽量就一刀割下去!]

       蛇仔明嚇了一跳,不其然向後跳開,還忙不迭轉身斥問:[你是誰?我和你有仇嗎?]

       咦?為何可以走動......

       在發覺了的同時,他並看見法龍在微微淺笑,顯然剛才那句說話,便是這捉鬼師傅道出來的。



       [放心,他不會攻擊的......]剛踏進圖海的法龍,在不屑的笑着:[因為他害怕,還要是極度害怕!]

       郵差大叔大聲暴喝:[怕?我害怕甚麼?]

       蛇仔明亦彷似在附和,疑問:[這畜牲會害怕甚麼?]

       法龍沒有回應,只是逕自行去其中一位被虐女郎跟前,並仔細地觀看,臉上,更逐漸掀起一層一層極冷的森寒......

       是比鬼,還要陰森的寒冷!

       涼意,又再於郵差大叔的背脊,急劇湧起......

       已經是第二次了......但,自己明明是鬼呀!

       郵差大叔聲音帶點顫抖,提出建議:[捉鬼師傅,不如我們來個交易......]



       [蛇仔明,你過來......]法龍只是向蛇仔明招手,完全無視郵差大叔的提議。

       有一種被輕蔑的感覺,還要是徹徹底底的,郵差大叔不禁怒上心頭,全身頓時暴起凜冽寒氣......

       然而,卻沒有作出攻擊,也沒有破口斥罵......因為,他真的在害怕,是怕那“灰飛煙滅”四個字!

       [法龍哥......]蛇仔明走到法龍跟前,雙手抱胸在打着寒顫,問:[幹麼這裡突然這般冷的?]

       [武術,不是都有調節呼吸的吐納法嗎?]法龍彷在提醒:[我相信空手道也有吧?你不如試試看!]

       一言驚醒夢中人,蛇仔明立刻鬆弛全身的力量,再慢慢以鼻吸氣,然後把氣循序擴散身體每一處,當返達腹部時,壓下横膈膜以保持停頓,接着再徐徐吐出......

       週而復始,漸漸,他發覺那股凜冽寒氣,不知在何時,已消失無蹤,而且,心內一腔本已熄滅的氣魄,竟又再燃燒起來!



       [鬼,是依靠意念影響人......]法龍眼尾瞄向了郵差大叔,語氣是對蛇仔明說:[當我踏入他的意念範圍裏,不但沒受到影響,而且,還助你脫離他的束縛,所以......]

       蛇仔明登時明白,捂鼻搶着道:[所以,他害怕你,因為你的意念,比他強大很多很多......]

       頓了一頓,像想到甚麼,忍不住問:[但......如果他釋出這三隻女鬼,連同一起攻擊你,那麼,你的意念,會否被轟散?]

       法龍盯着蛇仔明的動作,冷哼了一聲,然後轉身直瞪着郵差大叔,語氣充滿不屑:[嘿,他不敢放出來的!]

       郵差大叔被他瞪得毛管直豎,竟情不自已後退一步,似警告又像提醒:[捉鬼的,你不要亂來,否則,她們三個也會一同煙滅......]

       蛇仔明目見這鬼的行徑,不禁大聲叫道:[我明白了,他害怕釋放她們出來後,會被你成功渡化,然後自己便會被灰飛煙滅!]

       法龍點了點頭:[一早說了,他根本就是一個欺善怕惡之徒!]

       這刻,郵差大叔已完全表露惶恐姿態,更翹起僵硬笑容,低聲下氣的問:[師傅,我有個三贏方案,你不如聽聽可不可行?]



       看見這隻剛才還是趾高氣揚的惡鬼,此刻竟宛如一隻喪家之犬,蛇仔明不由得指着斥罵:[好一隻不知所謂的“鬼渣”!]

       [畜牲,你說來聽聽......]法龍一邊提步向前、一邊說。

       郵差大叔大駭,立即再退一步,並道:[你停在那裡,我說給你聽!]

        法龍停下腳步,收緊眼睛,怒目含威,叱喝:[快說,别妄想拖延時間!]

        [好、好,我說,不要這麼激動......]郵差大叔雙手伸前,並輕輕揮動着,同時道:[你把我渡化,那麼,你徒弟可以立刻穿過我的意念,她們三個又可脫離我的掣肘,真是一舉三得!]

       [把你渡化?]蛇仔明疾聲喝罵:[畜牲,這種厚顏無恥的建議,真虧你說得出口!]

       [好,就這樣決定!]法龍回看蛇仔明,囑咐:[你立刻趕去尋找小敏,快!]



       蛇仔明目定口呆瞠着他,一臉難以置信......

       法龍大喝一聲:[蛇仔明,這是尋人救鬼的最快捷方法,快去!]

       [不可以!]然而,這時的郵差大叔,赫然說:[要先將我渡化,他才可以放行!]

       [畜牲,若不是要爭取時間......]法龍雙目猝然射出殺意光芒,語氣充滿陰森:[我絕對有方法,先令你放出女鬼,然後才將你灰飛煙滅!]

       猶如被利劍直刺心臟,郵差大叔抵受不住這種化灰威懾,竟身不由己似的,向旁急步讓開......

       接着顫聲說:[師傅,你要言而有信,否則,我寧可與她們同歸於盡......]

       法龍哼了一聲,然後又再向蛇仔明催促:[明哥,刻不容緩啦!快些去吧!我的幸福在你手呀!]

       蛇仔明緊盯着郵差大叔,心中掀起陣陣慚愧:[我真的沒用,身為一個練武之人,剛才竟會害怕這隻窩囊廢!]

       深深呼吸一口氣,正要起步開跑,突然,聽到一些模糊人聲,由遠趨近......

       聲音逐漸清晰,一把是女的,正在大哭叫喊:[救命!救命呀!]

       還有另一把,是男的,卻彷如魔鬼厲聲:[每天割一指,之後每天一寸肉,然後到眼睛,一定要妳生不如死呀!]

       法龍、蛇仔明臉色大變,不禁同時想到了“小敏”......

       弊!這捉鬼的若此時救了那祭品,豈不是會將我灰飛煙滅?

       想到重點,郵差大叔,登時全身震動不已!

       想立即隱去,奈何卻被一股強大意念抓緊,他悔不當初,為何要自以為是,之前竟現身攔阻這位捉鬼師傅......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