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可以細想的空間,法龍疾聲叫道:[蛇仔明,快去救人啊!]

       對,救人要緊......

       邊想着、已邊拔足奔跑,這刻的蛇仔明,腦中對惡鬼的恐懼,已蕩然無存......

       蛇仔明走過了郵差大叔,就在剛踏出圖海範圍時,漸至的女聲,竟倏地淒厲慘叫:[哎!不要呀!]

       接着,呼救女聲,陡然消失無蹤!



       蛇仔明驚駭莫名,内心瞬時湧起一片愧疚,不斷祈求:[小敏,妳千萬不要有事,千萬不要......]

       的確,若不是自己裹足不前,可能已一早找到了小敏......

       這種内疚之情,亦在法龍心中纏繞不散......眺望蛇仔明疾馳的背影,臉上更盡是擔憂之色......

       消失的女聲,更令郵差大叔暗吃一驚,但當目睹捉鬼師傅那憂心悚悚的神情,心中登時想到一個脫身的主意。

       [師傅,不要猶豫......]他隨即付諸實行,向法龍說:[救人比甚麼都來得重要!]



       [你......]法龍豈會不知這鬼的心思,只是在此時此刻,實在是有點躊躇不前!

       郵差大叔繼續推波助瀾:[師傅啊,若你剛才不理會那些女畜,現在可能已抱得美人歸,難道同一個錯誤,你要再犯嗎?你可以保證那個不中用的徒弟,一定救到未來師母嗎?]

       每句都宛如一枚幼針,直狠狠刺入法龍的心顫上,完全沒有抵抗餘地,事實上,若大眼睛美女助手真的出了亂子,自己必須負上最大的責任啊!

       這時候,他憶起那段令人想入非非的訊息:原來,她是在求助,不是在求愛......

       傷心欲絕啊......



       偏偏這時候,郵差大叔又再說:[師傅啊師傅,難道你打算渡化小敏嗎?]

       法龍不由得一愣......啐,小敏是你這鬼可以隨便亂叫的嗎?

       想着的同時,亦在人鬼之間,作出了一個艱難決定......

 
                                X                                 X

 
       潔兒被一記從後飛撲的熊抱,摟得踉踉蹌蹌跌倒地上,更不禁疾呼慘叫:[哎!不要呀!]

       然而這時,一隻粗壯的手已力按到她的嘴巴上,身體更被千斤墜般騎壓住,連半點可以掙脫的機會也不能有。

       潔兒淚流滿臉,惶恐的目光直仰望扭曲的臉孔,眼神中不斷散發哀求的訊息......



       [不能......不能......]甘先生雙目瞪得極大,另一隻手高舉半空抖動不止,聲音卻十分淒涼:[弟弟,你鼓起勇氣殺了那畜牲,才令女神歸來,說好我們三個要長相廝守,此刻又怎可以要她變成牲畜!]

       [可是......可是......]倏忽,他的臉孔皺成一團,道:[她騙我們......她要離開我們......]

       猛地,高舉着的手,全無預兆,以極快的速度直向下拍打......

       潔兒,駭得只懂閉目待死......

       暴烈的掌擊,打得地面上的沙塵,滔滔滾起,部分更散落去她的臉龐上。

       合上眼的潔兒,聽見耳旁響起如雷鳴的聲音,感到塵埃灑落臉上的跳躍,終忍不住,慢慢地睜開一雙眸子......

       看見,可憐兮兮的甘先生,竟在哀求:[潔兒,我以後也不會對妳亂摸,以後也會聽命於妳,只求妳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想不到是這種說話,潔兒不能相信的不眨一眼盯着他......

       [我立即和妳去地下室......]甘先生繼續哀求:[還有佩敏,我絕對可以令她徹頭徹尾成為一頭牲畜,只要妳喜歡,要她表演甚麼也可以!]

       魔念,瞬間又再於潔兒內心澎湃湧出!

       原來,這個姓甘的,對自己的執迷,竟達至超乎想像的程度。原來,美麗的佩敏,自己仍有機會,可以繼續擁有啊......

       只要自己,能夠將眼前這個男人,控制得宜便可以!

       就在這時候,忽然有一聲威猛呼喝傳來:[放手!你想對她幹甚麼?]

       潔兒眼尾瞄向發聲處,看見一個外形頗獨特的男人......

       [沒甚麼啊!]甘先生跳了起身,一臉徬徨失措:[我......我......]



       赫然,這時潔兒竟說:[我們只是在耍花槍而已。]

       然後,便顫巍巍站起身來。

       外形獨特的男人,正是蛇仔明。他木然盯着跟前的一男一女,發覺,他們的樣貌,很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女的,顯然並不是小敏......

       天!不就是年輕版小蕙、和男裝版禿鷹女嗎?

       [先生,你放心......]潔兒的聲音已回復平靜:[我們是情侶......]

       甘先生全身血脈沸騰,這十多年來,彷彿就是等待,她主動道出這句說話啊......



       蛇仔明提起手,指一指潔兒,忍不住好奇,問:[妳的媽媽,是否叫小蕙?]

       接着又指向甘先生,又問:[你的媽媽,是否叫何笑媚?]

       甘先生臉色一沉,有點詑異的瞧着蛇仔明......

       潔兒亦感錯愕,不禁反問:[你是誰?為何會認識我那已去世的母親?]

       [說來話長......]蛇仔明不知如何說起,尷尷尬尬地道:[其實我們是來尋人的......]

       是了,還要去找小敏呢!

       驀然閃起這諗頭,蛇仔明正要作出道別,卻聽見潔兒在問:[你......你要找誰?]

       [我不知她的全名......]蛇仔明有點難以為情,答:[只知她叫小敏。]

       小敏......根本就是佩敏!

       潔兒臉色大變,她頓時憶起,佩敏在被擊昏前,曾說過,通知了一位捉鬼師傅,要他趕入來幫忙......

       想到這處,她不由得顫聲再問:[你......你是來找佩敏嗎?你是那個捉鬼師傅?]

       [他不是,我才是!]這時候,正氣凜然的聲音,貫耳似的陡然而起!

       眾人自然地望向發聲的地方,目見一位外形更獨特,與聲音完全不相配的滿臉鬚渣男子,正急急步趕着過來!

       蛇仔明目見法龍步至的身影,不禁好奇詢問:[法龍哥,那畜牲、和女鬼們,你已渡化了?]

       停下了步伐的法龍,搖了搖頭,聲音充滿慚愧:[救人要緊......]

       隨即,瞄望潔兒與甘先生,自然是一臉訝異,又是一陣失望......

       然而,卻目睹了心魔。男的,在肩膀上,有着一團小孩體形的黑影,正在坐住。女的,雙眸中時隱時現,一位似是女性的黑影,在不斷做着爬出眼眶的動作。

       這時,蛇仔明蹙起了眉,斥道:[真是的,清楚說明我救人,你救女鬼,難道你信不過我的空手道嗎?若是如此,為何當初你又要我幫忙?]

       [我......]被搶白得無從反駁,法龍只有啞口無言。

       蛇仔明嘆了一聲,說:[算了,現在快點去找小敏,我瞻前,你只要好好跟着便可以!]

       法龍感覺,此刻好像有點角色掉換......

       潔兒看見他們的舉動,心中更是害怕:[若被他們找到佩敏,看見她現時的狀況,我豈不是會被當作幫兇......]

       猝然間,甘先生跺足嚎叫,大吼:[他媽的,你們絮絮不休,沒完沒了,究竟要鬧至何時呀?]

       臉容,更是青筋暴突......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