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帶著不安的心情,回到據點。

現在身上有刀的,有我,以及修潔自己。

究竟,事情要怎樣複雜下去……

Alison,真的有殺人的企圖嗎?

「你哋翻嚟嗱?太好啦。」哈比依舊活躍,似乎是沒事了:「但係,多左兩個……」



「阿熙同修潔。」我補充道。

「吳懿……你應該知道呢兩個人……」Janet似乎不滿。

「修潔好好人呀,幫我手救人。」Alison說。

怎會突然對修潔讚歎有加……

很奇怪……



修潔一進來,便靠在牆邊,拉底帽子,一語不發,似乎不喜歡群眾討論。

「阿熙救左我同Allen。」我概括著。

「重杜絕左後患。」Allen迂迴表達。

「你意思係?殺左佢?」哈比歪著頭問。

「係。」這次阿熙正面回答。



做過的事情,阿熙不會隱瞞、掩飾。

「呀!好殘忍呀!」哈比說。

的確是哈比平常的語氣。

「吳懿,你真係要俾佢加入我哋?」Janet站起來。

「我只係需要少少食物同水,唔打擾你哋。你想我以後唔好出現,都得。」阿熙直截了當。

「係?」Janet疑惑起來。

「但我哋唔係有好多喔。」哈比說。

四樽清水、三包維他奶、八包巧克力威化餅、兩排果汁糖。



說起來也不是很多。

眾人沉默數秒。

阿熙看著我,似乎是想我說些什麼。

說實在,我自己也餓得萬分。

而這裡的食物,也不夠我們溫飽。

但,我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傢伙,而且他說只要一點點。

既然這樣……



「我贊成俾一包餅,同一包維他奶。」我說。

「多謝你。」阿熙微笑。

「等陣先,吳懿。」Janet說:「我反對,反對俾一個殺人兇手。」

似乎已經轉變成投票決定。

「我都反對,同Janet理由一樣。」Alison也發話。

Alison一直都不喜歡阿熙。

「唔……」哈比抓著頭髮:「但,佢救過我哋嘅人喔。咁樣唔理佢,好似都好殘忍。」

我和哈比贊成,Janet和Alison反對。



「修潔呢?」Alison主動問。

修潔緩緩轉頭,回應眾人的眼神:「我唔方便俾意見,始終係你哋努力搵翻嚟嘅嘢。」

這些資源,都是歷經千辛萬苦,從延伸遊戲中贏得的。

「咁剩翻……Allen?」Janet望向他。

二對二,Allen的這票決定一切。

所有人都仰首期待Allen的答案,就連修潔也不禁抬頭。

說來,Allen也算是領袖型的人物,常給建議,主導行動,而且有著信任他人的心。



到底,他會如何決定?

他的女友已經表態反對了,Allen會唱她反調嗎?

身旁的阿熙,看著大勢,嘆一口氣。

「我支持。」

阿熙回過神來,愕然半秒。

「Allen……」Alison有點不快。

「你應該最清楚我係咩類型嘅人。」Allen回答。

「而家同以前唔同,唔係話可以隨便相信一個人,尤其係殺人犯。」她反駁。

「我已經落左決定。」Allen說。

「唉,既然你哋同意,咁我唯有尊重啦。吳懿,希望你知道自己做緊乜。」Janet從黑色背包中拿出威化餅和維他奶。

「多謝你哋,我一定會記住。」阿熙微微鞠躬。

「你自己以後要小心。」我看著阿熙離開的背影。

幸好,也不是個麻煩人。

「咁而家重有另一個問題。」Janet看著靠在牆角的修潔。

「我哋幾個已經傾好左,俾佢加入。」Allen維護修潔。

「咁……知道任務未?」Janet追問。

「你哋唔可以知。」這次修潔回答。

「點解唔可以?」

「你哋只需要知道,我係唔會殺人,與其防範我,倒不如擔心其他人。」修潔回答。

「…」

我知道,他是暗示Alison。

「各位。」Allen突然站在眾人中央發言。

「既然阿熙走左,我諗有件事,而家可以向大家講。」Allen停頓一下:「喺我被追捕嘅過程入面,我發現一啲重要嘅線索。」

重要線索?

「係咩呀,係咩呀?」Allen什麼都沒說,哈比就開始驚訝了。

「我好似見到,陳上帝。」

「吓??」

「你肯定?」

「邊度?」

「做咩之前唔講?」

各種聲音充斥空間。

「我當時喺U Street上面跑,突然遠處出現一個人影,著全身西裝,戴高帽,向Kong U地鐵站嗰邊行。可惜當時我俾人追緊,要入去SU Building迴避。」Allen條理地說出自己的經歷。

陳上帝的確是穿成紳士的模樣。

而當時黃麗松講堂內,根本沒人有類似裝扮。

地鐵站……

我還真沒有考量過,地鐵站能否出入。

應該是這樣說的:要從香港大學本部直接抵達地鐵站,是需要前往黃克競樓(Haking Wong Building)(SU Building隔離)外的A2出口升降機大堂,乘搭升降機到地底。

所謂的白霧,會深入地底嗎?

更重要的問題,是升降機會開啟嗎?

然而,為何會出現陳上帝的身影?

「你有冇睇到樣?」我問。

「冇,太遠。」Allen失望回說。

「要去嘅話,可能冒好大風險。」Janet說。

然而,一說曹操,曹操就到。

廣播響起。

「諸位好!又係我!萬人迷,陳上帝。Wow,好押韻。首先報一報數,而家遊戲剩翻49個人。重複,係49個人。17人身亡,10人完成任務獲救。我亦要宣布,第二個延伸遊戲,將會喺兩個小時後,於圖書館內舉辦!今次唔透露獎罰,希望大家踴躍參與!記住!G/F入口內進。」

廣播關閉,剩下空洞的呼吸聲。

「已經有一堆人犧牲……」Janet嘆氣。

「唉。」哈比也垂頭喪氣。

然而,我比較注意的,是所謂「獲救」。

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是否真正得救?

「就因為咁,所以要盡快搵到陳上帝真身,逼佢結束遊戲,放我哋翻到原本生活。」Allen看著眾人:「反正呢個係我哋由始至終嘅目標,大家唔好迷失。」

他提醒我們原本的初心。

「有道理。」我立刻附和。

「我支持。」Alison也說。

「其實,我都支持,不過……而家?而且邊幾個去。」Janet提出問題。

「我相信越早越好。越係拖延,就越有更多人要冒生命危險。」Allen說。

「但你哋兩個傷得唔輕。」修潔指出重點:「一係,我都一齊去?」

「我要跟住Allen。」Alison說。

「我有個建議。」哈比鮮少提出意見:「不如,順便搵另一個據點?其實呢度唔係好安全。」

好主意。

普通話男能夠殺上來,相信任何敵人都可以。

但,這所大學,已經有安全的地方嗎?
 
「好,就咁決定。」Janet認同:「所有人一齊進發。」

終於有次,大家一起行動。

至於那個延伸遊戲二,就不要參加了。

風險實在太大……

「休整一下,十五分鐘之後出發。」Allen下了指令。

其實也沒有什麼好休整的,唯有找人談點話。

第一個,是Janet。

「吳懿……」Janet壓低聲線:「你覺得,修潔真係信得過咩?」

修潔依舊靠在一邊,低頭沉思,或者是單純放空。

「係,無論係感覺定現實,都似係個好人,只係比較孤僻。」我回答。

「我信你,所以我都唔再過問啦。」說著,Janet收拾一下地上的急救用品,還為我稍微包紮。

Allen和Alison那邊也是相同的舉動,畫面當然是甜蜜的。

但,有點不自然……

是幻覺?

哈比走到旁邊,斜視一眼,向我微笑,似乎是覺得我和Janet在學Allen他們。

還真無奈……

包紮好後,渾身自如一點,便協助哈比整理背包。

「我幫你。」我說。

「好呀,多謝。」哈比露出燦爛的笑容:「話說呢,頭先Janet好擔心你,不斷話想出去搵你,我諗……唔唔。」

「…」我無語。

然而,我還真反駁不了。

Janet表現倔強,卻又有細心的一面,不失為一個好對象。

不過,也不是現在談的話題吧。

接著,我們收拾好背包,哈比手臂受傷,卻硬要當擔子的角色。

我百無聊賴,看見修潔也苦悶地坐在一邊,便主動走過去。

修潔之前警告過我關於Alison的事情,可見對我的戒心應該沒那麼重。

還是多了解一下這個神秘人吧。

「修潔。」我主動說:「唔介意我坐呢度?」

「隨便。」語氣依舊冷淡。

「之前我帶頭懷疑你,你唔會介意?」我問:「我應該講聲,對唔住。」

「唔會,我冇擺喺心上。」修潔說:「我覺得你係個好人嚟,見你分享食物俾一個外人,就大約知道。」

這樣一談,感覺修潔是個不錯的人。

開始時,我只是觀察他的衣著,就下了人格判斷。

說來,我也好奇,為何要裝扮得猶如賊子一樣?

而且,就連他的行為、舉動,都有點鬼祟,不時四周張望,而且習慣垂頭走路。

修潔的眼神,我也沒有真正看過。

任務牌內容,依然不祥。

「話說……點解你會中意咁着?全身黑色。」我問。

他微微轉頭,神情起了變化。

「唔關你事。」

還是有隔閡。

「好啦,大家。我諗係時候出發,結束呢場殺人遊戲。」Allen發話。

我內心徬徨一會,心想事情不會這麼容易。

然而,都要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