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門進發,再次來到空虛之中。

已經習慣了,不再感到不安。

回到地面,經過東亞銀行和·Delifrance,風平浪靜。

還是暴風雨的前夕?

之前來過沒有留意,四周的横額、海報依然存在。



說來,最近有補選學生會的消息,好像叫作「星顯」。如果還有機會的話,真想返到現實世界,讀書、做兼職、跟朋友談天說地、投票……

現在,卻只能嚮往……

「望住周圍嘅Banner同Poster,真係會覺得,呢度就係香港大學,熟悉嘅Kong U。」Allen概嘆。

「唔係。」修潔打斷Allen:「就從有殺人遊戲嘅一刻,呢度就再唔係『港大』,甚至唔係原本嘅世界。」

對,我熟悉的地方,是不會有如此恐怖的殘殺遊戲。



所以,這裡一定是捏造出來的空間。

「頭先你就喺前面見到陳上帝?入左地鐵站?」Janet想搞清楚。

「係。」Allen回答:「當時有人追殺,所以做唔到乜嘢。」

我們一行人經過SU Building,Alison路過觀察裡面的狀況,發現可憐男人的屍體還在,嘆一口氣。

是演戲?還是真正的善良?



我分不清楚了。

「唔,出面嘅霧重好大。」哈比扁嘴,彷如小朋友一樣。

「小心唔好伸手出去。」我提醒,或算是恥笑。

「實在好唔習慣,完全冇人嘅Kong U。」Alison抱著Allen的右手。

「放心,我唔會俾你有事。」Allen擔保著。

修潔看了看我,我當然知道他的意思。

然而,要我怎樣開口,說「小心你嘅女朋友可能會斬死你」?

有點困難。



地鐵站那個升降機平台,似乎可以進去,但能夠乘搭升降機嗎?

說來,這裡左邊是停掉的扶手電梯,通往U Street下層,而右邊則是樓梯,也是通向下層,抵達SU Canteen和國殤之柱。而我們要探索的升降機大堂,就在扶手電梯前面。

大家不自覺地沉默下來,跟四周的環境融合一起。

因為,遇上陳上帝後,可能就會是激烈決戰。

就是因為這種寧靜,我們聽見遠處的腳步聲。

「撻撻撻撻撻撻撻……」

步速緩慢,人數大約三個。



三個……

大家都朝腳步聲來源看去,然而建築物遮擋視線,根本看不到是誰。

直到,帶頭的男人映入眼簾,他眼神陰沉,面無表情,令人感到一絲寒意。

然而,他手上的東西更令我毛骨悚然。

散彈槍。

陳上帝有一把,想不到一般參加者也會有。

那人二話不說,提槍瞄準我們,完全沒有談判的空間!

「砰!!」從槍聲判斷,那一定是真子彈,能穿透身體的那種。



幸好他從遠處發射,我們反應得及,各自找到障礙物防備。

我和Janet待在右邊的攤位,Allen和Alison則守在扶手電梯那邊,而哈比和修潔選擇直接退後避開。

「大佬!對面至少六個人!」一個跟班角色說。

「佢哋好多人,唔好直接過去。」另一把女聲。

「就用嗰樣嘢啦!」那個跟班向領頭男人說。

說完,修潔大吃一驚,往後狂奔。

我心知不妙。



接著,一個圓形物體降落這邊,我不用半秒,就知道那是什麼東西……

手榴彈。

實實在在的爆炸武器。

「走呀!!」哈比大叫。

「砰!!」然而,陰沉男人一邊開火,一邊退後,明顯是要阻止我們亂逃。

位置最吃虧的,是我和Janet二人。

Janet的反應頗快,抽出手槍還擊,但根本不是辦法。

我抓著Janet的手心,說:「Janet,我哋要走。」

「但係走嘅話就會中彈藥……」Janet絕望地看著我。

「跳!跳落去!U Street下層!」我想到逃生辦法。

跨過欄杆,直接跳離現場。

「好!」她立刻重拾希望。

我牽著Janet溫暖的手心,一同跳到下層。

「嘣嘣嘣嘣嘣嘣嘣嘣!!!!!!!!!」

就在我們跳下來的一秒,手榴彈爆開,一股衝力從背後湧來,讓我們摔在地上,弄得不成樣子。

視線極度模糊,畫面層層疊疊,一時散開一時恢復,痛楚蔓延全身,使我爬不起來。

然而,身旁的Janet拼命將我撐起:「起身呀!阿難!起!!」

就連聲音也模糊起來。

幸好,集合二人的意志,我的身軀再次站起來。

另一邊廂,Allen和Alison從扶手電梯跑來,向我們大叫:「走呀!吳懿!追緊呀!」

接著,一個陰沉的面孔來到這邊,逐漸提起散彈槍。

然而,我根本跑不動了。

Janet向對方連開數槍,暫時迫退敵人,Allen會意地來到我身邊,扶我前進。

「走……時光隧道。」Alison帶著方向:「另一邊太空曠,只會俾人射死!」

時光隧道是一條大直路走廊,其實也不太安全。

但以我們的情況來看,也沒什麼好選擇。

總好過空曠的大學街……

Janet極速追上,陰沉男人也快步接近,我亦頓時發現,他的其餘兩個同伴,都不見了。

應該是去追捕修潔和哈比。

但是,他有著這般強力的武器,我們還是不要考慮反擊了。

我終於回過氣來,可以自行奔跑。步入隧道,穿過兩旁的儲物櫃和展板,我們全力逃走。

這裡傳聞很多,聽說夜晚走過,會聽見奇怪的呼救聲,而且儲物櫃的門會自己打開,展板上的海報會隨處飄逸。

但,管不到那麼多了。

陰沉首領來到走廊入口,提槍瞄準,然而速度不及手槍快。

Janet向後胡亂開槍,那人果然也沒有什麼經驗,躲在障礙物後迴避。

「跑上去,上翻U Street。」Alison指著前方。

穿越時光隧道後,便會迎來另一條樓梯,通上U Street。

這樣,就可以躲進教學樓裡,避開追擊。

踏上樓梯,本以為即將逃生,誰知一個人影立刻跳來,鐵通瞄準我的腦袋。

「啊哈哈哈哈,唔好走咁快!」是那個跟班。

原來,他們早已料及我們會走這邊,故在地面守候。

在危急之下,人的反射神經會達到最靈敏的階段。

我低頭一缩,避開鐵通,然後伸手一拳,打向對方。

然而,他也退後避開,動作連貫而敏銳。

幸好這時,Janet從側面穿過,反手握槍,轉槍為錘,打向那人的面上。

那人不堪一擊,倒在地上,摸著右臉:「呀!你哋班死契弟!」

同一時間,跟班男人的女同伴,正向Allen攻擊!

這人也是拿刀的,揮手向Allen斬去,Allen左手一擋,成功保護自己。

然而,她招數高明,右手一鬆,匕首落空,卻不是丟到地上,而是落入她的左手裡。

整套動作不在半秒之內,一個大學生怎會懂這些……

接著是往Allen右腳一揮,割開一條血紅。

「呀!」

「Allen!!」後方的Alison大叫。

Allen立刻推開對方,她卻毫不仁慈,立刻將匕首投向Allen 的心臟!

在千鈞一髮的瞬間,Allen一手接住空中的匕首,然後架起防禦姿勢。

那個女的也立刻瞪大眼睛,完全想不到Allen會如此厲害。

看來,Allen有從普通話男的經歷中學習。

Alison也看得目定口呆,是驚訝著Allen誓死保護她,還是擔心著……

Allen手上的匕首?

然而,下方傳來急速的腳步聲,陰沉首領也追上來了。

這麼近的距離,他隨便一發,都可以殺死我們其中一個。

麻煩了……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大佬射死班垃圾!!!」那個死跟班從後拉著Janet,使她一時忙著。

這次拯救我們的,又是他……

「唔?」首領發現了敵人,槍口轉到另一邊。

然而,阿熙一把抓著散彈槍槍口,拼命將其移離自己。

「呀……唔啱你用呀……」阿熙向對方宣戰,咬緊牙關。

兩人互鬥力度,明顯卻是陰沉男人優勝,槍口逐漸移回阿熙的腦袋。

阿熙卻在開火的一刻,微微側頭,子彈射到天花上。

然而,那一槍是在耳邊開火,阿熙抵受不住震耳欲聾的巨響,退後半步。

陰沉首領立刻將阿熙踢開,擊倒地上,再憤怒地瞄準阿熙。

「嚓……」剛好沒有子彈。

與此同時,我將礙事的跟班踢開,Janet馬上兩槍射向陰沉首領,逼退敵人。

「砰砰!!嚓……」手槍子彈正式告罄。

「走啦!」我向大家說。

因為,我隱約看見,那個首領正在入彈……

Allen停止與對手的糾纏,示意Alison一起逃走。阿熙也不願逗留,跟著我們離開。

五人拼命逃走,陰沉男人帶領其餘二人,向我們追擊!

「而家我哋冇槍,點算好……」Allen邊跑邊問。

「跑啦,唔好諗咁多!」阿熙說。

「唔係……」我喘著氣說:「雖然危險,但都要博一博。大家跟我!」

我已經想到辦法。

然而,是一場賭博。

我帶頭指路,往左一轉,走過中山階。

「你想去邊?」Alison叫著:「呢度好空曠!」

「相信我!」

大概,是最好的理由了。

沿著樓梯,我們來到空曠的平台,人稱Happy Park。

接著,我向圖書館正門奔去!

「圖書館?」Allen驚愕:「你想……」

「參加延伸遊戲?」阿熙說。

理論上,陳上帝是不會允許任何人在延伸遊戲中鬧事,因為這樣遊戲的意義就會失去。

我賭,合作殺人隊一定不敢殺進來。

「唔好理之後嘅遊戲,入去先!」我向眾人叫喊。

唯一遲疑的,是Janet,參加延伸遊戲大概是她最不願意做的事情。

然而,她還是選擇信任。

對方三人見我們進去,紛紛停下。

「咁樣點算,裡面係個遊戲。」女殺手淡淡地說。

「哈哈,可憐!等死啦!就由佢哋啦,大佬!反正可以殺其他人!」那個跟班男人的語氣極度可惡。

「好。」語氣陰沉,殺人凶狠。

三人離開圖書館外。

擺脫他們了,暫時。

「哈哈。」陳上帝的廣播:「似乎係逼迫入嚟喔,不過都唔可以走啦,你哋已經參加左遊戲。」

早已料及……

阿熙嘆一口氣,幾乎跪在地上。

「多謝你。」Allen向他說。

「係我欠你哋嘅。」阿熙微笑:「況且,我唔會見死不救。」

Janet低頭思考,似乎她是看錯人了。

「睇下,重有其他人。」Alison說。

圖書館內,不止我們,還有零星四五個參加者,都不是認識的面孔,對我們不瞅不睬。

我也沒心情交朋友。

「遊戲尚餘二十分鐘開始,大家可以休息等候,請順便將手上嘅所有武器,放入前面嘅箱裡面,暫時存放。」

在槍戰遊戲裡,也有差不多的細節。

各人將自己的武器放入箱子中。

剛才事情發生得太快,根本用不上自己的武器。

Allen將搶來的匕首放進箱子後,一旁的Alison馬上鬆一口氣。

跟之前差別太大了……

我卻不好意思揭穿。

「呀……」Allen坐在地上:「好辛苦,幾時先可以結束……」

Allen鮮有地訴苦。

說實話,能撐到這裡,意志已經是很強了。

之後的挑戰,又會是怎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