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計劃找上陳上帝,卻不幸遇上殺人隊伍,轉折之下,我們逃到圖書館大樓。

被迫參加延伸遊戲……

修潔和哈比則失縱不見,不知生死。

這次參加人數明顯是少了,大概是知道風險太大,不宜冒險。

然而,正式開始前的兩分鐘,一個壯大的身軀走入圖書館。



記得在黃麗松講堂裡見過他,名字是威哥。

粗壯的臂彎、龐大的身體,身穿廚師服裝。

「嘿!可惡!周圍所有餐廳都冇食物!」威哥高調地說:「就嚟餓死我啦!我都唔想參加呢啲死人遊戲!」

看他的身形,大概就猜到他平常吃多少份量。

「好啦好啦!」陳上帝高興宣布:「時間差唔多,可以開始延伸遊戲——二!」



「你哋嘅人數,一共十一個。可惜可惜,有啲少。」他的語氣稍微減慢。

「不過唔緊要!」又回到興高采烈的節奏:「人少有人少嘅樂趣!」

快點進入正題吧。他這樣拖著,內心是無比煎熬。

「呢次遊戲,比較輕鬆,玩捉氣球。」陳上帝介紹著:「望下前面,一共九個氣球。」

接著,一個個紅色氣球從四方八面飄來,聚集圖書館中央。



氣球?

「你哋嘅目標,係要打爆氣球,每人需要整爆一個,之後就留喺原地,等待結束。當所有氣球都爆開,剩下嘅兩人就……就……唔唔。」

我們十一個人,氣球共九個,的確會有兩個失敗名額。

陳上帝不用說,我都猜到下場。

其實就跟「爭凳子」差不多的概念,簡單易明。

然而,遊戲真的那麼簡單嗎?

「好!答問時間!」陳上帝一向喜歡給予問問題的機會。

「有冇伏架!!」威哥叉腰:「有冇陷阱?氣球裡面有冇毒氣?有冇時限?」



「你講嘅所有嘢都冇。」陳上帝耐心解答。

「規則太普通……令我有不祥嘅預感。」Janet低聲向我說。

這種普通,反而攘成一種不安的感覺。

「有冇其他問題?」陳上帝說:「冇嘅話,遊戲將會立刻開始。祝大家好運!」

立刻!?

接著,氣球開始四處飄散,大部分都穿過樓梯飄到更高樓層。

「去啦各位!」Allen開始奔跑。



這種情況下,分開走會比較實際,一人找上一個氣球。

Janet也明白遊戲原則,往更高處追趕氣球。

其中幾個不認識的一起追著底層的氣球,實不明智。

我跑到二樓,發現兩個氣球在這邊徘徊,人數則只有一個,太好了。

那人穿著淺色襯衫,追著左邊方向的氣球,所以我看準了右邊的氣球,快速奔去。

氣球飄逸近乎到頂,我必須從下方躍上,像灌籃一樣打破氣球。

本以為輕而易舉,誰知氣球彷如有生命一樣,一直迴避。

我一次又一次地跳高,打向頑皮的氣球,卻被耍成小丑。



看來,要一擊即中。

這次我選擇靠近,看準時機,才跳高解決。

另一邊廂,那個穿上襯衫的男人已經成功弄破氣球,愉悅地坐下休息。

證明不是沒有可能的。

我盯上紅噹噹的氣球,準備一了百了,卻忽然聽見樓下傳來巨人跑步的聲音。

「碰碰碰!!!碰碰!!」

正常人跑步會傳來「撻撻」聲,這人的腳步卻如此沉實。



果然,是威哥。

他直湧上來,比蠻牛更加厲害,看上我的囊中之物。

我把心一橫,誓要先打破氣球,於是全力跳高,手掌快速拍向氣球。

那個氣球卻不就範,往外一瓢,避開我的攻擊。

我近乎紅了眼睛,就如穿針線一樣憤慨。

同一時間,威哥踏上樓梯,來到二樓,大喊一聲「唔好擋我威哥路!」,震懾之力幾乎將我擊飛。

他踏上桌子,凌空跳高,龐大的影子直接蓋過氣球。我和襯衫男看得目定口呆。

之後,威哥的肌肉直接毀滅氣球,氣球一命嗚呼。

「碰!!!」地板也差不多都給毀滅了。

「哈哈!」威哥得意起來。

完全是力量的壓制……

不,專業一點說,是泰山壓頂。

我沒空思考,因為我還沒弄破氣球。

這層沒有氣球了,唯有往高層探索。

經過三樓,發現氣球都被弄破了,還看見Janet喘著氣坐在地上,顯然經歷千辛萬苦。

我也要多努力。

走到四樓,轉過走廊,發現阿熙正和另一人爭著氣球,我當然不會加入,因為對手太多了。

走到這裡,我忽然明白,為何遊戲要在圖書館裡舉行:地方足夠大。

終於,踏上五樓,在書架間發現一個飄著的氣球。

四下無人,我可以直接拿下!

我稍為換氣,以這樣疲累的身軀,根本無法追趕氣球的速度。

這時,樓上六樓傳來氣球爆開的聲音。

「啪!」看來又有人成功了。

我嘗試將書架上的課本砸向氣球,然而根本沒用,速度太慢,唯有仔細觀察氣球的飄逸路線。

然而,進來的人影卻吸引我的注意。

「Allen?」我驚訝:「你整爆左氣球未……」

其實不太用問。

「未。」他看了看氣球:「我將樓上嘅氣球,讓左俾Alison。」

果然是Allen,一切都照顧好女友。

「啪!」

這次是樓下四樓。

是阿熙?他都成功了?

我猜錯了。

他緩緩上來,發現我和Allen站在原地。

我們三人互相對望,似乎都意識到什麼……

「宣布宣布,重有最後一個氣球。」陳上帝雀躍起來。

噩耗……

怎麼會是我們……

眼前兩個,都是認識的朋友。

然而,生存名額,就只有一個。

「對唔住。」我向兩人說:「我唔應該帶你哋嚟。」

「唔係你嘅錯。」Allen告訴我。

「我都唔會怪你,大家都唔想。」阿熙也同情。

「不過。」Allen眼神一轉:「我有必須生存落嚟嘅理由。」

說完,Allen極速跑到氣球,準備跳高!

我也不能死去……

絕對不可以!

我和阿熙全速前進,追趕紅色氣球。

這層書架特別密集,而氣球則在書架上自由穿梭,我們很難跟貼。

兜兜轉轉,氣球來到較空曠的電腦區,Allen踏上桌子,跳向氣球,手指碰到了,但無法令其爆掉。

我趁著此機會,原地跳起,然而,我重蹈覆轍,速度無法跟上。

另一邊廂,阿熙直接推倒沉重的書架,想直接淹沒氣球。氣球卻靈巧地從書本間的空隙穿過,再次回到空中。

最後一個氣球,果然是最麻煩的。

我一心看著阿熙和Allen的舉動,落地時被一本厚書滑倒,摔在地上。仔細一看,原來是「中華人物史鑑」作怪。

Allen和阿熙拼命追逐自己的生存希望,一時將書本砸向氣球,一時跳躍拍打,卻都是徒勞無功。

阿熙曾經觸及氣球一下,卻立刻被Allen從後拉下來。

各人深知,讓步的話,就是殺死自己。

內心儘管難受,卻都要拼盡一切。

非常殘忍……

但,此刻已經沒有選擇。

從經驗所得,氣球是不會輕易就範,要上,就要等候時機。

Allen甚至爬上書架,達到氣球的高度。

阿熙則依然繼續投擲書本和雜誌,似乎是想碰運氣。

只有我,留在原地,一動不動。

氣球不是人,不會有視力,智慧,除非有人操控著。

然而,陳上帝理應不可能同時控制九個氣球。

那即是說:氣球是自動飄逸的。

至於飄逸的方向和路線,有著一種既定的方程式,一種感應系統。

不然,氣球怎會懂得迴避?有著驚人的反應?每當有人從一邊靠近,氣球就會飛往另一邊躲避。

既然這樣,一於就試下這個方法。

阿熙一直投擲,Allen一路爬行,我則彎身潛步。

直到這刻,他們兩人都注意不了我的存在。

我找上一個位置,剛好有書架作為障礙物。Allen和阿熙都看不到我。

萬萬想不到,這招有效。

氣球不斷迴避他們二人的攻擊,在書架間不斷穿梭,轉彎。

不消十秒,就來到我潛伏的位置。

氣球高速轉彎,直接碰上瞪大眼睛的吳懿。

「呀呀!!!」我向氣球一爪。

「啪!」氣球應聲爆開。

結束了。

世界彷彿靜止了一樣,空氣抽空聲音。

靜得,連心臟的跳動,都能完全感覺到。

「遊戲結束!所有氣球已經爆開!」陳上帝宣布。

他的一句,將我拉回現實。

然而,我沒有感到任何慶幸。

因為,剩下的二人,阿熙和Allen,都要接受懲罰……

他們眼神呆滯,Allen的手掌更微微抖動。

「贏左固然開心!但輸左呢?唔需要怕,你哋重有機會。」廣播傳出聲音。

此話一出,立刻喚醒二人的意志。

「第二輪遊戲即將開始,請所有人,無論贏輸,都翻去底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