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呀呀!!!呢邊呀!!小心!!砰!頂住呀!!!!」樓上的打鬥聲傳到地面。

然而,面前有更大麻煩……

我咬緊牙關,拼命撐起軀體,卻被Jason一腳踢回地面。

「死廢柴!哈哈!唔好咁快起身住!」

「啊……」我按著胸膛,狼狽不堪。



我半爬半走,不時回頭,就如小動物一樣,等待獵殺。

「走啦!努力跑啦!呢種遊戲我玩過無數次。」Jason恥笑道。

從高空墮落,傷勢理應不淺,他怎還能追殺我……

也許,是我本身的傷痕太多……

「你知唔知我第一次望到你,就覺得你特別乞人憎。」Jason緩慢過來,毫不著急:「你個樣就好似嗰種,以為自己係大好人,以為自己好高尚,可以拯救到全世界嘅
人。」



我只管爬著,根本沒有理會。

「你呢種蛋散,最後只有兩種下場。一係,變成同我一樣嘅人;一係,俾人逐條骨頭打斷,然後喺痛苦到求死嘅一刻,再俾人一刀插穿個腦,一下,兩下,三下,四下……
直到,冇人再認得你個樣。」Jason一腳踩向我的膝蓋,清脆的斷裂聲讓我幾乎崩潰。

我強忍苦痛,另一隻腳伸向Jason的腹部。

縱然他硬接這記,卻只是退後兩步,猙獰的笑容還掛在臉上。



我走投無路,唯有轉入旁邊的李志雄紀念堂,賭上一場決戰。

Jason和我,只有一人能夠生存。

不能逃跑,不能逃避。

Jason緩緩跟隨,看似是耐心的狩獵,我卻相信他是外強中乾,不能劇烈跑動。

「你算係第一個,可以同我玩咁耐,可以整到我咁樣嘅人,哈哈,所以你會係……我殺嘅咁多人入面,死得最慘、最耐嗰個。」Jason的說話,總是令人心寒。

我扶著木桌,終於站起半身,瞥見桌上的訂書機和三國殺卡盒,便一一砸向對方。

「你以為呢啲招有用咩?」Jason展開不屑的微笑。

一避、一擋,不知不覺間,桌子上已沒有東西可以用了。



「我記得你條女叫你做吳懿,係咪?幾好聽,我一定記住。」Jason嘲諷道:「放心,你段黃泉路,唔會孤獨,至少,有條女會陪住你,好快嘅事嚟架。」

「你冇資格提佢。」我步向廚房,相信那裡會有刀子之類的。

果然,我走入廚房,立刻撿起一把鋒利的水果刀。

Jason還在外面,毫不在意我找到了什麼。

我緊握刀子,雙眼更加堅定,走出廚房,飛快地劈向Jason。

可是,他隨手拾起旁邊的獎杯,向橫一揮,打走我的水果刀。

「嘻嘻,螻蟻嘅反抗。」接著,他丟掉獎杯,伸出直拳,我躲避不及,直接倒地。



Jason蹲到面前,右手擊中我的面龐,再舉高左拳,瞄準我的眼球……

「啊!!」我一時失去畫面。

他不斷毆打,力度有增無減。

混亂之下,騰空的右手忽然摸到一隻瓷杯。

我握著瓷杯,一怒之下,直接擊中Jason的腦袋,碎片散落一地。

「啊!!你條……」Jason滾到一邊,卻又立刻站起,而且瞄到旁邊的扳鉗。

我看穿他的意圖,便搶先一步,在他撿起扳鉗前,抓著他的後頸,強行壓到地上。

「碰!」鼻血瀉滿一地。



一次當然不夠,我提起Jason的頭顱,再往下一推。

「碰!」我絕不相信頭骨比石地堅硬。

驀然,Jason一聲低吟,轉身揮擊,扳鉗打中我的臉頰,一道血痕留在臉上。

我狼狽地退後,卻讓Jason逮到機會,乘勝追擊,雙手抱著我的腰間,衝前,將我拋到木桌上。

身體失控地滾動,我從桌上摔至地面,再撞到牆上。

「噢!呀……」我也吐血了。

意識非常薄弱,遠處的Jason彷如死神的鬼影,慢慢地飄來。



然而,旁邊的東西讓我重拾希望……

水果刀。

「我諗呢場小遊戲,係時候結束。」他撿起一支高爾夫球桿。

而我,則偷偷藏下水果刀。

「呀……」然而,我的右腳被雜物卡著,暫時移動不了。

Jason打量著自己的武器,綻放喜悅的笑容。

「我未打過Golf,原來支桿都幾重。」Jason舔著嘴唇:「你個頭,好快就會變成血漿,嘻嘻,諗起都興奮,個場景一定好壯觀。」

他舉高球桿,朝我的天靈蓋襲來!

千鈞一髮的瞬間,我及時轉身避開,球桿落在地上,發出「噹」的聲音。

「嗯?」

我躲開的同時,順勢踢向Jason的膝蓋,使他失去平衡,倒在桌子邊上。

緊接著,我迅速爬起,直逼對方!

Jason並無放棄,勾拳殺到面前。

我本能擋住,然後舉高反光的水果刀。

此刻,他終於瞪大眼睛,表情僵住了。

我拼盡全身力氣,刺向他的手掌,完美地貫穿掌心,再插進桌子上,固定水果刀。

「呀呀呀呀呀!!!!!!!!死粉腸!!呀呀呀!!」Jason尖叫起來。

為宣洩憤怒,我一連揮拳五六次,將淤血散佈到他臉上。

直到,我也崩潰了,坐到一邊,按著傷口。

必須緩過氣來,才能再次走動……

「呀……呀……我隻……手。」Jason看著自己的右手,手指還在微微抖動。

終於,我真正鬆一口氣。

卻已經笑不出來……

水果刀緊插在桌子上,Jason本想伸手去拔,身體的痛楚卻止住了動作。

墮樓的內傷,終於顯現了。

過一會兒,Jason放棄掙扎,坐在地上,凝視著我。

「哈,你攞到大獎喔。」然而,Jason還懂得微笑:「接住落嚟,唔知點呢?」

「你都咁樣啦,重咁多嘢講。」我說。

「你以為打贏我,就可以唔駛死?」Jason稍微傾前,警告我:「你呢刻或者安全,但始終有一刻,你會殺人,或者俾人殺。」

「我唔相信。」我平淡回答。

「哈,真係好好笑,唔相信?等我話俾你聽,兄弟,呢個世界冇天堂,冇地獄,更加冇咩上帝。」Jason說:「只有,我哋與生俱來嘅任務,弱肉強食。」

人類與生俱來的任務……

「唔係咁樣。」我喘著大氣。

「唔係?你唔覺得,出面嘅世界同呢度好似咩?你或者睇唔到戰爭,睇唔到流血,但痛苦、鬥爭、計算、陷害,日日都發生緊,其實就等於殺人一樣。」Jason低頭,詭秘
地笑著:「我都係為左自己,為左生存,先履行我嘅任務,行到而家。」

「如果你覺得殺人係唯一嘅選擇,咁你大錯特錯。」我認真地說。

「嘻嘻嘻嘻!睇嚟同你講道理冇咩意義。」Jason大笑起來。

此時,右腳傳來灼傷痛楚,看來我還沒法站起。

「嘻嘻,如果我係嗰個矮仔,我會直接將啲汽油灌入你條喉嚨入面,將你當成蠟燭一樣燒,咁樣爽好多。」Jason恥笑道。

「你……」他怎會知道的。

「我遠遠睇住嗰個矮仔,點火燒起間屋。我唔上去殺佢,因為……佢個氣息同我好似,我好鍾意。」Jason的語氣逐漸變慢,好像在吊起我的好奇心一樣。

「我都唔知你喺入面,直到見翻你,見到你嘅傷疤。」Jason盯著我的雙腳:「我記得佢本身係你哋嘅同伴?咁就更加精彩!更加好笑!哈哈啊!!」

「有咩好笑?你講嚟做咩?」我提高聲調。

內心中,一股怒意正在蔓延。

他的說話點起了怒火的藥引。

「話說,你第二場延伸遊戲點樣?幾好嗎?聽講嗰度死過人。」Jason眼皮一跳,期待我回答。

其實,我大可以不理會他。

我的神情卻出賣了自己。

Allen和Alison,二人都悲慘死去……

「唔?原來真係有你嘅人!」Jason拍案叫絕:「我記得係你帶佢哋入圖書館嘅?唔知佢哋有冇怪你呢?」

「你收聲。」我說。

「點解我要收聲?」Jason依舊笑著:「我哋呢段獨處嘅時光,唔係幾好咩?」

「你究竟想點?」我逐漸站起。

剛才那一刀,其實可以直刺心臟,我卻不是那種殺人如麻的混蛋。

然而,我現在有點後悔。

內心萌生一種意念,不好的意念……

「你確定唔殺左我?」Jason居然問我。

我走向Jason,盯著他凌厲的眼神。

「嘻嘻,反正……你最後都會死。」Jason彷彿知道自己會笑到最後:「你殺左我,老大同君姐都會逐個殺死你哋;俾我生存,你哋就更加慘啦。」

「我脫身之後,搵到你哋,就會用……嗰支鉗……」他用眼神指著地上的扳鉗:「打斷你嘅腳骨,令你真正變癱,然後再當住你面前,強姦你條女,再打碎佢嘅頭骨,再姦
多一次!呼!我都未玩過姦屍呢味,最衰係現實世界唔夠自由,冇得咁玩。呀!唔知佢係咪處呢?係就正啦,諗起都刺激。」

「你夠膽講多次。」

我說出這句的同時,已經撿起地上的高爾夫球桿……

理智開始蒙蔽,怒火環遍全身。

Jason的一字一句,都在勾起我的陰暗面。

也許,這就是Jason的能耐,挑釁的說話可以如此扣人心弦。

過去的原則幾乎消逝,我只想他立刻閉嘴。

而讓他真正閉嘴的方法,就是殺死他。

「其實你好鍾意殺人,你好想殺左我,係咪?」Jason的言語宛如洗腦:「你最後,都會變到我咁。」

對付文仔和普通話男,兩次我都沒有下手殺死他們。

結果,我付出了更多傷痕,更多痛苦。

左手手掌的血痕、電擊的傷害,兩者本可以完全避免。

現在,只要殺死Jason,就可以化解一個危機。

而且,可以發洩我的一切委屈、一切憤怒。

「你重諗乜嘢呢?兄弟。」Jason笑道。

殺死他,簡直求之不得。

然而,我還在猶豫。

腦海中忽然閃過一段段畫面。

Janet、修潔、Allen、Alison、尚義、威哥、阿玲……

他們都堅守自己的原則,從不墮入殘殺詛咒。

此時,外面傳來腳步聲。

我轉身去看,發現門口站著一個長髮女子。

是Gloria。

「吳懿。」她跑到我身邊:「你點呀?」

「我冇事,Janet同尚義佢哋呢?」我問。

「上面重混戰緊,我偷偷跑落嚟睇你……」Gloria解釋道。

Janet沒有來,表示她還有危險,要盡快幫忙。

「咦?你搞掂左佢……」Gloria看著地上的Jason。

他的手掌被染至紅色,隨便亂動都會痛入骨頭。

「Wow,有另一條女喔。」Jason掛起笑臉,面目可憎:「幾正,對波幾大。」

「殺左佢。」Gloria的語氣變得冷淡不屑。

「我都想,但係……」我還在躊躇。

「今次唔同呀,殺左佢分分鐘可以救更加多人。」Gloria力陳己見:「你俾機會佢,或者就係害死自己,甚至係其他無辜嘅人!」

「哈,終於有個係思路清晰嘅。」Jason說。

「吳懿,你知你擔心咩,但你換個角度諗,你係拯救緊更加多人。加上呢條友根本冇救,唔值得你放過。」Gloria指著Jason,語氣肯定。

她這樣說,好像有點道理……

如果殺人是為了幫助更多好人,那就是否代表正確?

我想起阿熙,殺死普通話男,解救我和Allen。

不是阿熙的話,我早就死了。

現在,我面臨抉擇……

「嘻嘻,我好鍾意呢個時刻,動搖係第一步,好快,你就會變成另一個人。」Jason說。

「你收聲!」Gloria掌摑Jason:「啪!」

球桿就在手上,Jason的生命就在手上。

是殺,還是放過?

Jason的內心沒有一點害怕,沒有一點內疚,總是笑臉迎人。

我實在希望奪取他的生命,摧毀他的笑容。

然而,我才不想沾污雙手,扭曲自己,甚至變成他……

Gloria身在旁邊,愕然。

我丟下球桿,放過Jason。

我也分不清,自己是理性判斷,還是感性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