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如其他人般,經歷無數苦難和磨練。

每次遇到敵人,要麼躲藏,要麼逃跑。

縱然內心知道自己遲早都要面對,我卻沒有這般膽色,這般勇氣。

現在,我卻被迫面對。

「緊張嗎,劉邦。」哈比微笑。



另一邊廂,他卻輕鬆自在。

「唔緊張,一啲都唔緊張。」顯然是胡說的。

「都係誠實啲好,喺生死面前,唔需要講大話。」哈比回應。

「咁你呢?」我反問。

「我好興奮。攞生死做賭注,個感覺好刺激。」哈比的笑容非常燦爛。



燦爛得可怕。

我有點後悔問這種問題了。

「最後一場決勝局而家開始!」陳上帝宣布。

接著,派牌機向我和哈比派牌,每人兩張暗牌和一張明牌。

這次情況比較特別。



明牌:4點

暗牌一:將21點遊戲改作25點。

暗牌二:8點

這張特別卡與剛才那些完全不同,不再是單純的調動數字和卡牌,而是直接改變遊戲玩法和規則。

我感覺,這張特別卡是決勝關鍵。

當然,我不能再犯剛才的錯誤,將所有寄望放在特別卡上。

最好的辦法,是如常進行遊戲,得到19-21點的範圍,然後放棄使用特別卡。

倘若不幸超過21點,才利用特別卡效果。



我現在的點數,12點。

哈比的明牌:7點。

「呢場,由劉邦先。」陳上帝殷切看我。

「我要一張。」先拿一張無妨。

派牌機發出一張明牌,寫著「2」。

我現在的點數,14點。

這可尷尬了。



倘若我再抽,那個數字必須是8點以下,才不會「爆煲」,而2、4和7已經亮出了。

那就是說,我想要的卡牌只剩數張。

最可恨的是,14點本來就不是什麼大數目,難以制勝。

「點呀?諗緊點用特別卡?」哈比傾前問我。

又來……

然而,我絕不可露出馬腳。

於是,我索性使用絕招:當聽不見。

「你唔答?咁樣個遊戲會好玩咩?」哈比歪頭,以奇怪的眼神看我。



然而,我只是來贏的。

「劉邦劉邦,我同你最大嘅唔同,就係一個會享受生命,一個只會貪生怕死。」哈比說。

「你想表達乜嘢?」

「人嘅一生好短暫,活多幾年唔代表任何嘢。最重要嘅……係時時刻刻都要保持笑容,咁樣先唔會浪費時間。」哈比向我說。

「你要明白,一味追求生存,係唔會有用,反正人終會死。」哈比盯著我的眼神,彷彿是在洞察我的下一步。

「我唔要牌啦,哈哈!」哈比又如小學生般,綻放可愛的笑容。

他居然不要牌。



是在代表什麼?

由始至終,哈比都表現出無窮的信心,沒有一絲畏懼和擔憂,長久以來都喜悅地笑著。

而我,從頭到尾都流著汗水,思量著如何走出困局,如何避開危難,如何化險為夷。

這就是我們之間最大的差別。

可是,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到底誰才是決勝者?

「我要一張。」我選擇放手一搏。

應付哈比這般對手,不能畏首畏尾。

下一張牌,還頗樂觀。

10點。

我現在的點數,23點。

看似是「爆煲」了,卻非常接近25點。

那就是說,我可以使用特別卡。

「我Stay,劉邦你呢?」哈比沒有任何行動,保持著一張明牌和兩張暗牌。

他的底牌,到底是什麼?

只要超過三點,我就必死無疑。

從概率來看,根本不划算。

「我都Stay。」該時候結束了。

與此同時,我刻意展出微微一笑,試試哈比的反應。

在生死面前,人很難一直隱藏,一直假裝。

果然,他的眼神出現一絲異樣。

只有一刻的變化。

難道,他拿到一手爛牌?

我看不清,是在代表什麼。

「大家決定,係咪使用特別卡?」陳上帝說道。

「唔用。」哈比說。

我考慮一會,腦袋裡反覆思考。

走錯一步,都會萬劫不復。

然而,我無法再等待了,我不想再忍受「面對」的滋味。

我就不相信,命運會如此殘酷。

「我用。」我回話。

開牌的時刻即將到來……

「嘻嘻嘻嘻嘻嘻!!!哈哈哈哈!!!好搞笑呀!!!」陳上帝忽然大笑,歡喜若狂。

「你笑咩?」我反問。

「你覺得,點解哈比要講一段『偉論』同『道理』?」陳上帝問我。

「我唔明。」我不解。

「因為我知道自己輸左。」哈比說出真話:「唯有講自己嘅遺言。」

那……是遺言?

「好!開牌!」陳上帝高興宣布。

我的點數:8(暗牌)、4(明牌)、2(抽牌)、9(抽牌),合共23點。

我發動的特別卡:將21點遊戲改作25點。

哈比的點數:6(暗牌)、11(暗牌)、7(明牌),合共24點。

「…」

我輸了。

我徹底輸了。

「真係蠢,下世聰明少少。」陳上帝已在不知不覺間,提起散彈槍:「你明明已經試探過對方,知道係爛牌,好大機會已經超越左21點,但偏偏你太想結束,太想生存,太
想贏,所以先睇唔穿。如果你唔用特別卡嘅話,最多就係打和,可以重新嚟過呢個回合。」

「睇嚟,連個天都幫我。」哈比說。

「唔係,係我太容易動搖,係我太單純。」我說:「人呢種生物,真係奇怪。」

「砰!!!!!!」

白色的世界,化作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