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這時候,

我們已把所有的桌子和椅子移到課室的後方,連同麥教授一共二十人,就這樣圍坐在課室的地板上。

二時十五分。

我們圍坐一起討論關於麥教授說我們不能離開這課室的「問題」。



事實上,覺得不能離開課室的人,不只麥教授一人,
而是所有人。
當任何一位同學來到門前,都會出現一種強烈的恐懼,令每一位同學都無法踏出課室半步。

「我想不出為何我們不能離開這課室……但是……我知道,我們絕對不能離開……」陳少芬非常懊惱。

所有人也非常懊惱。

「對……我也知道……」
「但……我都知道,但但但……為何呢?為何會這樣呢?」


「我不知道,但我們一定不能離開這個課室……」
「所以我們……我們……該怎麼辦?」
「有沒有人知道為何我們不能離開課室?」

同學們議論紛紛,發表沒用的講話。

這種狀況有點奇妙,氣氛也有點嚴峻。

但我說不出這種感覺,明明沒有發生任何事,卻不能離開課室。



明明在恐懼,卻不知恐懼著什麼。

黃柏宇甚至全身顫抖,忽然站起來衝向近走廊的窗前,然後一手把窗廉布拉上,說:「我……我不想看到外面的走廊……」他環抱雙臂,彷彿空氣寒冷,再說:

「因為……因為走廊那邊……有東西盯著我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