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事情繼續。

「好吧!看來我們都覺得自己不能離開這課室,但不知道為何不能離開這課室。」藍巧怡環視眾人,說:「是吧?」她是我的好朋友,聽說她的IQ有140。

大家困惑地點點頭。

「所以,我們應該考慮的不是我們為何不能離開這課室。」藍巧怡一臉理性,說:「我們應該考慮的是,為何我們『覺得』自己不能離開這課室。」



她為大家導引正確的思考方向。

「會不會……因為……八號風球?」林依晴說。
「我們心裡害怕八號風球,出去就怕會被風吹走?」邱永恆表情嘲諷。

「不……不是這樣的……」黃柏宇眼神失焦,語氣恐懼。

「你知道什麼嗎?」藍巧怡瞇起眼睛,望向全班最為顫抖的黃柏宇。

「我不知道……」黃柏宇搖搖頭。



望向窗外,街外還是狂風暴雨。

秒針一答一答。

「事實上,我們沒有可能永遠不離開這課室,而且風雨總會停,天文台除下八號風球後,我們也得回家去。」藍巧怡說,看似有理……但……

「但……我們是不能離開這課室啊!」黃柏宇反應激烈,雙拳握緊,全身抖震。

「大家不要吵了!讓我看看天文台的預測……」麥教授取出手機,滑動屏幕,說:「天文台沒有說何時會除下……看來還有一段時間……」



這並不是除下風球就能解決的問題。

時間是二時二十分。
氣氛靜止、壓抑。

「我有一個建議。」盧立峰劃破沉默,說:「從我們當中挑選一個人,嘗試離開這課室,然後……」他望向門的方向,說:「看看會發生什麼事。」

「這……這太殘忍了!我們不可以這樣做!」善良的陳少芬立刻反對。

「為什麼?我們明明不知道外面有什麼危險?我們只是挑選出一個人離開這個課室而已,這算什麼殘忍?」盧立峰反駁著:「到底有何殘忍?」

大家不約而同望向課室的門。
這裡有二十人,可能已經衍生出二十種不同的想法。



「真搞不懂,明明什麼可怕的事都沒有發生。」邱永恆皺著眉。

他說得對,但我們卻感到環境如此可怕,甚至令人冒出冷汗。

「抽籤決定誰出去?」麥教授眼神閃縮,他在逃避成年人的身份。

「我這裡正好有一副塔羅牌,抽中死神的人,就要為我們離開課室。」盧立峰從一疊牌中抽出二十三隻牌,展現其中一張為「死神」。

「盧立峰?我們這裡只有二十人。」藍巧怡提醒著。

「是嗎?對不起……」盧立峰抽起其中三張。

開始抽籤。

「我不是死神。」盧立峰開牌,望向麥教授。


「我都不是。」麥教授開牌,望向陳少芬。
「我都不是。」陳少芬開牌,望向林依晴。
「我都不是。」林依晴開牌,望向我。
「我都不是。」我開牌,望向藍巧怡。
「我都不是。」藍巧怡開牌,望向邱永恆。

邱永恆開牌。

「我……我不出去!我不會出去的!一定不會出去!」邱永恆非常激動,好像外面真的有什麼可怕的東西。

「捉住他。」盧立峰指示,孖生兄弟沈在南和沈在東合拍地一人一邊捉著邱永恆的手臂。

「你剛才不是說過嗎?根本沒有什麼可怕的事發生。」盧立峰安慰邱永恆,也安慰著眾人的良心。

沈氏孖仔把邱永恆押到課室門前。



碰!

毫無預兆,從門外忽然發出一下撞門聲。

碰!

緊接第二下,所有人驚嚇後退,沈氏孖仔立刻放開邱永恆,往後面找桌椅作掩護,而邱永恆因為腿軟,直接跌坐門前。

碰!碰!碰!

外面的東西有節奏地撞擊我們的課室門。

碰!碰!碰!



「外面……外面那個是……」黃柏宇臉色發青,嘴唇顫抖:「千……千萬不可以開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