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古亦凡,你怎樣解釋這件事?」盧立峰瞇起眼睛審視著我。

這個時候,麥教授和所有同學遠遠步離我和藍巧怡。

自從播放錄影後,我和藍巧怡簡直是個徹頭徹尾的罪魁。

但我根本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而我也不知自己該如何去辯護,但藍巧怡始終比我聰明,比我冷靜。



「不要忘記,雖然片段中的畫面看不見你們做過什麼,但後面發生的事情,你們明明都在場。」藍巧怡理性地說:「如果要懷疑我們,你們全部人同樣值得質疑!」

「少說廢話!」邱永恆敵意說:「片段只有你們在說話,而我們只是呆坐著……」

不只邱永恆,這裡所有人望向我們的目光,都是充滿懼怕和敵意。

「我求求你們……告訴我們回家的方法……」沈在南幾乎哭著說。
「他們可能要殺死我們,又怎會告訴我們呢?」沈在東激動說。

「好吧!」我吸了一口氣,說:「即使大家懷疑我們,我們也沒辦法,但是,不是懷疑我們就能夠找出離開這裡的辦法……」



如果有旁人,一定會嘲笑我們,明明沒有鎖的課室門就在那邊,說得好像有座山擋在門的後面。

沒錯,恐懼比一座山的重量還要重,使人寸步難行。

「既然錄影已經結束,大家不妨用麥教授的手機打出去,打給誰也好,上網尋找資訊也好,這是唯一能夠接觸外界的物件。」藍巧怡說,可是她的眼神透出憂慮,可能因為她覺得,事已至此,這些已經不是可行的做法。

「沒用了。」麥教授灰心地說:「手機已經沒有電,錄影的耗電量太大。」

此話一出,眾人的表情宛如被大石擊沉一樣。



「不是吧?」
「那麼怎麼辦啊!?」
「這是我們唯一聯絡到外面的方法……」
「我怎麼回家啊!嗚……」

大家都在放聲大哭,除了身為成年人的麥教授和比較處事冷靜的盧立峰,還有被質疑的我和藍巧怡。

「怎麼可能會發生這種事……」盧立峰望向窗,窗外風雨不減。

透過他的眼神,我知道他想做什麼,下一秒,他就衝去做了那件事……

他開啟了窗,開啟面向著街邊的窗,

開啟了絕望和驚佈。



張惶的眼神,恐懼的尖叫,眼前的景像,令課室裡陷入更深的瘋狂。

沒有風沒有雨,開啟了的窗外是漆黑混鈍,宛如吞噬希望的深淵。

另一種詭異是,除開啟了的窗外呈現出異常,其他關閉著的窗外依然是被吹襲的街燈和綠樹。

絕望在於,你開啟了真相。
已有 0 人追稿